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他们不来,我们去顶楼
    在此之前,房间中的叶晨正看着窗户外的落日,晚霞染红了天际。

    “嗯!还想窥探?”

    叶晨忽然笑了,他感觉到了一股神识就像一缕缕发丝一般向自己和尼古拉斯缠绕过来。

    “不错,不错!凌家的老祖居然是元婴境的修为,也算是一只比较强壮的蝼蚁。”叶晨微微一笑,意识脉动,朝那股神识轻轻迎了上去。

    他可不用全力,甚至只能用些微的力道。不然他怕凌家老祖神识崩溃变成白痴,那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

    “啊!”

    虚空中隐约一声惨叫,那股神识瞬间烟消云散。损失了一部分神识,不死也要重伤。

    ……

    此刻已经是傍晚,天色灰暗下来,深莞市中亮起各式各样的灯火,霓虹灯不停的闪烁着,将整个城市照耀得美丽迷人。

    叶晨站在大厦二十八楼的落地窗前,欣赏着十年未见的城市风景!

    尼古拉斯走到叶晨身后说:“师父,凌家的人已经不来找麻烦了,是不是已经嗅到了什么风声。”

    “嗯!”叶晨答应一声,然后轻声说:“走,他们不来,我们去顶楼!”

    尼古拉斯听到“去顶楼”三个字,身形猛然一颤,一股凛冽的杀气弥漫出来,而叶晨依旧是云淡风轻。

    “是,我马上就去!师父放心,不用十分钟,我让凌家没有一个能够站着的人。”尼古拉斯双目中闪烁着杀意。

    话一说完,尼古拉斯就准备出门去顶楼。

    但是他刚刚一转身,叶晨又开口了:“不用,我会亲自去顶楼看看。”闻言,尼古拉斯的身形陡然停住,眼神愣了一下,急迫的劝阻:“师父,区区一个凌家怎么能要你亲自出手!我去办得妥妥当当的。这么些年来,是我在罩着凌家,结果养了一头白眼狼。这个仇,我一定要

    报!”

    “走吧!我心情不太好,找个地方散散心。”

    叶晨说完,就朝门口走去。

    “是。”

    尼古拉斯不敢再多说什么。

    不过,已经确定了要去凌家,并且还是和师父一起去,尼古拉斯的情绪立马调动起来,很快就变得兴奋异常。

    已经有十年没有和师父一起出战了!虽然凌家不算什么东西,但是师父要去走一趟,那就很值得期待。

    不知道那些家伙知道师父已经回来,会是什么表情?呵,不过也没什么,反正凌家的人估计都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叶晨微微一笑,他并不理会尼古拉斯的心思,往电梯走去。

    走廊中,两人一前一后,步伐轻松写意。

    地上已经仔细的清理过,尸体都收拾了,只有那一滩滩的血迹述说着不久前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打斗。

    不过,空气中还是散发着一丝丝淡淡的血腥味道。

    楼梯口,电梯旁,依旧是罗洪的小弟们在守护,他们杀气腾腾,盯着凌家人可能会出现的方向。

    “两位大人好!”

    罗洪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叶晨和尼古拉斯小跑过去,低头弯腰,恭敬的问好。

    “嗯,你做得不错!”

    叶晨点点头,不想多浪费一个字。

    简短的的一句话让罗洪心里就像施了蜜一样甜,终于得到了这位神秘老大的肯定。

    “罗洪,带路,去顶楼!”

    尼古拉斯使了个眼色。

    “是!”罗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眼中露出煞气。

    虽然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搞不清楚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他敢肯定,既然连尼古拉斯都只能当跟班,那绝对来历背景大得吓人。

    有这样的人当后台,他还怕什么凌家!

    “两位大人,我们要不要多叫些人?毕竟顶楼是凌家的总部,他们很可能有枪!”想了几秒钟,罗洪还是鼓起勇气提醒。

    尼古拉斯刚刚皱了下眉头,叶晨已经开口道:“不用了!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枪。既然凌家家主死了,那我们就去拜祭一下凌家!”

    “是。”尼古拉斯点头,不敢再说什么。

    而此时的罗洪心尖揪紧了,目光中隐晦的闪过一丝冰冷,因为他注意到了叶晨说的话。

    这位神秘的老大说的是祭拜一下凌家?而不是说祭拜凌家家主!那这么说的话,凌家今天晚上可能……

    想到这里,罗洪觉得喉咙和嘴唇都有点莫名发干,咽了几口唾沫。

    他一挥手,准备带着几十个小弟一起上去。叶晨却身手阻止,“他们就不用了,我们三个人上去。”

    罗洪呆滞了一下,一声不吭的跟在叶晨身后。

    三人走进电梯,这时候,似乎连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冷酷的杀气,压抑的气息如影随形。

    按下到达顶楼的按钮,电梯一直上行。

    此时此刻,酒店外面,原本围着许多人,禁止任何人进出酒店。

    突然,他们同时收到了指令。

    这些人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像兔子一样离开,全部都撤退了。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们上面的大佬知道,叶晨已经在电梯中,正在上楼。

    凌家,注定完了!

    短短的一两分钟,叶晨三人已经到了顶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叶晨带着尼古拉斯和罗洪,不紧不慢的走出电梯。

    此时的叶晨,每一步的距离都是一样的长短,发丝微微飞扬,衣袂飘飘,却又奇怪的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凌家守在电梯口的那些黑衣保镖,在凌天佑的吩咐下,早就已经退走。

    只有前来拜祭凌家家主的人,男的全部都穿着黑色西装,女人也穿着黑色礼服,各自小声的交谈着什么,不敢露出微笑,毕竟这是凌家的丧事,没有人敢造次。

    当走廊上这些人看到电梯门打开,叶晨三人走出来之后,各自的眼神中都满是惊讶和鄙夷,甚至还有幸灾乐祸。

    因为叶晨穿着一身休闲服,脚下踩着一双球鞋,个子不高不矮,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而尼古拉斯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佬则是穿着一袭唐装,这样前来拜祭很不搭调。

    原本摆在大厅正中央的棺材居然已经撤了,而且大厅已经清空,没有一个人。所有的来宾都被转移到小厅和走廊中,凌家不再接受任何人的吊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