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我们来打个赌
    第559章  我们来打个赌

    “慕容小姐,我敢说我蒋元佑在国际上也是有知名度的,说话绝对靠谱。倒是这个年轻人,叫叶晨是吧?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却坑蒙拐骗,我看,到了最后,一定是会害人害已。”

    要蒋元佑相信叶晨治好了几个豪门大家的家主,他是不会相信的。这时候的蒋元佑还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走入了死胡同。

    他的脑袋里面已经非常笃定的肯定叶晨是个骗子,不知道怎么忽悠了慕容海。

    所以,他不用怕!

    甚至蒋元佑反而兴奋起来,凭借国际知名医学专家的身份,说话越发的狂傲嚣张。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看到蒋元佑这么不识相,慕容海真的生气了,叶晨不仅是他师父,还是他请过来,立刻就要发作,给蒋元佑一点教训。

    让这个所谓的海归明白,现在的华夏,谁才是老大!

    忽然,叶晨把手一扬,阻止了要暴露的慕容海,神情淡然的说:“蒋元佑,既然你说得这么头头是道。你认为你自己是国际知名医学家,那你现在说说看,胡凌绝的伤你打算怎么治?”

    “你考我?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我蒋元佑今天就为你免费上一课!”

    蒋元佑来之前,李院长把胡凌绝的情况和他详细说起过,又看过胡凌绝的检查结果。所以,他微微思索了一会道:

    “现在胡少的伤势已经成了沉疴顽疾,而且,在当时回国修养之后,还在一直坚持高强度的训练,导致身体里的骨骼病变严重。所以,现在胡少不能自由活动,并不是神经系统的瘫痪。慢工出细活,现在对胡少只能采取保守的治疗方案,避免太大的刺激。”

    “哦,那你说说看,你要采取怎么样个保守治疗方案?”叶晨神情不变,问到。

    “首先使用一定量的麻醉和激素类药物缓解疼痛,再使用大剂量的抗生素类,避免病情加重。如果在必要的时候,为了保护健康的肢体,也可以截除肢体前段严重影响功能的患肢!”

    蒋元佑一口气就把自己的治疗方案说完了。他认为,这是最佳的疗法。

    “我看你才是胡说八道!动不动就是麻醉和激素药物,还要截除患肢?这就是你这个国际知名医学专家的治疗方案?先不说你说的这个方案有没有效果,但是副作用有多大,你知道吗?你这是来给胡凌绝治病,还是要杀他?”

    叶晨听完蒋元佑的治疗方案,勃然大怒。

    “叶晨,你……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你懂什么?胡少的四肢关节病变如果继续发展下去,要是不截肢的话,到时候会更加的严重,影响到全身的健康,只能长痛不如短痛。”

    蒋元佑被叶晨骂得狗血淋头,还不服气,他认为自己的这个方案绝对是最好,最正确的。

    “真是个庸医!庸医!”

    叶晨强制压住心头的怒火,喝骂了一声之后说:“我用中医,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可以让病人完全恢复应有健康,跟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而你呢?这个庸医,动不动就要砍别人的手脚,可不是什么好人。”

    “你,你敢说我是庸医?你说谁不是好人!”

    蒋元佑瞪着眼睛七窍生烟,他自认为自己在医学界有身份有地位,现在竟然被人当面骂成庸医。

    “闭嘴!”

    胡老看不去了,还是说话了。

    一声大喝,蒋元佑呆了一下,立刻安静了下来。

    毕竟,胡老久居上位,曾经掌天下权柄,早就有种不怒自威的英雄豪气,立刻就镇住了蒋元佑。

    “胡老,根据我的判断,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医术,您可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

    蒋元佑脸色发白,还是咬定叶晨不放松。

    “我慕容海的陈年顽疾就是我师父治好的,所以,我绝对相信师父!”慕容海神情笃定的开口,信心满满。

    “我相信慕容兄!”

    胡老点点头,表示绝对支持。

    蒋元佑跟李院长都瞪着眼睛,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慕容海可是大佬,这个年轻人竟然让他如此的维护,还能说什么?

    这个时候,几个护士把胡凌绝从里面房里用病床推了出来,胡凌绝就这么直直的躺在床上,哪怕手指要动一下都很为难。

    蒋元佑脸上一喜,仿佛看到了救星,跑到胡凌绝面前,正准备开口劝说他接受自己的治疗方案。

    “闭嘴,你不用多说了!你说的我都听到了,要我截肢那是不可能的!我胡凌绝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总有一天要站起来。我相信慕容叔叔的话,我相信这位叶先生。”

    胡凌绝目光中满是坚毅的光芒,不等蒋元佑开口就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

    “你们,你们为什么非要相信他!”蒋元佑哑口无言,他无奈摇头:“好吧,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的话,非要相信这个骗子,那我也没有什么可说了!”

    不过,蒋元佑心里还不死心,他非要等着叶晨“露馅”。这样的话,就是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

    “嘿嘿……不用麻醉,不用激素,不截肢!都下不了床了,我就不信你能翻天。居然还说有几分把握治好,你他麻骗谁呢?”蒋元佑嘀嘀咕咕着,轻蔑的眼神盯着叶晨,极不甘心。

    “既然你不服气,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听到蒋元佑像只绿头苍蝇一样,还在嘀嘀咕咕着,叶晨冷冷的说了一句。

    “打赌?打什么赌?”

    蒋元佑眼睛一瞟,看着叶晨。

    “我现在就可以让胡少的伤势好转,三天之内,他绝对可以独自下床行走。半年之内,我绝对可以让他活蹦乱跳的回到原来的岗位。”叶晨淡淡的说。

    “可笑!真是天大的笑话,笑话!你简直就是疯了,疯了!”

    蒋元佑笑起来,他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夸张的大笑:“哈哈哈,可笑……真是,你……你真是可笑,我和你赌了!要是你做不到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