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我是能要你命的人
    想到之前看到的情况,唐玉婷那副失去意识的模样,叶晨就算用脚趾头猜,都知道那个梁达理想干什么龌蹉事情。

    无非对唐玉婷暗中下药,准备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了。

    再怎么说周阿姨对自己不错,唐玉婷也算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表妹,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这时候,908房间里,梁达理已经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光溜溜的,丑陋的样子显露无疑,只有脸上挂着阴险而得意的笑。

    “唐玉婷,谁让你不听我的话!你以为能逃出我梁达理的手掌心吗?只要我梁达理想要的女人,就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梁达理兴奋的搓着手,猥琐的眼神在唐玉婷身上巡梭扫视。现在的唐玉婷,已经躺在床上,处于意识迷离状态。

    “美女,要你乖乖的听话,你不停。非得让我使出手段,现在好了,老子可以好好享受了!不过,像我这么喜欢怜香惜玉的好人,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痛惜你的!”

    梁达理急火火的拿出来一台微型高清摄像机,接上电源,架好之后调整角度,对准了唐玉婷,准备把接下来的一切,都拍摄下来,可以用来威胁唐玉婷,这样,既不怕她报警,以后也能对她为所欲为了。

    “唐玉婷啊唐玉婷,以后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的视频都传到网上去,让所有人来好好欣赏欣赏你的床技。”

    梁达理邪笑着,自言自语着,心情相当嗨皮。

    “喂,你不用再弄了,都是白忙活。只要我在这里看着,你就是白忙活,歇歇吧!”

    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冒出来说话,梁达理吓得打了个哆嗦,倏地转过头,看到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梁达理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裆部,惊慌失措的问道。

    叶晨看了他一眼,并不理会,而是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唐玉婷。

    她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凌乱,但还是非常完整,只是处于意识迷糊,神志不清的状态。

    确认了这个家伙还没来得及下手,叶晨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五星级的丽华大酒店!我要报警,我要叫酒店保安来抓你。”

    梁达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外强中干的威胁道。

    “你报警?好吧,我成全,你现在就报警。你自己干了什么事情,你自己不知道?你用迷药迷晕我表妹,你想干什么?”

    叶晨笑了,眼睛一眯,眼缝中闪烁着煞气。

    “你!你胡说八道。”梁达理振振有词的说道:“这是我女朋友,我和她开房怎么了?她又不是未成年人!反倒是你,莫名其妙的闯进来,搞错的人是你吧!我就算你报警,到时候警察抓谁还不一定呢!”

    “你以为你是谁?看你这样子,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你拿什么跟我斗?我告诉你,我梁达理的爹可是市容管理局的局长,只要我一个电话,保证能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哈哈哈!”

    听到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话,叶晨又好气又好笑,特别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梁达理居然以为自己有个市容管理局的局长的爹,就能为所欲为了,就能在深莞市一手遮天?

    就这种智商,没有给他爹招灾惹祸,能够活到今天,真是不容易,也算是个难得一见的奇迹了。

    “小子,你是怎么进我房间的?你再不走的话,我就要叫保安了!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看!”梁达理冷笑着,靠近了电话机。

    “随便你。”

    叶晨轻描淡写一句话,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梁达理对老百姓来说,可能算个不能惹的纨绔子弟,但是对他项少龙来说,只不过是一只渺小到不能再小的蝼蚁。

    随随便便就可以捏死,根本不用把他放在眼里。

    只要叶晨想让他死,立刻就有人会把梁达理弄死,而且有无数种不人道的死法,让他生不如死。

    梁达理看着叶晨镇定的样子,这才有点回过味来,好像情况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不正常。

    丽华大酒店可是深莞市有名的五星级大酒店,对客人的**保护得非常好,不可能让一个不是客人的人,轻易进入房间。

    除非这个人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或者是某种特权人物!

    而就算他是特权人物,自己也没犯法啊!

    况且,这个男人和自己年纪差不多,怎么会是特权人物,而且看穿着打扮,也不像是酒店的工作人员。

    “你在想我是谁?算了吧,你猜不到的,就你那猪脑子,就算猜到死,也想不出来我是谁。”叶晨冷冷的说道。

    “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

    叶晨越是冷酷镇定,梁达理就越发的慌了,毕竟他干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步,一步,梁达理开始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

    “你快出去,我要报警了,我爹可是局长,市容管理局的人战斗力可是相当强的!你要是敢乱来的话,小心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梁达理心虚的威胁着,另一边,却不经意的抓起了旁边桌上的电水壶。虽然这武器好像不怎么顶用,但还是可以用来壮壮胆。

    这么明显的动作,怎么逃得过叶晨的眼睛。

    他笑笑,不仅没有梁达理想象中的忌惮什么,反而对朝梁达理走了过去,“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我是能要你命的人,就行了!”

    “装比佬,去死吧!”

    叶晨的靠近让梁达理心中产生了强大的压力,好像被一座高山大岳压迫,脸色发白,好像精神防线崩溃,疯狂着大吼起来。

    他的右手抓着那个电水壶,朝叶晨的脑袋狠狠的砸了过来。

    风声呼啸!下一秒钟,他脸上的得意与狰狞,立刻变成了惊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