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赵浪的报应
    ,精彩小说免费!

    有事时不见人影,一没事时就出现了。

    你那官印一般的铁匠也修不了的。

    “你拿过来,本姑娘把它剁成铁块回炉了。”赵盈盈哪会怕你一个小小的县令,自然强硬怂对。

    “好!再加一条蔑视大楚王室之罪。”孙张张脸色铁青,甩的只是场面话而已。

    “孙张成,你就是坨狗屎,本姑娘蔑视你又怎么样?”赵盈盈毫不客气。

    “孙大人,你是天阳父母官。你成了狗屎赵家这下属更是臭狗屎了。不急不急,反正一堆货色。”萧七月笑道。

    “哈哈哈,还是老师讲得对。”孙张成打着哈哈,掩饰窘相。

    “萧七月,总有一天本姑娘会剁碎你这张臭嘴。”赵盈盈凶道。

    “臭的是屁股,赵姑娘想亲近,随时来拿。”萧七月眯眯笑问道。

    “你个人渣!”赵盈盈脸都气绿了,可是给父亲硬按住了手,发作不得。

    “准备比赛。”蔡然也不敢拖了,就怕再拖出什么乱子来。

    这个赵家简直就是个火药桶,再加上赵盈盈这个不安份的天之骄女,什么时候爆了都不清楚。

    蔡然也只能在心里哀叹自己走背运,本来以为天阳县最偏僻武力最弱了,当时张太守在安排自己到天阳主持工作时心里还暗暗窃喜。

    以为捞了个不费力气的好差事,而报酬却是一样的,哪想到是根最难啃的骨头?

    “慢着!”萧七月突然出嘴道。

    “你还想惹事?”蔡然也着实给气坏了,全身气血灌注,人冷得像根冰棍子,一幅你还敢出嘴的话就要冻死你的表情。

    “赵浪的‘赌注’我还没拿回来,这战书可是你蔡大人亲笔书写,公证人也是你自己开口说的,难道蔡大人想徇私?出而反尔。”萧七月问道。

    “萧七月,我都连战了好几场,最后还是碰到张飞这烂人不小心掉下擂台的。你虽说在擂台上,但是,你一场没打,怎么算赢?”赵浪脸臭臭的说道。

    “谁说的一场没打?你们赵家不是有个胆小鬼一上场,结果给我哥问了一声就吓得尿了裤子认输下台了?”萧阳大声笑道,指的自然是赵光那家伙了。

    “那还没开始打,就算是,也仅有一场,我可是连战了七八场。萧七月,你连战七八场给我瞧瞧。不然,你算不得赢。”赵浪指责道。

    “呵呵,不是跟你说过,本公子人品好,神威天注,没人敢上来。

    咱们比的只是在擂台上谁能站到最后,怪不得本公子。

    赵浪,有胆叫嚣就要拿出勇气来学狗叫。

    开始吧,蔡大人还等着主持比赛,别磨蹭了。

    本公子大人有大量,学狗爬就不必了,你到台上来学三声狗叫这事就算结了。”萧七月笑道。

    “上啊,叫啊,叫……”

    “赵家狗,料必叫得特别的响亮。”

    “那是当然,人家通灵境嘛,汪汪的好不威风,咱们可得注意了,别给恶犬伤了。”

    顿时,台下一片叫嚣声。

    梆!

    赵浪还真是跳上了擂台。

    “这家伙还真叫啊?”

    “不叫能行吗?”

    “叫吧赵浪,就当是在练声。”萧七月一脸阴阴的在笑。

    “哥,下来。萧七月再敢胡说八道,我当场斩杀他。”赵盈盈都差点急死了。

    “哪个敢杀我萧天成的儿子?”老爹终于出关了,萧天成龙行虎步,每一步都带着可怕的气势噔噔而来,地下留下了一排深达半尺的大脚印。

    要知道,这天阳演武场实则就是个大广场,方便武者们随时到此地儿练武的。

    地板虽说是泥巴,但是,几百年过去了,这泥巴早给成千上万的武者踩得凝成一团,跟铁皮也得一比。

    一脚下去能踩个浅印出来就不错了,哪能像萧天成一脚入泥半尺,而且,一气呵成,踩出了几十道脚印。

    赵芳德顿时脸色铁青,感觉大事不妙。

    自己的死对头貌似抢先一步踏入了‘凝胎境’,这将如何是好?

    “我叫你个畜牲!”赵浪突然爆起,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寒亮的匕首恶狠狠的捅向了近在咫尺的萧七月。

    “七……月……”萧天成这个老子差点吓死。

    “萧公子……”

    “光头神捕……”

    这么近的距离,就是凝胎境想闪都不可能。

    话说,就是萧七月也没想到赵浪会干出如此龌鹾之事。

    只不过,赵浪他今天注定要倒霉,撞上了萧七月这个怪胎。

    人家有‘大自在因果眼’,虽说近在咫尺,但是,在因果眼放大了几倍之下,赵浪匕首进攻速度好像一下子慢了半拍。

    而且,攻击轨迹清晰无比的展现在了萧七月面前。

    “弹指一道云龙变!”

    ‘指间乾坤’讲究的就是个出奇不易,快、准、狠!

    天魔刃堪堪在赵浪的匕首上划了一刀,使得赵浪的匕首偏了一点方向。

    够了!

    萧七月就利用这一丝偏向身子一侧,匕首穿入衣袍之中擦肉而过,留下了一道擦痕!

    “老师……”孙张cd大叫了一声,所有人都以为萧七月绝对给捅了个血窟窿,离死不远。

    ‘流星繃月一笑天’!

    天罡地煞乱繃拳法这第一式就是轰破老天的气势。

    这么近的一拳,再加上萧七月堪比通灵圆脉境的强大气血灌注于拳头。

    嘭!

    赵浪在空中划出一道凄婉的弧线,直接飞砸进了十几丈外的人群之中。

    下边十个有九个人都被赵浪的卑鄙气坏了,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

    反正人多,你一脚我一腿,赵浪被人当皮球样踢得满地惨叫,等赵家人扑过去救起时发现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胸脯整个都不见了,一排肋骨给直接打进了内脏里,半只心脏都给挤出挂在了血肉模糊的胸口上。

    “你个畜牲!”赵盈盈飞身而起,联手白梅狠狠的攻向了萧七月。

    “哪个敢伤我儿子!”萧天成腾空而起,赵芳德一看也抡起双锤砸将过来。结果给萧天成一剑直接斩伤大腿跌了下去。

    “哼,不得乱来!”唐丁出手了,一拳狂击向了白梅。

    “赵家扰乱比赛场,全部拿下!”孙张成一声威严的大吼,不敢用官印,抽出宝剑联手杜捕头攻向了赵盈盈。

    “盈盈!别打了,你哥快不行了。”见萧天成过来,赵盈盈能感觉到他气势上的变化。

    正想掏师父给的‘真意木刻’,却是听到了老父的哭喊声。

    赶紧一个转身回扑过去,带着赵浪回转赵家老宅。

    这比赛还真是一波三折,简直乱成了一锅粥,蔡然也的脸都快变成僵尸脸了。

    “比赛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