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有请萧神捕
    ,精彩小说免费!

    “刚灭了一个变态狂居然又出了一伙疯子,一锅端了秋氏酒庄不说。

    而且,血洗了天阳客栈。

    死的全是前来参加新秀赛的天才以及家属们,好几十号人。

    而且,大多数都是不会武功的平民以及一部分低阶武者,其中也有七八位天才,这些家伙太倒霉了。

    还没参战就给人杀了,死得太冤。”杜捕头摇了摇头说道。

    “这么大的事发生了孙张成还有空带兵去北山铁矿?怎么不坐镇指挥料理后事?”萧七月有些疑惑。

    “两头都要抓,估计上头都压下来了。孙张成屁股着了火,活该他倒霉。”杜捕头冷笑一声。

    “是李当阳联手排帮的崔丁山干的。”萧七月说道。

    “李当阳,他还敢进城?”杜霸道眼珠子都快凸得掉地下了。

    “我亲眼见到的。”萧七月点了点头。

    “那家伙想干什么?”杜霸道一脸迷糊。

    “搅局,秋氏酒庄的秋东明摆着倒向了赵家,李当阳灭了他们,给赵家和孙张成造成的假象就是出手者是我们萧家。”萧七月说道。

    “那天阳客栈那些无辜者呢?”杜霸道紧追着问道。

    “呵呵,给我们萧家拉仇恨,加码。

    让孙张成认为八成还是我们连带着干的。因为,孙张成要对付我。

    而且,下了大牢。

    所以,萧家气不过,要搞事抹黑孙张成。

    最后,事搞大了,会影响到选秀赛。

    到时,候爷之怒就是孙张成也承受不住,自己就滚蛋了!

    连带着赵家对我们也是恨之如骨,到时,萧家跟赵家重燃战火。

    李家余孽坐得渔人之利,甚至,如果下派来一个新的县令。

    他们就可以浑水摸鱼,甚至为李家翻案,重掌天阳。”萧七月冷笑道。

    “那怎么办?不能让李当阳把脏水泼咱们头上。”杜霸道都急了。

    “别急,急的是孙张成,明天肯定会有表现的。

    你联络一些人大势造谣,说孙张成能力有限,妒贤忌能,一来就以莫虚有的罪名拿下子小神捕。

    这些,最好是要搞得候爷府都知道了。”萧七月阴阴的笑道。

    “要是孙张成黑了心跟赵家联手把屎盆子往咱们头上扣,咱们就成替罪羊了?”杜霸道十分担心。

    “呵呵,孙张成他不敢。

    放心,去造谣吧,明天他会乖乖的请我出狱。

    当然,你们也趁机吹嘘一下,特别是汤家巷子的事。

    说我怎么样英明果断,破案如神。”萧七月脸上露的是戏耍般的微笑。

    “孙大人请你出狱?不会吧。算啦,我都给搞糊涂了,还是先去造谣吧。”杜霸道居然拍了自己脑袋一掌,摇了摇头走了。

    实则根本就不信孙大人会来专请,他又没吃错药?

    “这些江湖草莽全是蠢猪,蠢猪!动不动就拔刀子,不见血还不收兵。”上午,孙张成气匆匆的回来了,一回来就砸凳摔锅的折腾了一番。

    “你以为他们跟你我一样都是读书人啊,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江湖,讲的就是刀口舔血,你死我活,比的就是个狠字。”蔡然也大人推门走了进来。

    “崔丁山这伙蠢猪就不说了,可是赵盈盈,这大家闺秀居然也跟着胡闹。简直蛮不讲理,气煞人也。”孙张成脸都黑成非洲难民了。

    “人家有个好师傅,你能奈她何?不过,我听说孙大人你在城门口给人堵了?”蔡大人看了他一眼。

    “全是一伙无知刁民,这些家伙不去找杀人犯,拦我干嘛?

    又不是我孙张成杀的人?

    和着我一整夜眼没落下半刻,还得当受气包。

    甚至,有人威胁要告到太守府。”孙张成也是倒霉,刚到城门就给死者家属以及一伙老百姓围攻了。

    杜捕头的谣言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死者家属的愤怒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不是威胁,我刚收到候爷府指令。限你在二天内破案,抓到凶手,不能搅黄了选秀赛。不然……”蔡然也讲到这里停了下来,从袖子里抽出一封插着一支羽毛的信来递给了孙张成。

    “雷捕头,发现什么没有?”孙张成看了信后,把雷鸣强从门外吼进了门内。

    “这伙人训练有素,来去迅速。

    而且,谋划得相当周密。

    几个被天才们干掉的凶徒尸体脸全都给毁了,根本就查不到底细。

    而且,他们反侦察能力相当的强。

    连撤退时留下的痕迹都给抹掉了。”雷鸣强垂头丧气,孙张成这个姐夫都想上前抽他一巴掌。

    “一点头绪都没有,你这个捕头还真是法眼如神啊?”蔡然也都忍不住讥讽道。

    作为太守大人亲点的天阳新秀赛督查,也是压力山大。

    要是比赛给搅黄了,孙张成跑不了,自己也照样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还愣在这里发什么傻?还不带人抓捕凶犯?”孙张成再也忍不住了,上去一脚踹得小舅子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孙大人,你以前一直呆在王府,下边的情况跟书上写的可是不一样。赶紧换人吧,不然,你我都等着吃板子吧?”蔡然也直接提出要求了。

    “姐夫,我已经向海安郡求援。可气的是王真阳那匹夫故意刁难,说是没空抽身下来。”雷鸣强哭丧着脸说道。

    “你们,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蔡然也气得极为责怪的盯着孙张成,意思是你气走了王捕头。

    “现在到处传姐夫什么什么的,根本就是有人在捣鬼。”雷鸣强说道。

    “捣鬼肯定是有,不过,谁叫你们给人逮到了把柄。

    不过,我听说那个萧七月在破案一块上的确有一手。

    仅用半天就破了汤家巷子连环奸杀案,并且,当机立断斩下了凶犯‘恶根’,赢得了天阳老百姓的赞誉。

    特别是对天阳的妇女们来说,大快人心。

    而他又顺藤摸瓜纠出了李当阳、周锦池合伙飞天蜈蚣的案子,更是大显身手。

    这一切,都仅仅在二三天之内就告破。”蔡然也话里有话,孙张成脸都憋成了猪腰子色。

    “运气好罢了,哪有那么玄乎。”雷鸣强在一旁抽冷子打茬。

    “滚一边去!运气运气,如果说汤家巷子是运气,那揪出李当阳还靠运气吗?

    还有,周锦池可是三甲榜眼,学识跟谋略都惊人。

    换成是你,能揪出他来吗?

    并且,那小子有胆有谋,一个小小的天门境弱者居然连县令都敢斩杀。

    你有这胆子干那种要掉脑袋的事吗?”蔡然也一拍桌子,步步相逼。

    孙张成又不是傻瓜,当即明白了。

    可是萧七月昨天刚给自己诬谄进了大牢,现在又要请他出山,这脸往哪里搁?

    更何况,那小子吊气冲天,绝对不是个好讲话的主儿。

    “孙大人,时间只有两天了。如果晚上你再抓不到凶犯,我只能向太守大人复命了。到时,由不得你。”蔡然也进一步逼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