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米丘图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不是李当阳头上的‘人气线’吗?

    虽说没发现跟变态狂魔有关的线索,但萧七月顿时也来了精神,屏气凝声的跟着那条猫线。

    不久,野猫居然钻进了一个宅院之中。

    果然是天阳三大家族之一李家的老宅吗?

    萧七月就地小心的伏在了宅院对面的草丛中,视线穿墙而过跟着那只大花猫就进去了。

    不久,大花猫钻进了一个房间,萧七月看到了一个老熟人,他就是李家家主李当阳,李当阳接过竹筒后抽出了一张纸片来。

    萧七月偷窥了一下,见上面写着:

    萧家那个三小子一下子蠢猪变成了聪明蛋,极为难缠,得尽早下手干掉他,不然,我不好办事。

    野猪岭那边有二个合适的目标可以下手,一个叫张秀儿,二级阴脉,家住野猪岭九号……一个叫王玉香,三级阴脉,野猪岭18号,王玉香的哥哥王小猪有着天门二重境身手,是个猎户,箭法相当不错,须得注意。

    下边落款画了一把‘剪刀’。

    这宋青在衙门里是个验尸官,剪刀是解剖用的必备工具,倒是非常贴切。

    李当阳看完后把纸片撕碎揉搓成一团扔进了废桶里,尔后在屋子里踱了几步后拐了几个弯儿进了北屋一个偏僻的房间。

    萧七月顿时给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虽说那张脸极为陌生,但是,他身上那条‘红线’却是没有变化。

    那是一个穿着护院衣服,面相阴厉,脸上还有条长长刀疤的中年男子。

    想不到变态狂居然藏身于李家?

    李当阳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变态狂肯定许下了什么天大好处。

    不然,李当阳也不可能甘冒如此危险把李家处于险境之中。

    萧七月又往四周看了看,大胆的避过李家护院悄悄进了李当阳房间,并且拿走了宋青的纸团迅速退回到原地儿

    “野猪岭……我知道了。”变态狂点了点头,表现得一脸冷漠。

    不过,萧七月能看得出来,此货的心情相当的激动。因为,头上的红线此刻正在跳舞般抖动。

    “我们的约定……”李当阳看着他。

    “呵呵呵,不就是个赵家吗?我‘飞天蜈蚣’怕个谁?就是比他们更强大的我照样子灭了。”变态狂笑了三声,满脸的不屑。

    ‘飞天蜈蚣’?

    此人可是名声在外,不光到处偷盗,而且,作风狠辣,狂妄嚣张。

    只要自己瞧上的宝贝就要抢到手,王爷、国公府照样子光顾。自然,恨得人牙痛。

    只不过,此人武功虽说不是很高,但是,轻功却是了得,据说可以随风踩着草叶飞跑几里而不落地。

    只是,此人一向在楚北活动,现在居然跑到楚南来了?

    定必是偷了什么大宝贝呆不下去只能跑路了。而此人一直在收集处子元阴,估计跟他偷盗的‘宝贝’有关系。

    “最后两个……最后两个了,一旦我解开武王之秘,他们算个屁!到时,万载千秋,一统天下。”李当阳走后,飞天蜈蚣一张嘴,钻出来的居然是一只紫青色的蜈蚣,那蜈蚣仅有铅笔芯大,半指长。

    一出来后就转头在‘飞天蜈蚣’手腕上狠咬了一口。

    “小宝贝!快快长大。我的名因你而起,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飞天蜈蚣一点不生气,任由蜈蚣吸食自己的鲜血。

    不久,蜈蚣身体居然涨大了一倍左右。

    一对薄如蚕翼的翅膀展开飞了出去,不久,躲在阴暗角落处的两个家伙给那蜈蚣咬了,怆惶逃走。

    “李当阳,想偷窥的话你有胆就自己上。”飞天蜈蚣冷笑一声,嘴一张,那只蜈蚣飞了回来钻进了嘴里。

    盅!

    萧七月明白了,那应该是一只本命盅。

    飞天蜈蚣用精血养着它,形同自己的性命。

    如果它受伤,主人也会跟着受伤。

    这只盅居然能搞偷袭伤了李家两个天门六重境的护院,看来,飞天蜈蚣是下了大血本的。

    下边,飞天蜈蚣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了一卷丹书来,铺开在了桌面上。

    好像是一张空白的丹书,什么都没有。

    只见飞天蜈蚣拿出了几个粗瓶儿来,个个都有二个拇指粗大,里面装的是鲜血。

    尔后把鲜血滴在了丹书上,那纸张的吸食能力超强,仅仅三四息之间一滴指头粗的鲜血就给吸收了进去。

    不久,几个瓶子都空了,而丹书变得通红一片,好像刚从血池里捞出来一般。

    不过,除了红之外,无任何别的变化。

    “元阴之血,百瓶见红,千瓶见宝。哈哈哈,就差两瓶了。到时,米丘图现,武王秘密啊。天下武林,谁与争锋。”飞天蜈蚣笑了几声,非常满意的拿着酒杯喝了起来。

    千瓶,那得杀多少处女,而且,还需要拥有二级及以上阴脉之体的处女……

    萧七月眼中露出一片恐怖的杀机。

    “嗯?”

    飞天蜈蚣突然眼神一冷,打开木头窗户,看向了萧七月藏身的院外。

    萧七月赶紧收敛气机,关闭因果眼,伏于草丛大气都不敢出。

    大概是刚才不经意的杀机过于恐怖的外泄,引起了飞天蜈蚣的警觉。

    不久,飞天蜈蚣估计是没发现什么状况又关上了窗户。

    不过,萧七月还是没动。

    果然,仅仅百息之后飞天蜈蚣又悄悄的支开了窗户。

    差点中计了,萧七月在心里感叹了一声,幸好前世大把子经验积累,不然,今天晚上就得栽在这里了。

    足足千息之后飞天蜈蚣才又关上了窗户。

    为免夜长梦多,萧七月并没有回家,而是悄悄摸进了周锦池大人的老宅。

    “你好大胆子,不晓得非经允许偷入官员的家就是强盗吗?本官只要喊一声,你就是萧天成的儿子也没用。”周锦池对萧七月并不感冒,自然没有好脸色。

    “周大人不想要头上‘帽子’的话本人马上离开。”萧七月冷冷应道。

    “笑话!本官头上这顶乌纱帽是国君给的,你有什么资格讲这话?”周锦池冷笑,一脸不屑。

    “既然如此,咱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告辞!”萧七月一抱拳转身就走。

    “来了就喝杯茶吧,本官也不能让你小瞧了。”周大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哼,本公子不是你的手下,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萧七月并没有停下脚步,已经走到门边了。

    “好吧,如果你真能找到一个强有力的说服本官的理由,北边那座刚发现的精铁矿就是你们萧家的了。”周大人终于服软了,心里气得牙痒痒的。

    不过,周锦池也相信,这小子就是给他个天胆也不敢忽悠自己。

    毕竟,自己还是这天阳县的父母官。

    你萧家再强势,但老子背后站着的是楚国王室。

    “本公子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强龙不斗地虎,见好就收。

    不过,当看到萧七月完美拼凑出来的碎纸片后,周大人不由得脸色铁青的骂了一句,“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牲!你就是杜捕头的亲表哥我也得活扒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