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炙烤和针灸
    第560章  炙烤和针灸

    “好!”

    叶晨从怀里掏出针灸盒,摆在旁边的桌子上。

    然后看了一眼胡老,再把目光转移到胡凌绝的脸上,显然是在征求他们的意见。

    胡老脸色有些紧张,一句话都没说,表示默许。

    “叶先生,你尽管帮我治吧,万一要是不行,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是我自己身体的原因,你不用担心,更不用放在心上。”

    胡凌绝反倒是安慰着叶晨。

    “不愧是经历过金戈铁马的英雄人物!”

    叶晨都忍不住伸出大拇指,由衷赞叹着:“就凭你胡凌绝这句话,我叶晨今天就一定要把你治好,让你能再次回到部队去,驰骋沙场,保家卫国!”

    “你说真的?”

    胡凌绝一双虎目中满是希冀,甚至闪烁着点点晶莹的泪花。

    “师父,要不要我帮忙?你需要什么东西尽管说,什么都可以准备。”慕容海兴奋的搓搓手。

    “好!你叫人给我搬一口大陶缸过来,里面装满粗盐,加入药材,我给你开个单子,你们照方抓药,然后把药掺到粗盐里……还有,准备一口大锅,把药盐先要炒热……”

    “你们赶紧记下来,都去照办,一样都不能少。”胡老连忙命令旁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和保镖。

    也就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支起了一口大锅,大锅下面是火灶,燃烧着熊熊火焰。

    大锅上摆着一个半人高的大陶缸,里面装满了混合着药材的粗盐,经过炒制和火灶加热之后,里面的药材冒起来腾腾青烟。

    从大陶缸之中冒起来丝丝缕缕的青烟,同时有一阵药材的清香味道飘弥漫了出来,让在场的所有人闻到之后,立刻感觉到心旷神怡。

    经过炒制烘焙的盐温度很高,不仅是热,而且很烫,大陶缸中的药材也渐渐挥发出来强劲的药力,一缕缕青烟宛如雾气一般升腾,翻滚,久久不散。

    叶晨伸手在大缸里抓了一把盐,试了试温度,点点头。

    这个时候,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蒋元佑控制不住了,讥讽嘲弄起来:“你这是要干什么?有这样治病的吗?我看你是要杀人把?不行就算了,不要硬撑。”

    旁边的李院长,还有几个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也都嘀嘀咕咕着。

    “这么高的温度,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

    “确实,蒋专家可是真正的权威,我看这个叶晨不靠谱!”

    胡老冷眼扫视,厉声说:“从现在开始,如果谁再多一句嘴,我马上要他滚蛋,滚出云山疗养院。”

    那几个工作人员听到胡老这么严厉的话,脸色立刻煞白,再也不敢多嘴,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刚才胡老没有直接把这些人从疗养院除名,就已经是客气的了。自己的独苗儿子,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四处求医问药,去过多少有名的医院,什么样的专家没看过,都是一点作用没有。

    今天总算得到了一点点希望,哪里听得到这群人在旁边唧唧歪歪的泼冷水!

    要是影响了叶晨治疗,出了问题谁负责。

    胡老可不相信慕容海作为自己的老战友会欺骗自己,慕容海是什么身份?用得着欺骗自己吗?这种几率简直就是零。

    这个可笑的蒋元佑!胡老瞟了他一眼,冷笑。

    此刻,叶晨挥手示意了一下,旁边几个工作人员,就将胡凌绝抬了起来,放到大陶缸中。

    在叶晨的指挥下,用有些烫手的药盐把他的身体覆盖起来。

    “呼……”

    胡凌绝被滚烫的药盐覆盖住全身之后,感觉自己被放进了火焰山里面炙烤。

    一股股炙热的滚烫能量从无数个汗毛孔侵入体内,在奇经八脉中乱窜,既暖得舒服又觉得滚烫难受。

    胡凌绝身上到处都是各种伤疤,刀伤,枪伤,更有好几处伤疤都在要害部位,没死就是算命大了。

    这些恐怖狰狞的伤疤,每一处都显示着胡凌绝拥有的赫赫功勋。

    叶晨心中赞叹,立刻肃然起敬,他从针灸盒中取出银针,眼瞳中异芒一闪,手上扎针的动作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众人只感觉叶晨的动作流畅快速无比,眨眼间,胡凌绝身上就出现了几十根银针,深深的刺入各个穴位。

    一转眼的功夫,胡凌绝已经被叶晨扎得像刺猬一般,上百根银针扎满了胡凌绝全身。

    叶晨也长长地舒了口气,抹了把额头的汗珠,这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耗费了他许多罡气。

    胡凌绝的伤势确实太重了,而且是许多年的暗伤积累,一下爆发。如果叶晨不是突破到了武圣境,光靠针灸和药浴,真的很难治好。

    这时,叶晨伸出手来,在重要穴位的银针尾巴上缓缓的捻动起来,丝丝缕缕的罡气透射进去。

    就算是他离手之后,大家都能清楚地看得到那柔软的银针尾部在微微颤动着,令人惊诧不已,好像这些银针并不是死物,而是拥有了自己的生命。

    一边帮胡凌绝针灸,叶晨一边控制着药盐的温度,指挥着几个工作人员照顾火灶,而且不断的往大缸中添加磨成粉末的药材,一阵阵药香味不断的升腾起来。

    “温度可能会变高,等会儿可能有点疼,你一定要忍住。要是忍不住,就功亏一篑!”叶晨郑重的说道。

    “好!叶先生,刀枪我都挨过,只要能治好我的伤,一点疼算什么,我不怕。”胡凌绝的语气十分坚毅。

    “啪啪啪……”

    一连串的响声,叶晨挥舞起巴掌,仿佛一瞬间就变成了三头六臂,无数掌影晃动起来,眨眼间,不知道在胡凌绝身上拍打了多少下。

    “这是干什么?”

    蒋元佑看傻了眼,这到底是治病还是打人玩?

    一轮巴掌打完,大缸里的胡凌绝已经浑身通红,甚至有丝丝乌黑的血迹从各个毛孔中溢出来。

    终于,叶晨收掌,然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先用药盐炙烤胡凌绝,可让药力直透穴位深处,活血化瘀、再用针灸贯通大穴和经脉,最后使用罡气拍打,力透全身,起到最根本的治疗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