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莺莺燕燕吓破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宋青是我表哥,李当阳不可能相信他不会告诉我点什么的。”杜捕头一脸杀气,头上的人气都快变成了一把锋利的马刀,它在伸缩着,随时一幅蓄势待发状况。

    “这个……”周锦池的心绪有些乱了,头上的人气在左右摇摆着没个定数。

    “呵呵,李当阳,他有这个心我也不介意现在就拿下他。”王捕头讲得轻松,不过,头上的人气也开始锋锐了起来。

    虽说还没杜捕头的来得明显,但也动了杀机。

    毕竟,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李家现在没有凝胎境强者,但并不代表将来没有。

    而且,就是现在没有也可以花钱雇‘地府门’的人出手。

    地府门可是著名的杀手组织,只要你有钱,不要说刚凝聚出丹田的‘凝胎境’,就是可以实现罡气外传于神兵中的‘玄罡境’强者照样子杀。

    当然,对于王捕头来讲,那还是比较遥远的事。

    再加上周锦池一方父母官的态度不明,而李家也是根难啃的骨头,方方面面的影响也不小。

    因此,王捕头的意愿才没那般强烈。

    “周大人!当断不断反受其害!难道还真要等到李当阳刀架在你脖子上时才肯动手?”萧七月突然的大喝一声。

    “我答应你,如果李当阳真的过来杀人灭口,咱们先打残他,查清事实后请示海安府再作定夺。”周锦池终究还是下不了决心。

    “此人胆气不足,难以成大事。”出来后,萧七月摇了摇头跟杜捕头说道。

    “他有难处,我也是无意中听到的。”杜捕头摇了摇头,看了萧七月一眼,道,“李家跟海安府‘排帮’有关系。

    排帮老三‘崔丁山’就是李当阳亲亲的表妹夫。

    排帮帮众上万,在海安府的影响可不小,完全可以排进海安几大势力之中。

    毕竟,安沙河贯穿整个海安府,犹如海安府的血脉,控制着海安府二成的经济往来。

    所以,排帮跟海安府的瓜葛相当的深。

    说白点,管理河道的漕运使赵章大人经常是排帮的座上宾。

    甚至,有次喝醉后有人提议赵大人跟排帮老大‘铁脚水上漂’武军山拜把为兄弟,当时差点就喝了血酒。

    只不过,赵章及时酒醒后才没喝成。

    毕竟,跟江湖老大拜把子,而且,赵章管理的又是河道,有互相勾结的嫌疑。”

    “难怪海安候家的秘事李家居然能比咱们先知道?

    不过,杜捕头,如果这次放过了李家,一旦飞天蜈蚣的事因为时间而渐渐给人遗忘之后就是李当阳秋后算账的时候了。

    到时,你我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萧七月怂恿道。

    “我知道!”杜捕头点了点头,咬了咬牙,看着萧七月道,“料必萧公子也不愿意看到如此状况发生,我杜霸道只是个猛人,耍心计玩阴谋的事干不了。只要萧公子有办法,我提刀上就是了。”

    其实,杜捕头有向萧家靠拢的意思。

    看了看他头上的人气,果然如此。虽说还没有人气溢出来跑向自己,但却是朝着自己微微躬着的。

    杜捕头也实属无奈,他别无选择。

    唯有傍上萧家才有活路,不然,难以承受李当阳的雷霆一击。

    “那就把李当阳杀了!”萧七月作了个斩首的动作。

    “杀李当阳……怎么杀?”杜捕头果然给吓了一跳,头上人气也跟着瑟瑟抖了一下,怕冷似的。

    毕竟,李家太强大了,强大到杜捕头毫无反抗之力的地步。

    “伺机而动,这种事李当阳一般不会假手于人。

    毕竟,杀官府的人,又牵扯到飞天蜈蚣,宋青的身份极为特殊,很多人会盯着的。

    一旦李当阳亲自过来,有王捕头在,他绝对讨不了好。

    不过,周大人跟王捕头都不可能杀了他。

    所以,咱们抽冷子直接杀了。

    如此一来,就可以把周大人逼上绝路。

    到时,他不顶上也得顶上。”萧七月一脸狠厉。杜捕头看他的眼光有些怪。

    想想也就明白了,大概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太弱,他那有那么大勇气?

