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断头魂的妙用
    飞天蜈蚣脸色铁青,脸上刀疤犹如一只丑陋的小蚯蚓爬在脸上,此刻青筋暴露无遗,特别的醒目。

    随即飞起一脚,一块磨盘大的石头给踢得骨碌碌的旋转着,砸得刚滚完身子的萧天成两人又翻滚着撞在了假山上,鲜血直冒,骨头绝对断了不少根。

    “七月,快跑!”

    飞天蜈蚣恨极了萧七月,居然不顾萧天成两人死活,直接身子一个大环,如雄鹰从长空中直接凶厉的扑向了萧七月,差点直接吓破了萧天成的肺。

    人未到,劈空的掌力卷着罡气已经把空气直接打爆,萧七月如风中的残叶给爆得摔了下去。

    “完啦!”

    所有人都悲催的看着。

    凝胎境强力全力一掌之下,就是块铁板也得给打成碎片。

    “啊!”

    萧七月尖叫一声,身子给打得在地下像个砣螺翻滚着直往外滚去。

    虽说罡气还没完全降临,但是,萧七月早有准备。

    早就抢得先机避过了最凌厉的罡气中心,不过,就是一道罡气余劲也打得萧七月鲜血狂吐,一路斑斑血迹跟着身体翻滚而去,长达十几丈,看之触目惊心。

    “小子,我要活扒了你!”

    飞天蜈蚣觉得还不够解气,一脚狠踩于地,咔嚓一声,尘土飞扬,石板立即断裂凹陷,脚印深达五指。

    萧天成跟赵方德以及萧家族人联手疯狂扑过来,不过,飞天蜈蚣太强大了,随脚一踢,一阵石块如雨飞砸而去,众人给打得落花流水,横七竖八倒地挣扎着暂时爬不起来了。

    咔咔咔

    一步一个脚印,石板一路碎塌开去。

    飞天蜈蚣脸上挂着残酷的笑容,像科幻片中的重型机器人走向了萧七月,周大人一伙只能眼睁睁看着。

    “七月!”

    “三公子”

    悲惨的叫声在赵家老宅响起。

    “弹指一道云龙变!”掌中‘八极天魔斩’已经拆解,从掌心之上弹出,犹如一条可怕的潜龙从云海之中突然冒头,银鳞翻滚之际惊电瞬至。

    见此状况,飞天蜈蚣只是轻蔑的一笑,人家根本就没在意。

    随手一捏,拳头在罡气灌注之下顿时硬如钢铁,皮肤都泛出一层红青之色,他一拳砸向了飞来的一片‘魔刃’。

    在飞天蜈蚣的心里认为,一件凡兵而已,这小子能有多大力气?

    如果是在萧天成手中甩出来自己还真不敢硬接。不过,换成萧七月嘛,就是站着让他扎也扎不破自己罡气灌注的肉身。

    滋!

    猪皮给割破的声音传来,血光炸开,飞天蜈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

    自己的拳头居然给旋转着的一片刀叶子穿透,连骨头都给旋转出了二指宽的一个**。

    两根指头直接削断弹开,拳头开裂,整只手像炖烂的鸭爪子全都散架了,差点直接给拆解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小子不是只弱鸡吗?

    居然能伤了凝胎境的变态狂,尽管人家根本就没把你搁眼里,尽管是搞偷袭,但人家好歹还是凝胎境,随手就把几十号人马打趴下的牛人啊。

    “去死吧!”

    飞天蜈蚣从没这么愤怒过,简直像只发情的狮子给抢了老婆似的咆哮着,亮银枪划过一道凄厉的银芒射向了萧七月。

    叮当当

    几声脆响。

    ‘挥手迎来满天红’,‘指间乾坤’第二式,天门打开,因果眼旋转,三片魔刃如鬼魅般弹出,发出刺耳的声响。

    不过,萧七月身上立即爆血,带着亮银枪给撞进了赵家花圃。

    “七月”

    “公子”

