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一念花飞,一念生死
    区区一个元婴境,在距离武神三步之内,居然还敢偷袭?也只有被罡气秒杀的份!

    现场气氛已经凝固,凌家人的惊呼还没有喊出口。

    叶晨轻轻一挥手,微风拂过,花树上的花瓣飞舞起来,一片一片,宛如飞入人间的花之精灵。

    “啊!”

    “噗!”

    惨叫声,无数花瓣宛如利刃,刺穿人体的声音,鲜血喷涌出来,在地板上绽放着血红的花朵。

    “砰砰砰!”

    有人垂死之前,扣动了扳机,子弹毫无目标的乱飞,没有打到叶晨的方向,倒是误伤了不少同伴。

    不知不觉,整个庭院和天台,都已经被尸体和鲜血覆盖,凌家已经彻底完了。

    一念花飞,一念生死!

    凌家庭院内,死寂无声,除去叶晨一行三人,已经没有一个活口。

    空气都仿佛已经凝固了。

    叶晨淡然开口:“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说完,叶晨转身往凌家大厅走去。

    尼古拉斯立刻跟上去,罗洪更是毫不迟疑。

    此时此刻,罗洪心中既兴奋又惊恐,自己这一把赌对了,凌家完了。而自己,肯定要飞龙在天!

    叶晨自顾自的往前走,根本没有理会地上的尸体,也没有理会跟着他的尼古拉斯和罗洪。

    风儿轻轻的吹拂,一片红色花瓣轻轻飘落在他肩头。根本不像是刚刚才夺走上百人性命的杀神,反而从身体里面散发出来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罗洪再次打开大厅的门,之前聚集在外面的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甚至凌家的那些侍者和保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有断成两截的凌家府牌,依旧躺在地上,一半刻着“凌”字,一半刻着“府”字。

    “以后,凌家的产业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向凌家学习。”叶晨看了一眼罗洪,淡淡的说。

    “是是。”

    罗洪愣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脸上充满了喜色,躬身低头,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崇敬:“大人,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接下来怎么做?”

    叶晨沉吟了一下,冷冷的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是。”罗洪脸色一白,哆嗦了一下,不敢再多嘴。

    良久,叶晨才对尼古拉斯开口说:“我要去找冰玥和心柔,不用你们跟着,你将武馆的事情处理好就行!然后,你把最新的消息发到我以前的邮箱。”

    然后,叶晨抬腿就走,才走了几步,还是转身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叶晨飘然而去。

    “师父!”

    尼古拉斯想要追上去,却又停下了脚步。

    而罗洪的身体颤抖着,咽喉干涩沙哑,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不管怎么想说,却说不出来一个字,只能默默的看着叶晨远去,一言不发。

    师父做出的决定是绝对不会更改的,可是尼古拉斯看着叶晨逐渐远去的背影,总觉得原本被填补的内心世界,似乎又缺少了一些东西。

    “师父,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我一定会等你回来!”

    看着叶晨的背影即将彻底消失在眼中的时候,尼古拉斯终于忍不住跪下了,碧色的眼眸中溢出来两行晶莹的泪滴。

    罗洪也连忙跟着跪下了,额头触地。

    凌家已经空无一人,那些幸存的侍者、保姆不知道都去了哪里,就算是染血的庭院和天台,在天亮之前也被人收拾得干干净净。

    好像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凌家已经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只有那庭院里面的花草,得到了那么多鲜血的灌溉,苍劲美丽了不少,许多花儿悄然次第盛开,散发着淡淡的好闻香味儿。

    ……

    十几天之后。

    祁连镇的集市上,叶晨在人群中悄然而过。

    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身打扮,阿玛尼的休闲西服全套,酷酷的墨镜,手上的百达翡丽在阳光的照射下,偶然闪现出亮光。

    一看叶晨就是个有钱人,像祁连小镇从来没有过这么酷帅的小伙子,引来无数路人侧目!

    但是叶晨神情淡然,特别是酷酷的墨镜遮住了清澈深邃的眼神,只看到脸上的漠然。

    周围的路人就是路人,所有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无法进入他的眼界,他只是降临至人世间的神灵。

    一股沛然神秘的气息弥漫发散开,所有路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好像被冻结了,失去了行动和说话的能力。等到叶晨走过,离开很远了之后,他们才恢复自由。

    一个个脸上都显现出来骇然恐惧的表情!

    祁连镇最东面的祁连古街,这里接到的两侧种着很多的柳树,柳叶轻轻,客舍新。

    金色的阳光斑驳撒下来,斑斑点点的笼罩着一路走过去的叶晨,带来一丝丝的暖意。

    叶晨慢慢的走着,欣赏着难得的静谧风景。

    “祁连古街8号,应该就是这里了!”

    他收回目光,看了眼手机中项心柔和洛冰玥的合照,嘴里轻声自语着:“线索指向这里,不知道会不会有收获!”

    祁连古街8号是一家当铺。

    大理石的柜台面,上面围着防盗网,里面坐着一个大概六十来岁的老人,头发已经花白。

    他举着放大镜,正在看着手中的一件典当品,仔细的鉴定着这块玉石。

    当叶晨走进当铺的时候,那个戴着老花镜的老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依旧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玉石。

    而叶晨居然没有出声打搅,而是站在柜台前,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悄然流逝。

    叶晨这一站,就过去了半个小时。

    在这三十分钟中,来过好几拨人,进来当铺看看之后,又离开了。

    老头似乎依旧在鉴赏玉石,而叶晨还是一言不发。

    几个小时之后,天色渐渐的昏暗下来,夕阳西下,华灯初上。

    祁连古镇的灯都是灯笼形状,结合着传统建筑,仿佛让人回到了古代。街上的人多起来,反而比白天热闹很多,很多的游客都出现了,原本静谧的古镇在夜间反而变得喧哗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