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火拼
    ,!

    “中脉通灵境,这个相当麻烦。赵家哪来第二个通灵境强者?落月阁来的,也不可能。”萧伯苍貌似有些不敢相信萧七月所说。

    “赵家没有,不过,飞虎山庄有。

    精铁矿以前不显山不露水,现在有玄铁矿出现,赵方德觉得一个赵家可是抵挡不了排帮这只胃口极粗的老虎。

    所以,女儿出马,飞虎山庄的那只小血虎玉东强还不屁颠着了。

    赵家那边势必要分一半玄铁走,所以,晚上有点热闹,居然是玉东强亲自带队驻扎在精铁矿。

    等下子你们朝着赵家人暗射一气之后马上退走,别去惹那个独眼龙,我来帮赵家点一把火。”萧七月阴森森说道。

    “七月,咱们还是退走吧。你这身手进去乱搞会丢了小命,天成又在闭关,你不能有闪失。不然,我怎么向他交待。”萧伯苍打了退堂鼓。

    倒不是他胆小,省时夺势,萧家这点人马的确不够看,关键是缺通灵境强者撑门面。

    “不说了,马上行动,你们放一气箭就跑,就别等我了。站岗放哨的家伙我来解决,你们跟在身后就是了。”萧七月手一挥一把窜进了夜空之中。

    萧伯苍也无奈,只好带着人小心的跟着。

    几道微响声过后,萧家人震惊的发现,自家这位三公子手中的小弓孥好像长了眼睛一般,一箭一个,一扎一个准。

    就连躲在阴暗角落中的暗哨都给悄无声息的干掉了。

    难道三公子有神眼?

    就连叔公都有些怀疑人生,他们一部分人迅速的换上了排帮帮众的衣服,另一部分人换的是赵家族人的衣服。

    “准备行动!”萧七月朝着萧伯苍挥了挥手扑进了右边。

    啊!

    不久,小血虎玉强东一声惨叫,满身是血的倒下了。

    “有情况!”

    独眼龙毕竟是通灵中脉境强者,感觉灵敏,一脚把正趴在肚皮上的漂亮娘们踢到床下弹身而起去抓壁上宝剑。

    “弹指一道云龙变”,银鳞翻出,如惊电闪过,独眼龙仓促之间哪能反应过来?

    脖子一痛脑袋已经给天魔刃斩断滴溜溜的飞出砸在了漂亮娘们身上,一声高亢的尖叫声响起。

    萧七月装得怆惶而去,故意的给床边的雕花木角扯得撕碎了一片衣角,留点证据好搅局。

    而萧伯苍早分出两拔人马,分头朝着左右两边一气乱射之后马上撤到了山下。

    “崔丁山,你个杂种,杀!”小血虎尖叫着,带人气势汹汹的杀向了左边。

    “赵方德,你个畜牲,小人,杀!”左边排帮一伙也杀将了过来,顿时,一场大战爆发,几十号人打得惊天动地。

    萧七月到处放火,不久,浓烟滚滚而起。

    “什么,崔丁山干的?”赵方德接到飞鸽传书,气得拍烂了紫檀桌子。

    不久,赵盈盈带着白梅以及一伙赵家人杀气腾腾而去。

    “赵方德,你个老匹夫x山!”排帮中一个白胡子老头一声令下,带着人马从天阳城风卷残云而去。

    而捕快们忙着到处灭火,哪还有闲情去管排帮这伙刽子手?

    就是撞上也吓得赶紧闪开了,生怕闪慢了脑袋搬了家。

    等白胡子赶到时驻守北山的帮众全躺地下了,而赵盈盈根本就没给他们任何机会。

    白梅那条能要人命的‘相思带’飘动中,只要套中一个马上脑袋就给直接拧断飞出。

    这‘相思带’可是灵兵级别的兵器,本来是的意思是女子思念夫君,这下子全成了收割性命的阎罗绳。

    排帮两个通灵境颠峰强者合力对付白梅,不过,赵盈盈的手段更狠,一剑两个,剑光飞舞,脑袋开花。

    “你个贱婢!”崔丁山刚到现场,发现自己最得力的两员干将‘黑虎’跟‘白狼’脑袋正好给白梅那女子一根泛着三色影浪的‘相思带’直接绞断还在空中咬牙旋转着。

    轰!

    一道震荡爆开,崔丁山的‘玉玄锤’砸将而出,白梅还真是狠,居然把两颗脑袋当皮球卷着撞了上去。

    爆响之后,血花飞贱,碎肉烂骨弥漫在周遭几丈方圆,崔丁山差点气得晕死。

    “放!”

    他大喝一声,双手往下一斩,顿时,几十个排帮精锐箭如雨下,卟唰唰之中,赵家人马顿时倒下了一大遍。

    要知道,排帮早就跟管理河道的漕运使勾结在一起了。

    平时,河道守备营还帮他们培养了一批精良的箭手,偷偷给他们配备了一批只有大楚军方才能拥有的‘墨羽弓’。

    这‘墨羽弓’可是大楚王室的铸兵师们专门为军队铸制的。

    虽说这批墨羽弓仅是最低等的八品等级,但是,重在数量多。围攻之下就是半步凝胎强者照样子射杀。

    一时间,就是赵盈盈这位天之娇女也给射了个措手不及,一时狼狈不堪。

    幸好有师傅给的‘铁母娘子盾’挡在前面,再加上白梅这个凝胎境的师姐相思带舞出了一片绸墙,不然,早给射成了塞子。

    轰!

    一道呼啸声夹杂在箭雨之中瞬间到达,白梅一大半精力放在了保护赵盈盈身上。

    哪会想到箭雨之中还突然跳出个大家伙来?

    来不及了,只能飞起一脚踢了过去。

    啪!

    脚踝一阵剧痛,断了。

    在被打得撞击出去的一瞬间,赶紧一甩相思带卷着赵盈盈退进了石头筑成的屋楼之中。

    “崔丁山,你真不怕排帮被灭帮吗?只要阁中高手一到,明天这世上就再也见不到排帮了。”赵盈盈气爆了肺,大声喝问道。

    “好大的口气,这天下还有讲理的地方。

    落月阁距离海安郡何止几千里,别以为你们那鹤儿真能一日万里啊。

    想蒙人,狗屁!

    你们那灵鹤一口气也就能飞上百里而已,还得休息上几个时辰。

    表面上看起来超然帅气,实则,还不如千里马来得快。”崔丁山冷笑道。

    “我师傅就是几日之内赶到也能灭你们排帮几十回。”赵盈盈凶巴巴的应道。

    “崔丁山,宗师级强者一怒之下,山河失色,大地震颤。

    你再敢放箭大不了我们马上退走,让你们得意几天而已。

    到时,排帮将成为海安郡书页上的历史。”白梅也是厉声喝道。

    崔丁山也是骑皮难下,宗师级人物太恐怖了,那可是武道真丹化为大溪,滚滚不尽罡气流,一掌可劈塌高楼。

    一剑可断流,寿元高达二百多岁的盖代强者,三**宗之中也仅有那么几个。

    “赶紧答应不再返回天阳,这精铁矿产权全是赵家的,并且立下字据,签字画押后就可以滚了。”见崔丁山半天没作声,知道师傅的名头起了作用,赵盈盈又嚣张了起来,像喝叱一条狗似的训道。

    “给你们十息时间,1……2……5……”白梅紧逼跟上,开始数数。

    “呵呵呵,这是大楚的天下,落月阁真敢跟王室作对吗?”崔丁山想到排帮跟官府的关系很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