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不辱使命
    第561章  不辱使命

    叶晨的针灸,加上用火炙烤药盐,可以让药力很好的渗透到胡凌绝的体内,治伤效果奇好。

    不过,要强行驱除深深侵入骨髓的淤血,要愈合种种暗伤,在关不是那么容易的,追求快速好转的同时,就会产生极其强烈的痛苦。

    这时候,胡凌绝浑身胀得通红,他浑身上下都有炙热的暖流在经脉中冲击,震荡着。

    原本完全麻痹,没有任何感觉的骨骼和肌肉变得刺痛起来。他心中暗喜,知道有效果了,连忙狠狠咬紧牙关,一定要忍住,否则前功尽弃,不让自己发出来一丁点的声音。

    看着自己的儿子变得极其痛苦,全身像打摆子一样在颤抖着,完全控制不住,旁边的胡老终于忍耐不住的问道:“叶先生,还需要治疗多长时间?”

    胡老忍不住这一问,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聚集到了叶晨的身上。此时胡凌绝出现的不对劲,大家都看得非常清楚。

    他的身体开始还只是微微的颤抖,但是现在已经在剧烈的打摆子,搞不好就要出大问题,说不定连命都保不住!

    “别急,再等一会。”

    叶晨的神情十分平静。

    “你们还不救人?真的任由这个骗子在这里胡来吗?不能再等了。快把胡少救出来,难道你们没看到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吗?我敢保证,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人命的!”

    蒋元佑看着胡凌绝闭着眼睛,脸上满是痛楚狰狞的神色,好像是要立刻休克的样子,马上大声叫嚣起来。

    “闭嘴!现在是我再治疗,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力承担!”叶晨冷着脸回了一句,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瞟他一眼。

    “李院长,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的情况,真的不能再让这个叶晨胡闹下去了。要是胡少死在云山疗养院的话,你这个院长的责任可就摆脱不了,估计,可能院长都当不成了!”

    蒋元佑转身对李院长说,李院长吓得身子一抖,脸上好一阵青红变幻。

    经过极其激烈的思想斗争,李院长终于犹豫着开口了:“胡……胡老,慕容老爷子,胡少,现在看起来真的……真的情况很不好。要不要先让胡少休息一下再说?”

    而胡老和慕容海看着胡凌绝现在的样子,确实挺吓人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一起把目光转向了叶晨。

    “现在绝对不行!已经到了治疗的最关键时刻,如果现在就放弃的话,那前面都白做了无用功,前功尽弃!”

    叶晨眼中厉芒一闪,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你这个骗子,你这就是在杀人,是杀人!”蒋元佑气急败坏的叫嚣着。

    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一片惊呼的声音,胡凌绝已经忍耐到了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头一歪,直接倒在了大陶缸里,昏了过去。

    叶晨脸上一喜,立刻疾步上前,一根银针深深的刺入了胡凌绝头顶正中的大穴,食指长的银针居然就这么直接没入了进去!

    “杀人了!杀人了!”

    蒋元佑目瞪口呆之后,像疯了一样的叫起来。对于他这个海归的医学专家来说,这么长的银针扎进脑袋里面,不是谋杀,是什么?

    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这样可以治病吗?肯定是杀人!

    李院长吓得哆嗦了一下,要是胡凌绝真的死在疗养院里面,不管是什么原因,他这个院长都当到头了。

    “救人!快救人!”

    在李院长凄厉的惨叫声中,几个医生护士都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连忙拖着旁边的急救器械就要上去急救。

    “走开!”

    谁知道,叶晨把手轻轻一扒拉,就像赶苍蝇一样,把所有靠近的人都推到一边去了。

    那几个医生护士只感觉到一股无法抵御的大力袭来,都控制不住的倒退,差点摔倒在地上。

    “儿子!”

    这时候,听到他们叫杀人,胡老也懵逼了,几乎立刻就晕倒在地上。

    他看着人事不知的儿子胡凌绝,脸色就像死人一样灰白,头顶上还深深地插着一根手指长的金针。

    胡老虽然久居上位,从不喜怒于形色,但是现在面临自己儿子的生死存亡,面对这种情况,他同样紧张起来。

    谁知道,让人更加无法接受和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叶晨伸手快速的拔出银针,狠狠地的刺进了脑袋,转眼间,不知道刺了多少次。

    面对此情此景,蒋元佑浑身一颤,好像疯了一样咆哮起来:“杀人了!杀人了!警卫,警卫呢,快来人,杀人了!”

    听到如此凄惨的叫声,好几个保镖打开门冲了进来。

    “住手!”

    慕容海大喝一声,伸手阻止了那些精锐保镖。

    这时候的叶晨,聚精会神,根本就不理会其他的人。

    没一会,他已经施针完毕,脸上神情变得轻松起来,看看胡凌绝的脸色恢复正常,松了口气道:“好了,完成了,总算是不辱使命,效果非常好!”

    “好了!治疗完成,效果不错!”

    叶晨大气地一挥手,脸上都是笑意。

    他的话刚刚落音,胡凌绝的身子一动,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胡凌绝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张开了眼睛,叶晨知道完全没事了,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想尽快治疗胡凌绝体内的伤势,除了要借助高温和粗盐,将药力浸入骨髓以外,还必须激发他身体里的潜力。

    不过,叶晨使用这个方法,也是极为冒险的。如果胡凌绝的毅力不够,或者身体的忍耐力差一点,只要经受不住,在治疗中途就昏迷过去。

    那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再也醒不过来了。叶晨了解了胡凌绝的过往之后,再短短的见面就能判断他是个意志力极其坚强的男人。所以才放心使用这个法子。

    看到儿子胡凌绝真的睁开了眼睛,胡老连忙奔上去,喜极而泣,紧紧抓着胡凌绝的胳膊,呼唤着:“儿子,儿子,你好些了吗?”

    “我,我好像,好像没事,真的没事!我感觉很舒服,浑身都很轻松,真的好舒服,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