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 一招秒败
    ,精彩小说免费!

    “抱歉城主大人,我有伤在身,实在是无力出战!”这位华夏武圣不但没有出战,反而还向后退了一步,一旁最后一位金标双花武圣见状,也连忙向后退了一步,一个黑人一个黄种人站在一起,竟有几分同

    仇敌忾的味道。“一群废物,动手!”眼见两个武圣后期手下是指望不上了,米塞尔和赤阳草的买主,也是他弟弟米赛罗同时出手,奔腾的巅峰武圣之力雄浑如山洪怒涛,强横气压笼罩四周,两大巅峰武圣高手同时运力,

    可怕的压力让那两个武圣后期的手下忍不住连连后退,一张脸上血色尽失,然而下一刻……

    嘭!嘭!两声低沉的闷响是在同一时间响起的,宴会厅内的宾客们,甚至是那两个金标双花武圣,都只看到一抹黑影顶着强横气压,如乘风破浪的神船一般冲到两大巅峰武圣身前,然后脸上尽是惊恐神色的兄弟二

    人身体便已经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宴会厅的墙壁上然后狼狈的摔落下来。

    “什么?”

    “我的老天!”难以置信的惊呼声接连响起,眼前一幕的震撼将会是众多宾客们永生难忘的,那两位武圣后期高手看向叶晨的目光一已经完全呆滞住了,一招,仅仅一招,连对手是如何出手的都难以看清,两大巅峰武圣

    就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打翻在地上。

    “他他真的是武神?”米塞尔嘴角挂血,狼狈的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在看向叶晨时,眼神中以尽是惊骇之色。

    “怎么可能?我兄弟联手,竟然都挡不住一招?”米赛罗同样无法置信,但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他知道今天太阳草他肯定是无法带走了,而且不但如此,眼下就连他们兄弟两人的性命都十分堪忧。

    “陈大人竟有如此实力?这太不可思议了!”撒可富连称呼都已经从陈先生变成了大人,他不禁看向一旁的姑父穆迪瀚,后者此刻也正笑呵呵的看着他。

    “姜还是老得辣!姑父,真有你的!”撒可富操着一口蹩脚中文道,直到此时此刻他悬着的一颗心方才彻底放下,身后衣襟都是湿的,面对禩罗城城主,撒可富没办法做到不紧张。“城主败了,还有城主的那位朋友,竟然也是巅峰武圣,可一样都败了,这个华夏人,难打是武神?”丽萨心中恐惧无比,刚才自己甚至还出言冒犯过,冒犯过一个疑似武神的绝世高手,幸好对方没下杀手

    ,只是略施小惩。

    “如何?还要继续吗?”叶晨笑眯眯的看着狼狈站起脸色苍白嘴角挂血的两人,刚才一击他虽然没下杀手,但出手也算颇重,就算是巅峰武圣,两人也难免会伤了根本。

    此时听了叶晨的话,这对白人兄弟连忙对视一眼,米塞尔连开口道:“对不起陈先生,是我们两人有眼无珠冒犯了陈先生,赤阳草我们绝不会在争夺。”

    战败的米塞尔此刻再没有一点傲气,别说是他们兄弟两人,便是伟大的米奇家族也绝不会容许他们去得罪一个可能疑似武神的绝世高手。

    “对不起前辈,前辈学究天人,是我兄弟两个鲁莽冒犯前辈。”米赛罗也诚恳道歉,能让两位巅峰武圣高手老老实实的乖乖被教做人,宴会厅内的宾客们只感觉此生见闻都被刷出一个新高度。

    “带上赤阳草,我们走!”

    叶晨回头看了一眼撒可富道,一旁米赛罗见状顿时上前厉喝道:“你们还在看什么?还不把赤阳草给前辈送来!”

    米赛罗声色俱厉,吓得他手下人身子一颤,不敢在有迟疑,连忙将那一株赤阳草给拿了上来。

    赤阳草被放置在一个高精装的隔离罩中,特制的隔离罩能隔绝赤阳草对外界气温的影响,不然以赤阳草的特性,周围数十米范围内只要有一株赤阳草在,温度就会堪比汗蒸房。

    “果然是并蒂赤阳草!”

    叶晨一眼就认出来隔离罩里面那被种在特制盆中的紫红色并蒂草,正是叶晨现在迫切需要的赤阳草。

    “陈先生,赤阳草绝对完好无损,我们没动过分毫,您可以检查一下。”米塞尔现在是打定了主意决定不能和这个陈烨为敌,甚至连这个撒可富自己日后都要小心对待。

    “赤阳草并没问题,多谢城主今天的招待,禩罗城美食不错,再会了!”叶晨微微一笑,转身直接走向出口,潇洒的好像一个豪门翩翩贵公子。“撒可富,明天你就可以来我城督会工作,明日开始,你就是我城督会的二把手,禩罗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城主。”米塞尔对着撒可富善意笑道,他这次算是栽狠了,不但颜面尽失,甚至连场子都不敢

    找,还要对撒可富笑脸相迎。“那真是多谢城主大人了,得您赏识是撒可富的荣幸!”撒可富对米塞尔依旧保持足够的敬意,不管米塞尔在叶晨面前有多么卑躬屈膝,至少对自己来说,米塞尔仍旧是米塞尔,动一动手指就能弄死自己的

    禩罗城城主,巅峰武圣。

    “撒可富不必谦虚,本城主最欣赏人才,禩罗城的琐事日后能有你帮我,本城主也能轻松很多不是?好了,别让陈先生等急了,去吧!”

    拿得起放得下,米塞尔完全担得起这六个字,这不仅是对自己面子如此,对待仇人亦是如此。

    “终于.终于成功撑过这场了!”酒店的一处房间中,叶晨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武神之力压制住不断积聚而暗伤,然后再重重化消,如此数分钟后叶晨终于稳住了伤体。

    “我的身体每动用一次力量,受伤的速度就会加剧,虽然事后只要运元调理便能恢复,可这毕竟治标不治本,武神寿命漫长的很,若是不找出治愈根本的办法,迟早有一天,这个平衡会被打破。”

    叶晨坐在床上默默的思考着,如果有一天他体内的暗伤累积到不动用任何力量,他都需要运元来调理的话,那就和活死人没有任何差别了。半个小时后,叶晨从皇家大酒店里走出,只要他愿意,这里没有任何人能够发现他,至于撒可富和穆迪瀚,早已经回到黄领巾教派所在的分堂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