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通灵
    ,!

    2更到!

    紫色药雾肯定带毒,而同时,杜捕头急着防备毒药汤,只感觉肚皮一痛,已经给李当阳一脚踢得撞在了墙壁上。

    李当阳身子并没有丝毫停留,手中朝天捧泛着青色溜光从空中劈向了杜捕头。

    同一时刻,周大人身上居然爆发出了恐怖的气血,实力一下子飙升至半凝胎境。

    “是飞羽针!快闪!”萧七月又大叫了一声,发现周大人袖中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筒子来。

    只不过,沙沙声响中,王捕头先是中了毒,尔同时又给飞羽针扎中,脸都绿了。

    他愤怒的大喝一声,迅速飞起一脚踢得李当阳翻了个筋斗。

    “锦东……”围魏救赵,想救王捕头已经来不及了,萧七月知道,就是自己冲上去也不是半凝胎境的周锦池对手。

    所以,‘弹指一道云龙变’,一道银光翻过,泼完药一心扑向王捕头的周锦东哪会想到自己堂堂通灵境高手居然给背后这个弱鸡样的天门境小子偷袭得手。

    “哥……灭了萧家……把这小子碎尸万段……”他脑袋喷着鲜血,在旋转着落地的一瞬间,这是周大人听到弟弟的最后遗言。

    “天摇地转!”

    周锦池够狠,居然没立即转身扑杀萧七月。

    而是咬牙往前一扑,翻出了七八道黑色幽灵样的剑影疯狂的刺向了已经半死不活的王捕头。

    趁你病要你命!

    一旦王捕头缓过气来,就是自己丧命之时。

    所以,即便是眼看着亲弟弟被萧七月这人渣斩首,周锦池还能分清轻重缓急。

    这份心志,的确够坚够毒。

    青霜剑上蒙着一层淡淡的冰气,犹如一把冰剑卷着满身的冰煞之气斩向了腰身,这是要把王捕头一斩为二的节奏。

    沙……沙……

    后边熟悉的声音响起,周锦池余光中发现,萧七月居然拿着自己给他的飞羽针按下了发射开关。

    “小子,不晓得那开关已经失灵了吗?”周锦池阴笑一声,眼看青霜剑就要斩在还在往旁边拚命倾斜想闪过的王捕头。

    不过,当当当!

    十几枚飞羽针撞击在青霜剑上,顿时就把宝剑打歪了。

    锋利的剑忍还是划过了王捕头的腰间,顿时,开膛剖腹,肠子都漏了出来。

    幸好打偏了,不然,王捕头的身子就是血淋淋的二截了。

    “去死吧!”

    王捕头咬牙一声浑厚的咆哮,果然够狠,伸出一只手把肠子按回了肚子里,另一只手直接一拳狠狠的击打在了周锦池的肚子上。

    噢……

    周锦池一声惨叫,身子往后狠狠撞去,在空中嘴一张,鲜血喷溅得满屋都是。

    这凝胎境全力一拳绝对断碑碎石,更何况,这还是王捕头极度愤怒之下搏命的一击。

    周锦池的肚皮直接给打出一个大洞来,内脏碎,活不成了。

    只不过,这一拳也耗尽了王捕头所有力劲。

    身子一瘫摔了下去,而侧面,一把朝天捧舞得像是一只疯狂的天狼呼啸着撞击了过来。

    我命休矣!

    王捕头绝望的喊了一声……

    要是在平时,五个李当阳也不是自己对手。

    可此刻,自己比普通人还要弱。

    现场,已经没人能救得了自己。

    “挥手迎来满天红!”

    萧七月一口喝下了小半瓶的灵鹿血,狂燥的气血之下眼都红了,要知道,那一瓶灵鹿血可是有几指宽大的一瓶。

    一口喝下小半瓶那就是在作死!血液中所含的刚烈热量足可以把一个正常人变成疯子。

    银鳞翻涌,如百匹战马狂奔,三把天魔刃分三个方向,舞出一片银浪狂卷向了李当阳脑袋。

    再来一次‘围魏救赵’!

    李当阳气得大叫一声,只能撤回朝天捧护住脑袋。

    毕竟,萧七月凶煞恶神的三把刀封锁了脑袋所有闪避路线。

    脑袋这东西不比大腿,挨一下二下的还不致于丢了小命,它太脆弱了,就是给普通的兵器戳几下也吃不消。

    李当阳又不是‘玄罡境’强者可以在皮肉之上布下一层罡气。

    上当了!

    意料之中兵器相撞的当当声并没有传来,而那刀片儿转悠了一圈居然弹了回去。

    这‘指间乾坤’还有一个妙处,飞刀弹出去后只要不是遇到太强大的震动都会遁着一定的路线弹回来,跟玩‘十字飘’一样的道理。

    朝天捧风势再起,通灵境颠峰武者肉身在圆脉通灵之后身体形成小周天循环,气血一个回环,朝天捧中带着指头粗的气纹呼啸着劈向了萧七月。

    没错,李当阳这次的目标是萧七月。

    他认为,王捕头此刻就是一条死狗,等下子料理了炖锅汤喝都不迟。

    “乾坤寂灭!”

    正面碰撞勇者上,虽然明晓得力量悬殊太大,但是,萧七月并没有退缩。

    狂燥的气血鼓动下,八把天魔刃同时弹出。

    一个半丈大的八卦阵现,它突然的一转,舞出了八个宫形阵来。

    只不过,此刻李当阳的朝天捧强大的气场压来,八宫摇摇欲堕,居然无法融合成一殿。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绝技都成了摆设。

    因为,你根本就使不出来。

    就像是高手飞花摘叶可伤人一样的道理,你舞枪弄捧的白费了那么大劲头人家一片树叶就能解决了你。

    这就是低阶武者的悲催。

    萧七月带着必死之心,用还不能成型的八卦剑阵轰击了过去。

    这时,心脏里的那只小家伙突然吱叫了一声,嘴一张居然吐出了一个紫色血泡来。

    那血泡居然瞬间狠狠的撞击在了神庭中的天门之上,六重天门立即破碎,天门之中那座九龙缠绕的龙脉也发飙了!

    一道耀眼的收缩,气血如高压水枪一般狂射而出直达全身。

    啵!

    天门之中冲出一条线条直接打通了皮肉‘下脉’,在这一瞬间,萧七月置之死地而后生,龙头下的泉眼一下子跳跃似的扩张到了三丈方圆。

    印堂中的玄妙球一转,一目210米,达到了空前的70丈。

    他因祸得福,一举摧击天门进入了‘下脉通灵之境’。

    那是一种特殊空灵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变了。

    说是迟那是快,这一切仅仅在二三息之间就完成了。

    就在李当阳阴笑着,朝天捧已经临头仅有几寸之际。

    空中出现了一座宫殿图腾,宫殿四角插着八把天魔刃,气血一闪,宫形剑阵从空中降落,瞬间罩向李当阳。

    不过,李当阳气场太强,九宫八卦剑阵晃了晃还是落不下去。

    而李当阳感觉身子一滞,眼看着朝天捧距离萧七月几寸距离就是落不下去。

    见鬼了!

    李当阳大吼一声,全部气血爆发,正准备给萧七月来个脑袋开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