    萧天成跟柳雪儿的声音最凄厉,令人泣血。

    哈哈哈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

    飞天蜈蚣狰狞着脸仰天狂笑,头发一甩,如金蛇狂舞。

    哧溜

    乐极生悲,惊觉过来,可是太晚了,一只紫色墨羽箭从后背穿胸而过。

    看着胸前露出的一截黑色箭头,飞天蜈蚣阴厉的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好像十年没洗过脸一般的蓬乱。

    “王真阳”飞天蜈蚣恶狠狠瞪着他,从牙缝里嘣出了这三个字。

    “是我。”王真阳一脸淡定的点了点头,旁边站着杜捕头。

    “你赢了?”飞天蜈蚣道。

    “难道不是?”王真阳笑了笑,仿佛看到了自己加官晋爵的辉煌场面。

    “可是你很无耻。”飞天蜈蚣嘴里流着血。

    “你不知道我叫‘百变如来’吗?”王真阳脸上闪过一丝嘲讽。

    王真阳当年撞下了‘百变如来’的称号,说的就是他好像拥有百只手,暗器层出不穷,而且,天女散发一般令人防不甚防。

    “好!”飞天蜈蚣一呸,鲜血如喷泉一般突然爆开,犹如凄厉而艳丽的烟花四射。

    “小心蜈蚣!”萧七月突然想到那只‘蜈蚣盅’。

    王真阳一愣,瞬间反应过来,手掌翻动,顿时,出现了十几道手掌印,犹如十手观音,十几把暗器飞出,天女散花般舞出了一片暗器之墙挡在了自己面前,而另有十几把暗器射向了飞天蜈蚣。

    当当当的杂乱声响之后,气波散开,尘埃落定之时,不过,已经失去了飞天蜈蚣的身影。

    “王总捕头,这下子麻烦了。”周大人吓得嘴唇颤抖着,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无妨,立即组织人马搜捕。他中了我几道暗器,再加上先前穿胸一箭,绝对跑不远。”王真阳倒是十分淡定的摆了摆手。

    顿时,衙门捕快以及萧家族人疯狂的往外冲去,一张抓捕大网向全城撒开。

    “别忙着疗伤,咱们先聊聊。”飞天蜈蚣猛然睁开了眼,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萧七月,“你你怎么追上来的?”

    “你想我会告诉你吗?”萧七月脸上挂着玩味儿的笑容摇了摇头,看了四周一眼,道,“不得不说,你相当聪明。那些捕快们到处瞎折腾,但是,谁能想到,你居然藏在周大人的地下室中。”

    刚才那一枪差点要了萧七月小命,这货赶紧拿出周大人给的‘白玉断骨膏’,一半外敷在伤口上,一半直接吞服。

    这二品的灵药的确非凡,百息之间就让断了的十几根骨头全部愈合,跟没断前一样的。

    只不过,那也仅仅把萧七月的命先‘吊住’,不致于一口气接不上来直接给嗝屁了。

    自然,不要说跑路,就是站起来都不可能。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个魂儿飘了过来,还是个断头魂,应该是给飞天蜈蚣的枪给捅断的,八成是赵家某个倒霉蛋。

    萧七月心里一动,拚出最后一丝力气脑袋扬了扬,印堂穴一把就撞击在了断头魂身上。

    那断头魂儿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给‘大自在因果眼’吸了进去,玄妙闪动,佛音袅袅。

    这次视距并没扩大,但是,萧七月发现,玄妙球上居然滴出了一滴绿豆大的液体,液体化为一道气流游走于全身。

    这道绿气之中仿佛充满了勃勃生气,仅仅十息时间,自己的内伤居然好了一大半。

    这简直是个伟大的发现,抬眼一看,又发现了一个被长枪穿胸而过的‘无心魂儿’正往赵家老宅院后门外飘去。

    萧七月赶紧追上猛扑了上去,无心魂儿尖叫一声,瞬间给因果之眼吸入,这魂儿还真是可怜,断了头还无缘六道轮了。

    “不好意思啊,我只是为赵家讨点利息。”

    萧七月在心里划了个十字,刚消化完就发现飞天蜈蚣炸出了一个烟雾球飞窜了出去。

    新期间,需要你们的推荐票支持,不妨先收藏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