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乐极生悲的尼古拉斯
    白媚灵突然觉得脑袋里一晕,就立刻软瘫了下去。

    毕竟刚才被追杀,然后混乱之中强行发力,已经接近油尽灯枯。

    尼古拉斯心头一喜,连忙伸手,一下就把即将摔倒在地上的白媚灵搂入了怀中,邪笑着说:“小美女,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摔倒呢!”

    就在尼古拉斯正得意的时候,突然,一个阴气森森的话语传了过来:“小子,你敢坏我的事?找死!”

    “老大,老大,你终于来了,这家伙的剑很厉害,我们十几个兄弟都被他……”

    说话的正是刚才被白媚灵在肚子上抓了一下的男子。

    “是谁!”

    尼古拉斯心中一惊,倏地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外国男人,身材高大魁梧,脸上满布浓密的胡渣,一双眼睛隐隐发出绿芒,浑身的气息更是阴沉血腥,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哼!”这中年男人看到地上十几个哀嚎的男子,都是被尼古拉斯的破法之剑所伤,其中有几个已经浑身是血,说不出话来,显然已经命不久矣!

    “麻蛋,看来这是个厉害角色!”此时此刻,尼古拉斯心中正在暗暗的懊恼,“自己平时都是很聪明的,为什么今天就这么得瑟呢?既然都把美女救下来了,早就应该马上走人,结果还在这里磨蹭,果然来了一个厉害的死对头,这下想走也

    走不成了。”看见尼古拉斯一声不吭,好像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那中年男人恼火了,怒吼起来:“小子,老子看你是个血族的后辈而已。我是狼族的族长啸月天,你这种血族的小家伙,敢对我们神狼的后人不尊敬?你

    为什么管我们狼族和狐族的闲事?”

    在西方,狼族和血族是世仇,厮杀数千年,各自都是损失惨重,直到最近数百年,狼族和血族因为元气大伤,才慢慢的平息下来。

    这个什么狼族族长啸月天,有些本事,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尼古拉斯的真实身份。

    不过,啸月天知道自己着十几个手下也是高手,但是一下被这个血族弄翻,就算他啸月天也有些顾忌,不然以狼族族长的性格早就冲上去手撕尼古拉斯了,怎么还说那么多的废话。

    尼古拉斯心里清楚,自己能一下弄倒这十几个高手,第一是因为偷袭,血族本来就以速度见长。第二是因为师父给的破法之剑太厉害,骤然出手,他们抵挡不住。

    现在这个什么狼族族长啸月天可不好对付!

    “小子,你居然敢装傻,气死我了!”

    话音一落,啸月天朝尼古拉斯激射过去。

    “呲呲呲!”

    飞掠中的啸月天狠狠的抓向尼古拉斯的脑袋,手掌上竟然唰地一下,伸出来长长的钩爪。

    爪子上闪烁着银光,好快的速度!

    猝不及防之下,尼古拉斯根本来不及拔剑,何况还抱着个拖油瓶的白媚灵。

    他只能抱着美女,倏地往旁边一闪。

    “呲啦!”尼古拉斯腰际的衣服被啸月天抓了一大块下来。幸亏他闪得快,不然肯定身上皮开肉绽。

    “我靠!速度这么快。”

    尼古拉斯大惊失色:“这家伙的速度比我还快。起码要变身蝠翼,才看能不能在速度上不落后于他。”

    啸月天也是暗暗惊讶,先不提狼族的恐怖力量,自己作为族长的攻击速度,可是比得上血族的公爵!

    这个年纪轻轻的血族小子,从气息上判断,最多是个伯爵而已,离公爵还差着两个档次,怎么可能躲过自己刚才的攻击。

    确实,以前的尼古拉斯就算是伯爵血族,也必然要被啸月天这一下重伤,或者弄死。

    但是他拜师叶晨之后,得到叶晨传承的功法,仅管还是伯爵级别的血族,但是力量和速度都大增。

    尼古拉斯摸了一下自己的腰侧,衣服完全被撕裂,甚至还有点火辣辣的感觉,显然还是被对方锋利的钩爪划破了肌肉。

    他知道想跑也跑不掉,连忙放下已经昏迷的白媚灵,倏地的一下蝠翼展开,运转叶晨传授的九阴宝典,身形闪烁之间,宛若一道幽灵般的影子。

    连续向啸月天攻击,立马现场只能听见砰砰砰的交手声音,不绝于耳。两人交手中,爆发出来强大的气浪翻滚席卷,连地上的碎石子和枯枝烂叶都飞了起来,在空中旋转着,沉沉浮浮。

    “轰隆!”

    突然一声爆响,啸月天和尼古拉斯陡然分开。

    “哇!”

    尼古拉斯张口就吐出一口鲜血,他虽然有九阴宝典的功夫,但修行时日尚短。以血族伯爵的实力无法抗衡啸月天这个狼族的族长。

    终究还是在速度上和力量上都差了一线,尼古拉斯被啸月天一拳轰击在胸口,震伤了内俯。

    就算他是血族,身体强悍,也要被打穿,幸亏有九阴宝典的卸力招式,不然这一拳就可能要了尼古拉斯的命。

    “咦!”

    啸月天也是惊呼:“好家伙,我一拳居然杀不死一个伯爵血族?而且,区区一个伯爵血族,居然能和我对抗这么几十招,有点离谱!难道这家伙,是血族的最高级血脉的王子?”

    立刻,啸月天负手而立,眼睛一眯说:“小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赶紧把这女人给我留下,看在你血族王子的份上,今天就只给你一点教训,不杀你了,免得再次引起我们狼族和你们血族的旷日大战!你快滚吧,今天就算让你占了便宜,你的事

    情我不想再计较了,除非你给点不要脸!”

    啸月天以为尼古拉斯是血族最高级别血脉的传承者,所以他也不想横生枝节,在就要去参加探险队伍的关键时刻,捅血族这个马蜂窝,绝对不是一种很明智的选择。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尼古拉斯的眼睛一转,哼了一声,蝠翼一展,身形飘飞起来,立刻就猛的向后飞掠,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算你小子识相!”啸月天看到尼古拉斯真的退去,立马神色一松,走上前去,看着昏迷在地上的白媚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