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水晶棺中的女人
    “回去想办法熔炼一下,应该有希望重回巅峰。”叶晨滴一滴精血在内甲上,因为主人已经死去而变成无主之物的内甲马上重新认主,叶晨轻易就将这件内甲收进体内,武神级高手做到这一步太轻易了。

    “越光宝盒,在哪?究竟在哪?”米赛尔一进入大殿内,便两处偏殿内迅速翻找着,嘴里还一直叨咕着,他此刻刚刚将左边的墓室翻完,现在又两手空空的去了右边。

    叶晨借着昏暗的视线就躲在水晶棺后面,米塞尔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到叶晨。“越光宝盒?大话西游吗?”叶晨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怪异,他小心翼翼的跟了过去,两处偏殿内的宝物叶晨很快就弄清楚了,这墓主人生前确实是精研式神一道,所以非常遗憾,他的宝物大多数对叶晨都

    没什么作用,不过一些成品秘宝还是能用到的。

    这墓葬内光是烁金级秘宝就有三件,不过对叶晨而言这东西除了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用途,反倒是秘银级高阶秘宝有好几件是适合武者使用的。

    米塞尔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他口中的越光宝盒,可他却在一本厚厚的典籍与一本手札,看样子应该是墓主人生前所记载的东西。“武神密藏?难道这是那位武神前辈的修炼功法?”米塞尔虽然没有找到越光宝盒,心情多少有些失落,但这墓主人修炼的武学功法也在米塞尔找寻的范畴内,而且最重要的是主墓室内的那口水晶棺,米塞

    尔还没来的及打开呢。

    “先看看越光宝盒在不在水晶棺内。”米塞尔终于将目标放在水晶棺上,躲在外面的叶晨岂能如他所愿?

    “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吧!”叶晨突然化作一道残影冲进偏殿中,米塞尔只听到一阵略有些熟悉的声音,跟着就感觉脖子一疼,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砰!

    米塞尔身体无力摔倒在地上,叶晨随手封住他一身实力,米塞尔这个家伙看起来是知道一些了不得的事情,叶晨暂时还不准被杀他。

    “式神遵从墓主人的意志守护殿门,确不可能进入主墓室中,外面的人想要消灭这两尊式神也是困难,就先看看水晶棺内有何玄虚。”叶晨总感觉这水晶棺有些不对,但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正常人下墓葬,选陵墓的位置是风水大脉这就够了,至于墓室内最多棺材摆放的位置讲究一些,可叶晨纵横武极大陆多年,也没见过哪个高

    人在自己棺材下面布置风水阵的。

    “也许墓主人不是一般人吧!”叶晨无奈耸肩,他也只能如此认为了。此时叶晨来到水晶棺前,境界锁定之下叶晨能确定水晶棺内是没任何危险的,透过水晶棺能模模糊糊的看到里面有一条人影,且水晶棺上有些地方也刻着文字,可惜,那些文字和典籍上与手札上的一样,

    叶晨都看不太懂。

    伸手奋力将水晶棺推开,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从水晶棺内飘出,叶晨心头一惊还以为是某种迷药,连迅速退后数丈,可过了半晌才确认这真的是茉莉花香。

    “水晶棺内怎么会有花香?”叶晨抱着狐疑的态度缓缓走到水晶棺前,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惊呆了叶晨。

    “怎么会?”

    叶晨震惊的看着水晶棺内躺着的这一具躯体,洁白如玉的皮肤,精致的五官,丰满的身子,这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美女。

    “墓主人是个女的?”

    叶晨大吃一惊,然而他还来不及在心里默哀,以偿还自己对死者的冒犯之罪时,更加让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泛着淡淡蓝意的长长黑睫毛微微颤动,眼前的这个拥有倾城容颜和魔鬼身材的女人突然缓缓睁开眼睛,一双蓝玉石般晶莹的眸子睁开后,女人看到了微微张大着嘴,正看着自己发呆的叶晨。

    “啊呜……”

    女子睁开的眼睛瞬间闭上,一双纤细洁白的手臂张开,竟然是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哈欠,就好像是没看到叶晨一般。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女子在叶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就这么俏生生的从水晶棺中站了起来,一头青丝柔顺的披在身侧,越发性感迷人,无意间便透露着一种朦胧的美感。

    咕噜!

    叶晨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无法抵挡的美景摆在眼前,叶晨只感觉口干舌燥,没来由的一股邪火直冲脑门,堂堂武神境的叶晨竟然下意识的向前迈了一步。

    “我在干什么?”

    一步迈出的叶晨才瞬间惊醒,他对方才自己的举动简直难以相信,武神境界的玄奥是普通人根本无法体会到的,如此高深的境界,叶晨会被一个女人迷住,这对他来讲简直不可思议。

    “我是人,你呢?”

    叶晨发誓这是自己今生最尴尬的一次对话,而此时他面前的这位绝世尤物竟然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又看了看自己,那样子就好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

    “不对,好像有点怪!”叶晨终于察觉到面前这个光着身子的大美女是有些异常的。“我,我不知道,咱们这么像,你是人,我应该也是人吧?”女人用的竟然是疑问的口吻,她这话一说出口,叶晨就知道自己今天怕是遇到传说中的极品无知女忧了,当然,这里的无知指的就是字面上的意

    思,对任何事物一无所知。

    “来,把这个穿上。”叶晨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面前的女人,可女人却一脸茫然,似乎根本不明白叶晨在干什么。

    “额,我帮你穿吧!”叶晨无奈,忍不住咧嘴笑了,软玉温香光溜溜的站在身前,这女人似乎又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致命魅惑力,要说叶晨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什么?为什么要穿它?我这样不好吗?”女人不明白面前的这个叫‘人’的家伙为何要让自己穿他手上拿着的东西,而且这东西丑死了,她并不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