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炼化武道之树
    这件锦斓袈裟,就算放在武极大陆和仙灵大陆来看的话,也是一件很不错的宝物了,而且自然形成,底蕴非常的深厚。

    只要有真正的修真高手稍加炼制的话,甚至有希望更进一步,蜕变成为可能接近法宝的宝贝。

    不过,叶晨对这锦斓袈裟没什么兴趣,他以武入道,有秘银级的战甲足够比拟修真的法宝。

    而且,这种佛门的袈裟虽然价值非常巨大,但也只有在佛门的高人手里,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能。

    叶晨就算买下来,对他来说确实没什么用处,还不如做个人情,提醒一下洪成涛,让他买下来。

    随着最后一件拍卖品的竞拍结束,这一次的拍卖会已经进入了尾声。

    几十分钟之后,叶晨在洪成涛和吴明远的送别下,离开长园山庄,吸引了众多人热切的目光。

    能够让异能者联盟的大长老洪成涛,还有黄金级的异能者吴明远亲自送别,这个年轻人肯定不简单。

    在很多人热切的目光中,叶晨孤身一人,离开了长园山庄,他并没有坐洪成涛安排的直升飞机或者车辆回去。

    而是,独自一个人潜行在茫茫夜色之中。

    “嗖!”

    如同一阵劲风吹过,叶晨所到之处,周围大树微微晃动着,洒落下来满地的枯枝落叶。

    他飞掠的速度极其惊人,就像黑暗中的一道闪电,可以说就连猎豹的速度,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跟在后面吃土。

    幸亏这是漆黑的夜色掩护之中,而且长园山庄是在风景区,绿树成荫,郁郁葱葱,大晚上的根本没有游客,也没有行人。所以,根本没有人会看到这一幕。

    叶晨之所以要寻找一个隐秘的地点,就是想尽快的这一截武道之树炼化到体内,不然夜长梦多,而且,带着一块木头在身上也很不方便。

    “这里不错!”叶晨停下脚步,目光扫视四周,他已经到了一座悬崖峭壁之上,再往前十几米就是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

    也只有叶晨这样的高手,在悬崖峭壁之上如履平地,才能轻松自如的到达这种危险的地方。

    这里偏僻无人,又是深夜凌晨,不可能有人会来这里,更不可能爬上山崖而不被叶晨发现,已经是他能够找到的,最安全和安静的好地方了。

    “就这里了!”叶晨舒了口气,在一株槐树下盘腿跏跌坐。

    他小心翼翼的取出那一大截武道之树,想到自己在武极大陆的时候,有奇遇福缘才得到手指头那么一点武道之树,如今却轻而易举的获得这么大一截。

    他的心情非常兴奋,简直激动到了差点难以克制的地步,连心脏的跳动都加快了,扑通扑通的狂跳着。

    这么大一截武道之树比起以前的手指头大小,可不知道大了多少倍。比起在武极大陆的一小点武道之树,要宝贵得太多太多了。

    武极大陆的那块手指般大小的武道之树碎片,只是掉落下来的一小截干枯的树枝,连一点生机都没有。

    然而,现在叶晨手上这一大截其貌不扬的武道之树,他可以非常明显的感受到树身里面蕴藏着极为旺盛的生机。

    也不知道,这一截武道之树碎片是怎么样到达了地球,而且,这么打一块,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

    也许,耗费无数岁月和心血,这小截武道之树的碎片,能够重新生长出来根须,再成长为一株小树苗。

    如果在武极大陆,叶晨能够得到这么大一段的武道之树,恐怕早就培育出一株全新的武道之树幼苗了。

    就算只是一株幼苗,那也足够恐怖了,随意出手之间,就可以斩杀武仙境界以下的高手。

    “在武极大陆得到那么一点点,我就能最终突破到武仙境界,距离成就武帝只有一步之遥。现在有这么大一块武道之树,如果炼化之后,那拥有帝级神脉的我,以后又要强大到什么地步呢?”

    “果然是天不负我,这一世,看来我注定要镇压万界,说不定有一天还能打开去武极大陆的通道,回去看看我的霸天门!”

    叶晨兴奋不已,一时难以抑制住心中的欣喜,仰天长笑。

    在这一刻,叶晨非常庆幸洪成涛邀请自己去参加拍卖会,让他能有机会得到这么宝贵的武道之树,炼化之后,实力会大增,已经还能能够孕育出来一株全新武道之树幼苗。

    思索了半天之后,叶晨终于开始平复激动的心情,让自己的心变得静如止水一般。

    “时间不早了,开始炼化吧!”

    叶晨眼睛一眯,眼缝中透射出来凌厉的狠意。

    只见他脸色肃然,用手指朝自己的脑门狠狠一插,居然把食指和中指直接插进了眉心,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

    就算叶晨现在是武圣的修为,骤然间受到这么严重的致命伤,让他一刹那间脸色发白,额头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绿豆大小的汗珠。

    武道圣者,肉身气血强大,不管是自愈能力,还是其他的方面都比普通人要强得多,但是还没有脱离普通人的层次,无法做到灵肉分离。

    现在眉心多了一个大窟窿,像这种对肉身的巨大破坏,就算叶晨是武圣,也难以承受得住,如果不马上之血治疗的话,肯定会要了他的命。

    此时此刻,危机关头,叶晨因为重伤而苍白的脸上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而且非常的冷静,好像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计算,在他的控制计划之中。

    “呼!”

    叶晨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手握那一截武道之树,贴在伤口之上,喷涌的鲜血将截树身都打湿了。

    随着武道之树浸染到叶晨的精血,和叶晨的额头紧紧碰触在一起。陡然之间,叶晨的眼睛就瞪得大大的,像牛眼一样鼓凸,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

    因为,此时此刻,他体内所有的精血,就如同开了闸的泉水一般,狂喷而出,全部被那一截武道之树所吞噬。这截武道之树,就好像一个就要因为饥渴而死去的旅人,却在刹那间活了起来。就像他面临干渴就要死亡,突然间就发现了一处凛冽的甘泉,开始拼命的吞噬吸纳泉水,拼命的吸取清澈甜美的泉水,其他的一概都不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