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叶晨的徒弟
    极其遥远的非洲大陆,一个豪华的私人庄园里面。

    两个老者正在一边喝着红酒,吃着葡萄,享受身后几个非洲美女在帮他们打扇子。

    这几个非洲美女都是二十岁左右的花季年纪,长得就像漂亮女性哈利贝瑞。

    “还是这种生活比较舒服!”

    其中一个独臂老者喝了一口红酒,吃了个葡萄,摇晃了一下脑袋,好像十分沉迷其中。

    “呵呵。”

    另外一个高大魁梧的老头径直张开了嘴巴,旁边的黑珍珠连忙将手中的葡萄喂到他嘴边。

    “嗡嗡嗡!”

    放在小桌上的手机振动起来,那独臂老者拿起手机,喂了一声之后,立刻就愣住了,紧接着脸上浮现出来极其愤怒的神情。

    “什么?凌家的儿子敢到咱们霸天武馆去撒野?找死吗?哦,尼古拉斯师弟去凌家了,好,很好……”

    独臂老者释放的杀气才稍微收敛起来。

    至于旁边那几个黑珍珠美女,刚才被独臂老者爆发的杀气吓得瑟瑟发抖,虽然她们听不懂华夏语,但是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师弟去凌家还带着一个年轻人?哦,那可能是他的徒弟吧。记住,有了结果之后赶紧通知我。”

    电话挂了之后,独臂老者喝骂起来:“他麻的,小小一个凌家,蚂蚁一般的人物,居然敢去武馆闹事。师尊不在了,我们还在,我刺灵还在!”

    他的语速极快,显然是十分愤怒。

    另外一个体壮如牛的老头也哼了一声,冷冰冰的说:“看来,我杨德彪好久不在华夏露面,已经有人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凌家?凌家也太愚蠢了!以前,因为他们和尼古拉斯关系非浅,所以才能在华夏畅通无阻的行事。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居然有后辈

    去武馆闹事,真是想死了!”

    “区区一个凌家而已,尼古拉斯师弟已经出面了,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凌家一扫而空!”

    刺灵微微一笑,然后脸色忽然黯淡下来,嘴里喃喃自语着:“可是师娘和心柔一直都没有踪迹,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怎么就一点线索都没有!”

    “唉……”杨德彪深深叹息,摇着头说:“就连非洲大陆,我们也已经搜索完一半了,没有一点线索!连孙师兄都故去了……真不知道……”

    “孙师兄寿终正寝,在安详中离开,是他的福气!”

    一时间,杨德彪和刺灵都沉默下去。

    岁月不饶人,十年过去,他们都老了!

    “再来一瓶酒,今朝有酒今朝醉!”

    “来,干!”

    两人抛弃不愉快,再次痛饮起来。

    ……

    除去叶晨的几个徒弟,还有见到叶晨的那十几个大佬,已经行动起来。只有他们知道叶晨回来了,但是根本不敢说出来!

    惹怒叶晨的后果,他们谁都承担不起。

    而深莞市凌氏大厦,已经是一切暗流漩涡的核心!

    “杀!”

    “去死!”

    呲啦!

    锋利的刀刃划破**的声音,惨叫声,喊杀声,此起彼伏。

    罗洪已经带着人和凌家冲下来的人碰撞在了一起,场面一片混乱。而尼古拉斯并没有动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叶晨打开茶几上的茶壶,抓了一点茶叶,开始烧水泡茶。茶叶很好,上等的西湖龙井,房间中很快就茶香四溢。

    外面已经鲜血四溅,浓浓的血腥味刺鼻!

    ……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外面的喊杀声安静下来,重新变得寂静无声。

    尼古拉斯轻手轻脚的推门进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到师父,就不由自主的变得谨慎小心,极其的恭敬有礼,根本不敢造次。

    虽然他知道师父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是尼古拉斯就是不敢,也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不敬。

    “来,喝杯茶!”

    叶晨倒了两杯茶,推给尼古拉斯一杯。

    品着龙井,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洛冰月经常给自己泡茶,叶晨有些痴了。

    时光岁月流逝,爱人不在,龙井还是龙井,茶却已经不是当年那一杯茶。

    “师父,外面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不过,我还要去处理一下。”尼古拉斯喝完茶,站起身来。

    “好,你去看看吧!”

    叶晨点头。

    尼古拉斯居然面对着叶晨,慢慢的退出了房间。此时此刻,连他自己心中都惊诧万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不这么做,他就觉得对师父不尊敬!

    武神境,破碎虚空,人还是那个人,也不再是那个人。就算叶晨根本就无心施压,但是那种上位者的气息,已经可以深入人的骨髓之中。

    包括尼古拉斯都颤栗不已!

    楼梯口,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飘荡,地上盛开着鲜红色的花儿,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人,有的还在呻吟痛哼,有的已经回天乏力。

    还好,躺下的十个人中起码有七八个是凌家的,而数十个身着黑西装的冷酷男人依旧傲然挺立。

    他们手中的砍刀往下滴着鲜血,脸上,身上,手上沾满了血迹。

    不愧是罗洪最精锐的手下,都是在地下圈子中拼杀出来的,腥风血雨不知道经历过多少。

    今天这种情况算是小场面,虽然是在凌家的地盘上。但是他们站得笔直,面色冷峻,就算有的人已经受伤流血,身形也没有丝毫的动摇,更没有想要退缩的意思。

    “曹尼玛,敢砍老子!”

    马哥抱着自己的胳膊,鲜血不停的涌出来,滴落在地。他紧紧依靠在楼梯的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嘴里不甘心的嘟囔着。

    “马哥,我们怎么办?”

    还有四五个残兵败将跟着他,不停的往后面看,幸亏罗洪那些人没有追上来。

    “报警,我们报警吧!”

    有人看着自己的手掌,光秃秃的,被斩掉几根手指,浑身都在哆嗦,鲜血已经染红了绷带。

    “不行!不能报警!上面没说报警,我们不能擅自做主,不然死无葬身之地。”马哥气喘吁吁的拼命往楼上爬。后面还剩下的几个小弟,只能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