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李当阳的窝点
    “赵家主,咱们干脆借这好日子就把强东跟盈盈的婚事订了。这婚契我都写好了,你签个字按个印就行了。”玉横山打着哈哈,一个卷轴飞向了赵方德。

    “玉横山,你想趁火打劫是不是?”赵盈盈差点气得吐血。

    “儿媳啊,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好歹也是你公公,你跟我儿强东情投意合,先订下亲事,亲上加亲,咱们一起灭了崔丁山,他就是我们今天的彩头。”玉横山继续打哈哈。

    “玉庄主,这里可是不合适签定契约。咱们先灭了崔丁山,过几天挑个喜庆日子再订不迟。”赵方德摇了摇头说道。

    “谁说不合适了,今天刚好农历十八,宜嫁娶,临出门时我已经看过‘通书’了。你看这满地鲜血的,不正是合了红运当头吗?”玉横山是铁了心要把生米先炒成熟饭,免得煮熟的鸭子给飞了。

    这机会可是难得,一旦失去,玉横山又不是傻子,各有各的小算盘。

    “玉庄主,我们赵家给你白银一万两,外加一颗三品的落月丹。到时,强东哥哥只要吃下,打通‘中脉’易如反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赵盈盈几乎是咬着牙嘣嘎出这句话的,实则觉得委屈得要死,我这天之娇女何时如此被人宰过?

    “盈盈,你讲这话可是见外得很,都快成一家人了,你跟强东还分什么彼此。”玉横山还真是只老狐狸,你不签字就是不松口。

    “玉庄主,这事容后再商量?先解决掉眼前的再说。不然,放虎归山,等崔丁山养足力气再卷土回来,飞虎山庄恐怕也没什么好日子过。”赵方德有些急了。

    “卷土重来,呵呵,冤有头债有主,想必崔三当家的会分得清楚,不急不急。”玉横山是铁了心,今天就要逼你赵家认了这门亲事。

    “玉横山,我看你还真是不识好歹!”赵盈盈终于暴发了,眼眉一挑。

    “盈盈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讲我爹?她可是你公公。放心,一旦亲事定下来,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咱们共进退。”玉强东还真把自己当赵家女婿了,说着凑近了赵盈盈。

    “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本姑娘提鞋都不配。在这里人五人六的,滚一边去!”赵盈盈一脸鄙夷。

    “盈盈妹妹,不要这样,一切好说好说。”玉强东挤着笑脸还想上前跪舔。

    “滚!”赵盈盈憋了好几天的邪火终于引暴,一脚过去把玉强东踢得摔了个仰面朝天。

    “放肆!”玉横山一看气炸了肺,一拳卷起风暴砸向了赵盈盈。

    轰!

    一声爆响,强大的气势惊起一地飞沙碎石,跟旁边的白梅实打实的对了一拳。

    “玉横山,不想被落月阁灭庄就给本姑娘老实点。”赵盈盈嚣张跋扈到了极点,指着玉横山像看一坨臭狗屎。

    “呵呵呵,玉庄主,你这跪舔好像舔到了屁股上。”对面的崔丁山可是笑开了花儿。

    “走!”玉横山气暴了,可是赵盈盈实在得罪不起,再呆下去这老脸可得丢尽了。那是咬着一声令下,伸手一飞用袖子卷起儿子就走。

    “玉庄主,等下再走不迟。”玉横山要是走了,崔丁山晚上要是铁了心,那赵家就危险了,所以,赵方德赶紧又想挽留。

    “赵方德,你生了个好女儿,你女儿好能耐,我玉横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从今后,你们赵家跟我飞虎山庄没屁关系。”玉横山咬牙切齿的说着往山下带头冲去,眨眼间人走得一个不剩。

    “这个蠢女人,真是给她师傅惯坏了。”

    萧七月在心里摇了摇头,也悄悄的下山。

    这个时候最好回牢房露个脸,明天就是官府的人也拿自己没辄。

    自己可是在大牢中好好呆着的,你们打打杀杀的管我萧家什么事?

    因为,萧七月感觉到了山下有马蹄声声,这不,刚下山就撞上了孙张成带着衙兵过来了。

    肯定是赵家报了案,又死了这么多人,孙张成刚来,这屁股还没坐热,如果不露下脸明天谣言四起。

    说新任县令不作为,再加上这是非常时期,全县天才都在天阳县城,关乎着候爷府选透赛,马虎不得。

    所以,这家伙一脸倒霉孩子相,脸黑得像包公他孙子。

    等孙张成一伙上山后,萧七月刚起身准备离开,意外的一愣。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李当阳身上的人气青线。

    那家伙距离自己就二百米左右,正往天阳县方向而去。

    这地儿离北山山腰太近,真动起手来恐怕会给崔丁山发现。

    虽说李当阳的伤还没全好,从他身上的人气上所展现的精神强度来看,这家伙的伤势已经好了五六成。

    毕竟,崔丁山作为排帮三当家,身家也是彼丰的,在海安城是能搞到三品的金创膏之类的疗伤好药的。

    真打起来除非‘出奇不易’的搞偷袭,很难搞定他。

    所以,萧七月决定先悄悄跟着,伺机再下手。

    李当阳一路狂奔,在距离天阳县城不远处居然拐了个弯儿往北侧面而去。

    本来准备动手偷袭斩杀此獠,不过,萧七月突然又改了主意。

    决定先跟着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他去的地方是李家余孽藏身之处,那就一锅端了更好。

    李当阳跑跑停停,一路过去了二十来里才停了下来。

    萧七月记得,这里应该是位于天阳县跟‘旗林县’的接合部。

    不远处还有一个大镇,叫‘青峰镇’,常住人口有二三万左右,仅比天阳县城规模小一点而已。

    莫非李家余孽就藏身在青峰镇?

    料必是了,因为,青峰镇也是安沙河流经之地。

    排帮垄断了安沙河六七成的水路生意,沿途府县都有分堂,在青峰这样的大镇应该有堂下分舵。

    不过,令萧七月大跌眼镜的就是,李当阳居然直接钻进了一座兵营。

    萧七月回想了一下才记起来,这里居然是楚王室‘青峰黑甲营’驻扎之地。

    黑甲营的将士们全身披着黑色铠甲,是楚国王室精锐兵种之一。

    驻守青峰镇的头头是个‘把总’,正七品,跟各大县令同级别的存在。

    而且,像天阳县令包括海安太守张开江大人都指挥不动他们的,他们的直属上司是驻守在海安郡的黑甲军守备营。

    因为,黑甲军是特殊兵种,非同一般。

    要成为一名黑甲军,最低的门槛也得是天门三重境。

    想不到李当阳的背景如此之深,居然能找到黑甲军作靠山,要抓到李家余孽就相当困难了,萧七月甚至后悔没有在半路直接斩杀了此獠。

    于是打道回狱,刚进牢房发现杜捕头居然守在门口,周捕快料必灭火去了。

    “我们进里面说话。”杜捕头说道,两人进了牢房。

    “城里死了多少人,都是什么人?”萧七月直接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