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自作孽,不可活
    “砰!”

    电水壶居然被叶晨轻轻松松的一手穿透,稍微用力一崩,不锈钢的电水壶一下就炸开了。

    几大块钢片激射,还好叶晨把手一挥,那几大块不锈钢片被抓在他手中,轻而易举的一握,再一捏,成了一个钢球。

    轻轻一甩,嗖的一声,钢球飞了出去。

    “轰隆!”

    就像一枚出膛的炮弹,钢球狠狠的砸进了墙壁,一声巨响。

    “啊!”

    梁达理的脸颊被飞溅过来的水泥块擦过,裂开了一个好几厘米长的大口子,鲜血直流,被彻底破相。

    “怎么了?傻了?不是要打我吗?怎么不动手了?”叶晨语气淡然的问道。

    他的手轻轻一挥,房间你摆着红酒和饮料的酒柜,应声裂开成了几段,哗啦啦的坠落在地上,几瓶名贵的拉菲和柏思图在地摊上摔得粉碎。

    “饶命!大哥饶命,我不是故意的,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大哥,我是太喜欢玉婷了,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情……”

    叶晨的表现如同超人一般的生猛,梁达理的内心是冰冷的,瞬间感觉到了冰窟窿里面,算是回过神来了,不停的开始求饶。

    梁达理不是傻子,叶晨这么恐怖的身手,他当然知道取舍。

    “你是太喜欢玉婷,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情?请问你是在说笑话?还是因为你是个傻比?”叶晨笑了,眼神中满是不屑。“大哥,别这样,别这样!我和你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不就是个女人嘛!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你给,我让给你,我再给你一大笔钱,怎么样?十万,不,二十万。你看,她就在床上躺着等你,你想干嘛

    都行,想做什么做什么。”

    梁达理奸笑着,他一边对叶晨说话,一边眼珠一转,抬起右脚,突然朝叶晨踹了过来。

    不得不说,梁达理这家伙还是有点小聪明,他先是示软求饶,分散叶晨的注意力,然后狠下杀手,准备打了叶晨就跑。

    要是换一个人,不是叶晨的话,在大意之下,说不定就被梁达理有机可乘了。

    如果被梁达理踢中男人的要害部位,那就真得遭殃,少说也得疼上半天不能反抗。到时候阴沟里翻船,鸡飞蛋打。

    不过可惜,他面对的是叶晨,称为地球上最强的男人也不为过,比他梁达理强上千倍万倍!

    梁达理的出手确实狠辣,叶晨却嗤之以鼻,轻轻一抬腿,直接踹向梁达理的小腹之间。

    “哎呦!”

    凄厉的惨叫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突兀得撕裂空气。

    “你!你……”梁达理瞪大了眼睛,捂着自己的肚子,倒在了地上,裤子已经被冲出来的液体打湿,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尿骚味。

    “啊!”

    又是一声惨嚎声响起,叶晨一脚踩在了他的右掌上,用脚碾压了一下。

    咔嚓咔嚓的一连声爆响,梁达理的右掌指骨爆裂,就像放鞭炮一样。那叫声比杀猪还要难听,让站在外面等着的姚伟清心里瘆得慌,满头满脸的都是冷汗。

    “哎呦,哎呦……”

    梁达理满头都是豆粒大的冷汗,太阳穴青筋暴起,整个人在地上打滚,非常痛苦的哀嚎着。

    外面的姚伟清,双腿有点发抖,因为这叫声实在是太惨,不过只要不是叶晨的叫声就行,他拍着自己的胸口,深呼吸,试图平心静气。

    他不管里面的人是被叶晨怎么样了,反正只要叶晨没事就万事大吉了。

    叶晨没事,他就没事,叶晨要是在丽华大酒店有事,那么他的事情就很大!至于其他人的死活,和他姚伟清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子,你倒是挺狡猾的,不过狡猾错了地方。自作孽,不可活。”叶晨摇摇头。

    用脚踢了一脚地上哼哼唧唧的梁达理,现在的普通人对叶晨来说实在是太弱了,弱到叶晨都没什么兴趣和他继续玩下去。

    就像人类轻轻的弄死一只蚊子,一只蚂蚁,差不多就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滚出去!”

    叶晨打开房门,一手捏住梁达理的脖子,把他像甩垃圾一样往外面一甩。

    “姚伟清,这家伙敢对我表妹意图不轨。你看怎么处理一下,处理得好,今天的事情我也追究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叶晨轻描淡写的说着。

    对于唐玉婷,因为她的势利眼,叶晨并不喜欢她。不过,看在周阿姨的面子上,叶晨不能不管这件事情。

    “这个人敢欺负董事长的表妹?”

    姚伟清的脸上都是匪夷所思的表情,敢对叶董事长的表妹意图不轨,这不是找死吗?

    叶晨笑着说:“怎么?难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这个家伙还说他爸是什么市容管理局的局长呢!哈哈……”

    “市容管理局的局长?这算个毛线。董事长的表妹肯定是天姿国色,引起一些色狼的不轨之心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太正常不过了。”

    姚伟清肯定不会怀疑叶晨说假话,到了叶晨这种身份,已经不需要谎言了。他今天那几个傻比服务员算是把叶晨得罪了,要是自己不做点什么,不立功一下,那搞不好要吃造药丸。所以,叶晨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狠狠的往梁达理身上踢了两脚,拍着胸脯说:“董事长,您放心,这种色狼,人人得而诛之,我马上报警。我管他什么市容管理局局长,我一定请最好的大律师,让这家伙在

    牢里蹲个十年八年的,给他留下一辈子都难忘的美好记忆。”

    姚伟清是姚家的骨干,是霸天集团高层,怎么会在意个什么市容管理局的所谓局长。

    他只想要叶晨高兴,叶晨满意就足够了,只有这个机会,才能让叶晨不追究自己对酒店员工管理不善的责任。

    一边是对付一个小小色狼,一边是面临失去荣华富贵的危险,这对姚伟清来说,他当然知道怎么选择。甚至,姚伟清认为,只要自己把这件事情办好,让叶晨满意。说不定可以讨叶晨的欢心,那自己的地位就是坚不可摧了,除了叶晨本人,谁都别想撼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