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一体多魂
    ,精彩小说免费!

    两大高手各执一词,叶晨站在场上稳立泰山,心中却是在暗暗盘算起来。

    这个八岐·阴天宗不必多说,绝对是一尊惊世狂魔,自己现在若是真将丹药给他,那无疑是助纣为虐,这一点可不是马小天乐意见到的。

    而这个萨卡,那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两颗丹药自己一个都得不到,那还用八岐·阴天宗来说?叶晨自己用屁股想都清楚。不过话又说回来,看萨卡的样子,他孙子辈都已经是奇葩一朵朵了,那个萨雷和萨博称兄道弟,可叶晨知道萨雷比萨博足足大了三十岁,这货看上去像三十多岁保养很得当的黄金男人,可实际上已经快六

    十岁了。

    萨卡成武神这么多年,白头鹰帝国始终只是霸占海伦港,可见萨卡并无称霸的野心,不然一个武神高手,说的不好听那都能威胁国家政权。手段极端一些,但为人称不上邪恶,最多是懒得束缚手下而已,至于对萨卡对自己的逼迫,叶晨完全理解,倘若自己有什么遗憾未了,面对机会在前,可能叶晨也会不折手段,就好像杀人能找到洛冰玥和

    叶心柔的话,叶晨绝对不会手软。

    “小子,你考虑清楚没有?这老杂毛如此逼迫你,难道你还想和他合作不成?”阴天宗察觉到一丝不妙,叶晨现在的眼神很平静,表示他心中并无怒意。

    冷静,是一个人判断善恶是非最理性的办法,但有的时候冷静不会像说话一样容易,尤其是当自己身在局中的时候,想要冷静就会变得更加困难,但阴天宗知道,此刻的叶晨做到了。“这灵丹只有两颗,一颗是我叶晨需要的,而另外一颗选择权也在我手上,不如你们两个比一比,谁的实力更强谁就得到这颗灵丹如何?”叶晨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尤其是看向萨卡的时候,眼中更隐含一

    丝冰冷。萨卡闻言面色顿时一僵,心中暗骂叶晨气量太小不识大体,他目光凝重的盯着阴回宗,传说中来自东瀛的禁忌妖神,实力具体强到什么程度无人知晓,就算现在自身不是满状态,可当前笼罩全场的这股压

    迫力,也让萨卡明白这个阴回宗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对手。

    “哦?以武力决定灵丹的落处吗?”阴回宗冷冷一笑,心中暗道叶晨也不过如此,冷静都是装出来的,竟然还想利用自己的手来做掉萨卡,他再从中渔利,这样既能报仇又能捡漏。

    这个时候自己若是说杀掉他也能得到灵丹,可以肯定叶晨一定会将丹药交给萨卡,到时候他们两人就会联合起来对付自己,可惜他太清楚自己的实力了。

    “我没意见!”

    出乎意料的,阴回宗直接同意了叶晨的要求,这下萨卡的表情可就精彩了,心里不禁大骂阴回宗愚蠢。

    “对了,还有一个附带条件,那就是无论你们两位谁胜出,胜利的人三天之内都不能对我动手,并且在这三天之内,还要护我周全,如果做不到,那我宁愿毁了这丹药,大家谁也别想得到。”

    叶晨一横手,两枚已经变成晶红色的丹药在他手掌中如板上鱼肉,随时可以捏碎。

    “好,本座答应你!”阴回宗二话不说就直接答应了,萨卡见状顿时咬牙道:“好,要战就战,真当我怕你吗?萨博,传我命令,召回所有皇室高手护住城堡,你我去中心广场公平一战!”

    萨卡转身,直接走向中心广场,转身的一刻眼角余光和马小天眼神相对,四目相照的一刻两人心中各有算计。“哼,愚蠢的人类,一座城堡又能值得什么?”阴回宗冷笑跟了上去,叶晨回头扫了一眼城堡,金碧辉煌和皇宫一样的城堡,配数十个菲佣和来自德国的特战士兵,这座城堡本身在加上配置,可不是三两亿

    能下来的。

    而在城堡数里外,拿着单筒望远镜偷瞄的米塞尔与尼古拉斯也同时注意到这一幕,后者连惊讶道:“怎么回事?怎么守在外围的高手都撤回城堡了?只留下普通保镖在外面?”米塞尔摇头:“不知道,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兆头,你看大人他们往中心广场去了,而这些高手全部退回城堡,我们刚好可以悄悄过去,给大人送冰霜剑,起他人按兵不动,让修道士自己过去就可以

    !”

    米塞尔原本是打算让尼古拉斯那个疯子朋友去吸引高手的注意,再让修道士趁机将冰霜剑悄悄送进去,可现在围住城堡的皇室高手们都撤了,自然不需要吸引火力。

    三大高手来到中心广场上,叶晨离得远远的,却刻意靠近正门方向,萨卡和阴回宗对峙着,攻心预计的阴回宗心内不禁暗暗推测起来。

    “这萨卡的实力明明弱于我,却还敢正面应战,怕是暗中藏着不为人知的杀招,此战还是让夜枭主导为好。”

    “哼哼哼!”阴回宗冷笑数声,萨卡见状顿时怒道:“笑什么笑,要打快点!”

    话音刚落,萨卡与一旁也叶晨便同时见到八岐周身陷入一片灰白状态,那一片区域好像时间留停止了,下一瞬间八岐有了变化。

    最先变化的是八岐的眼神,原本充满阴柔与狠毒的眼神变了,变得狂野而霸道,充满强烈的自信与傲然,周身浩浩荡荡的气势不断向着四周扩张压迫全场。

    如果说阴回宗的带个众人的压迫,是那种心理上的压迫,是直观层面上的深不可测所带来的隐晦性压迫,那此刻的压迫性,就是纯粹实力根基上锁带来的强烈压迫感。

    “就让我夜枭来主导这场战斗吧!”

    八岐一开口连声音都变了,叶晨与萨卡同时心里一跳,现在这个自称夜枭的家伙,虽然长得和阴天宗一样,但气质与个性却截然不同。

    “怎么会突然发生如此大的转变?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难道这具身躯内不止有一条灵魂?”叶晨暗中观察着八岐·夜枭,不同的名字不同性格甚至连气质都截然不同,叶晨想到的就只有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