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头可断人还活
    萧七月自然不敢过于靠近的追,那是作死。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不过,幸好那红色人气线在晃悠着相当显眼,萧七月紧盯它就到了这里。

    “我可以给你成箱的元宝,甚至灵丹妙药,古玩珍宝。

    要知道,这些年下来,我光顾过多家国公王爷府。

    这些,只有我知道藏处。

    一旦我的伤势好一些,我带你去挖。

    到时,你可享一世荣花富贵。

    而且,有我帮忙,你就是要当这天阳县的‘王’也不难。”飞天蜈蚣说道。

    “估计到时就是我丧命之时了吧?”萧七月摇了摇头说道。

    “我可以发下毒誓。”飞天蜈蚣眼一眨,觉得这小子还真有些难缠。

    “发誓!无非是骗三岁小儿的把戏而已。”萧七月摇了摇头。

    “我把身上最好的宝物给你。”飞天蜈蚣一咬牙,从腰间摘下一个玩意儿,那东西仅有小指粗大,长半指,上面雕着一只虎,“你肯定不知道它有什么用?”

    “一件佩饰而已。”萧七月故意说道,不过,总感觉这东西身上有着某种特异的灵性。

    看上去似乎有种空洞感,自己的眼神看着的一面空虚。具体是什么又讲不出来,反正,跟空气又不一样。

    “你再看看。”飞天蜈蚣在那东西上一摸,打开了一个暗盖子,手往里一掏,居然掏出了一个卷轴。

    米丘图!

    萧七月眼前一亮,明白了,敢情这还是一个空间秘盒。

    不要说米丘图,就是这个空间秘盒也是价值连城。

    在这具身体的原主子记忆之中,好像从没见过这种东西。

    就连父亲萧天成也从没提起过,就更别说拥有?

    “这东西我得自一个拥有虎符的将军府,里面可以装不少东西。”飞天蜈蚣一边说着又从秘盒之中掏出了几个金光灿灿的元宝,还有珠宝药瓶儿等令人眼花缭乱的珍贵之物撒落了一地都是,“这些都给你的,而且,我跟你又无深仇大恨,一旦伤好就离开了。”

    “那好,我答应你了。”萧七月装得一脸贪婪相,双眼放光的扑向了地下的黄白之物。

    余光中却是发现,飞天蜈蚣脸上正挂着一丝阴厉的嘲讽。

    滋!

    “你!”飞天蜈蚣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弹指一道云龙变’用来搞偷袭绝对牛叉。

    飞天蜈蚣只看到了一道银鳞在眼前翻过,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脑袋已经搬了家。

    “我作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咒你三生三世。”飞天蜈蚣那掉地下的脑袋旋转着,恶狠狠的一张嘴咬向了萧七月。

    好痛!

    萧七月手更快,飞起一脚把地下一根宝贝白玉尺踢得塞进了他嘴里。

    仅仅几息之间,洁白的玉尺上布满了紫黑裂纹。

    剧毒!

    下一刻,玉尺直接裂开,好像一片丑陋的焦碳,令人心胆生寒。

    “小子!你什么也甭想得到。”飞天蜈蚣的命还真硬,一把呸掉手中的白玉尺,也不晓得用了什么秘术,脑袋居然滴溜溜的一转砸进了黄白之物中间,随即,毒血喷了一地都是。

    那些黄白之物仅仅几息之间全都裂开,上面青烟直冒,显然废了。

    就连地下室那坚硬的石板都给毒液腐蚀得坑洼不平,可见那毒的厉害。

    “米丘图,果然好东西。”萧七月根本就没看那些黄白之物,却是捡起了角落处的卷轴。

    “你……你……”飞天蜈蚣瞳孔抽搐着,居然还没死,真是蟑螂命。

    “你什么你,这是你最大的宝物吧?

    为免被我发现,你以黄金古玉吸引我的眼光趁机把它抛到角落处。

    可惜,你千算万算却是没算到,就因为你刚才把它抛得太远,所以,只有它倒是安然无恙。

    当然,还有这个空间秘盒。

    他年本公子能得到武王秘宝,定必在你坟头烧上一柱香,你可以安心‘气死了’。”萧七月哈哈大笑,实则是想刺激这家伙,最好是让魂魄显形。

    到时,自己又可以美餐一顿。

    要知道,那可是凝胎境强者的魂儿,吞了的话自己就有可能一步到位晋级通灵之境。

    “明白了……明白了……骗子……全它吗的骗子……”飞天蜈蚣眼瞪得老大的张大着嘴。

    “谁骗了你?”萧七月问道。

    “我不告诉你!不过,我不是头一位,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位。”飞天蜈蚣呐呐完后,脸上居然摆出了一个古怪令你想抽他的笑容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死得好像还挺安详的。

    “莫非是指这‘米丘图’……飞天蜈蚣得手之前还有‘前任’,当然他不是第一位了。

    而我不是最后一位,难道是指我也会跟他一样死在此图之上……

    这图岂不是就是一道恶魔咒诅?

    凡是得到它的主人最后都得嗝屁了。”萧七月看了看,浑身一下子凉透了,赶紧一把把它扔到了角落处。

    盯着它看了许久,萧七月一咬牙,“干脆一把烧了!”

    马上掏出火种来引纸烧了过去。

    卷轴不久就点燃了,不过,越烧越令萧七月胆寒。

    这纸居然烧不成灰,通体一片血红,好像一块烧红的极品铬铁,肯定是处子元阴之血造成的结果,而且,还是千名女子元阴。

    除了艳丽得令人恐惧的红,别的什么都没有。

    烧不掉,那就埋了!

    萧七月又作了另一个决定,不过,刚准备行动时米丘图居然闪了闪,好像星星眨了一下眼而已。

    顿时,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迫压而来,萧七月感觉自己跌进了无尽的深渊,瞬间就会给撕成碎片似的。

    他在意识之中拚命的挣扎着,可是深渊就是深渊,除了黑还是黑,所有的光芒都给吞噬了。

    它在冰封你的想法,消灭你的斗志,诱惑你的神经,摧残你的皮肌,犹如黑白无常在地狱变身为美女跳着踢踏舞在招唤你似的。

    “我两世为人,好不容易穿越成了富二代,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绝不妥协,我要活下去,活下……去!”

    萧七月的意识在深渊之中咆哮着,誓不低头。

    就在这时候,佛唱响起,妙音连连: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

    大自在因果眼瞬间开启,随着佛唱绵延,深渊渐渐消失。

    最终,米丘图又恢复了原状,还是一幅空白的卷轴而已。

    一念永恒,仅仅一刹那间,萧七月感觉自己历经了几年磨砺,全身湿透,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透体一片冰寒。

    因果之目开合之间,萧七月居然‘一目五十五丈’。

    泉眼扩张到了‘二丈一尺’,实力飙升,瞬间突破至天门五重境。

    “好强大的气势,居然能洗炼我的精神意志,身体发肤,瞬间突破一个小境位,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死不灭,破而后立?”萧七月心里爆汗了一下。

    他猛然记起,当时自己吞噬赵春强跟李宏雄魂儿时两人也是如此表情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