    不要说杀,连想都不敢想。

    “好!”杜霸道面露凶光,狗急了也得跳墙,更何况人?“不过,要是周大人拿咱们顶缸怎么办?这事在官场上可不少见。”

    “呵呵,这飞羽针可是周大人给的。”萧七月阴阴的一笑,刚才走时问周大人讨了一筒,算是自己对飞天蜈蚣死在周大人地下室里的封口费。

    “唉……你不光有作捕快的天赋,还有当军师的头脑。”杜霸道笑了笑顿时来了信心,大步而去。

    这时,又一阵眩晕感传来,萧七月往心脏一看,顿时差点给气死。

    ‘小家伙’好像又兴奋了起来,一阵狂吃海吞,自己全身血液又告急。

    “萧公子,食色性也。不过,纵欲过度有伤身体,且莫贪多啊。”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抬头一看,居然是给自己差点吓尿了二次的张道川观主。

    “我说大师,这是累着的,你什么眼神啊?”萧七月摇了摇头,翻了个白眼。

    “累着的,那不一样。”张道川眼皮子一抬,故意的看了看萧七月的身背后。

    “我草,凤香楼!”萧七月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金字招片,顿时无语了。

    难怪这老家伙会误会,敢情以为自己刚嫖*妓出来。

    “我路过的。”萧七月赶紧说道,可别让老道士当八卦到处宣扬,又给天阳县的老百姓茶余饭后当一回桃*色‘调料’。

    “非也非也……面色苍白中夹着灰暗,毫无血色,全身酸软无力,晕晕欲倒,阳气外泄,刚气不足,阴虚上火,泄阳过度,这是武者大忌。切莫贪……莫贪……”张道川感叹着摇了摇头,一甩拂尘,像个疯子似的念念叨叨的走了。

    “这狗屁道士,神经病。”萧七月破骂了一句准备去人和堂看看有没强力补血丸子。

    不对!

    张道川虽说武功不咋的,但是,此人在养生一块上却是有着独到的一面。

    据说,连海安府的凝胎境强者都有过来请教养生之道的。

    所以,别看这老道士打架不行,忽悠人骗钱的本事可不小。

    天阳县周遭几个县哪家要作法事,头一个想到的准是他。

    所以,经验还是有的。

    不过,这家伙难道老眼昏花得连‘失血变色’这种初浅的病状都看不出来?

    再怎么说也不能跟女人扯上关系才是啊?

    萧七月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往自己脸上一瞧,还真是无语了。

    张道川人家眼光没错啊,自己此刻看上去还真像是一个纵欲过度的花花公子。

    只不过给那只蜈蚣盅吸了心血而已,可是我怎么看上去像是搞了不少女人泄得过度模样?

    莫非……莫非那只蜈蚣是只母的……

    萧七月脑袋一阵嗡嗡响,差点晕倒。

    苗阎罗啊苗阎罗,难怪你说起‘十绝盅术’时还说此盅术天地少有,彼含风*流快活之道,有合欢盅术之称号。

    自己以前总认为此盅术养的盅是一公一母,原来是指盅跟主人配对啊?

    一想到自己身体中居然养了一只小母盅,还是只母蜈蚣,萧七月总觉得怪怪的就想吐。

    “快看,小神捕来了!”这时,凤香楼里传来一道女子尖叫声。

    “小神捕,姐姐我免费陪你。”

    “小神捕,姐姐不要一分钱,倒贴酒菜,你赶紧给我说说如何乱刀斩下汤云那淫贼阳*物的事。”

    ……

    顿时,一大群莺莺燕燕们叫嚷着,喷着刺鼻的香水味蜂涌而来。

    “啊,本公子今天没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