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候爷家的丫环
    ,!

    “不能说骗,我说的是事实。这个你先前不知道,对你来讲就是秘密。”周锦池笑了。

    “呵呵,的确如此。不过,我也想告诉你。我不能告诉那位大人物并不代表别人不能告诉是不是?而且,我可以匿名写信给他。”萧七月也是狡诈的一笑。

    “你……你会遭天遣的,你发过毒誓的!”周锦池双眼又凸了。

    “没错啊,我是说过不‘亲口’告诉那位,并没说不能写信是不是?”萧七月冷笑一声,身子往前一个跨步,印堂穴狠狠的撞击在了周锦池的魂魄之上。

    这先天强者的魂儿可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就是整个江都省又能找出几个来?

    “放开我,放开,你个恶魔!”周锦池的魂儿顿时跌入了无尽的深渊,步入了赵德春的后尘,‘月亮’绕着‘地球’转。

    不过,萧七月发现,在玄妙佛唱之中,周锦池的魂魄跑了上百圈了居然仅仅缩小了一点点。

    看来,先天强者的魂魄太强悍了,自己‘大自在因果眼’消化能力有限,相形见拙了。

    不过,目前自己又无力控制大自在因果眼,只能僵持。

    “萧公子,赶紧支会一下萧家人,配合县衙抓捕李当阳。”这时,外边传来杜捕头一声大喊。

    萧七月顿时一愣,瞬间,周锦池的魂魄居然抽冷子从大自在因果眼中逃了出来,往空中窜去,萧七月赶紧一刀斩向了空中。

    周锦池的魂魄尖叫了一声,被斩下了一条腿来,不过,还是给逃走了。

    “麻得,便宜你了。”萧七月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过,也没事,那家伙应该入轮回转世去了。

    “是啊,如果不能抓到李当阳也太便宜他了。”杜捕头显然误会了。

    “啊,痛死老子啦!”这时,地下已经挺尸的王捕头居然叫了一声醒了过来。

    萧七月瞪眼一看,好像是周锦池被自己斩断的那截魂魄腿儿砸在他身上就醒过来了。

    莫非阴差阳错的给王真阳吞噬或者刺激着他醒了过来?

    这世上,还真是因果牵连,王捕头因为周锦池的阴谋而死,而结果又是周锦池的一条魂腿刺激着他醒了过来。

    所以,好些事说不清楚。

    天理昭昭,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王大人太危险了,我先带他去疗伤。”萧七月背起他就往人和堂跑,“对了杜捕头,你马上带人去李家,别让那些残孽跑了。不然,你我将永无宁日。”

    杜捕头自然没二话,斩草要除根,不然,春风吹又生了。

    “失血太多,没救了!”金不换只是看了一眼就摇头道。

    “能不能暂时想办法吊住他的命,补血的事我来想办法。”萧七月问道。

    “小兄弟……谢谢了……命也,我的事就拜托你了。”王真阳醒了,刚好听到了这句话,他艰难的睁开了眼,一脸感激的看着萧七月。

    “吊命……”金不换念叨了一句。

    “需要什么大师直接开口,就是把整个萧家卖了我也干。”萧七月目光坚定的看着他,实则这家伙才没那般高尚。

    既然王真阳的魂魄脱体了还能给自己一巴掌拍回身体中,说明此人命硬得很,求生意愿非常的强烈。

    一旦能救活,他铁定感激自己一辈子。

    能笼络住一个凝胎二段位的强者,再加上他海安府总捕头的身份,无形中就为萧家找来了一把不错的保护伞。

    “就近来说只有三品的‘黑玉断续膏’暂时可以吊住他的命,只不过也仅仅能拖上几个时辰而已……而且……”金不换讲到这里突然有些古怪的瞄了身旁一脸冷漠的罗月儿一眼。

    “月儿姑娘,能否割爱?”萧七月一抱拳。

    “当然可以,你就地学狗叫给我爬上三圈就行。”罗月儿眉毛儿一挑,明摆着是要埋汰萧七月。

    金不换一脸戏虐的看了萧七月一眼,旁边的宋药师则是打着个闪儿,这个,你还如直接杀了萧七月。

    “罗月儿,你不必如此羞辱萧兄,我王真阳死就死。”背上的王真阳都气得吐血了。

    “好吧!”萧七月点了点头。

    “萧兄弟,你不能这样,我宁愿死!”王真阳一边吐血一边喊了起来,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头上人气跪着朝向了萧七月,大量虚气滚滚涌向了萧七月的印堂穴。

    一旁的宋药师都有些于心不仁,不过,无奈的在心里直摇头,而金不换头上的人气居然朝着萧七月点了点头。

    萧七月的膝盖弯曲了下去,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下跪学狗爬时突然又直立了起来,哈哈狂笑了几声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罗月儿,赶紧乖乖把药膏奉上来。”

    “你脑子没毛病吧?”罗月儿都给刺激得咯咯尖笑了起来,胸前乱颤,看萧七月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十分可笑的‘逗比’。

    “没!”萧七月正经的摇了摇头。

    “你要强抢?”罗月儿捏了捏拳头,脸上露出一个玩味儿的笑。

    “我又不是白痴,抢你一个半只脚都踏足凝胎境强者东西?本公子限你百息之内奉上‘黑玉断续膏’。不然,今后‘没娃生’可别怪我。”萧七月摇了摇头。

    “没娃生,什么意思?”宋药师念叨了一句,莫名其妙的。

    “哈哈哈,小子,你相当有趣,本大师有些喜欢你了。”金不换居然狂笑了起来,大有深意的看了罗月儿一眼,声音震得瓦片都在打闪儿。

    而罗月儿脸刷地就红了,刷地一下宝剑出鞘指向了萧七月,凶巴巴的问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料必金大师都没辄了,天下,能让你生娃的人只有本公子。好了,已经过去了36息时间,37……38……49……”萧七月干脆数起数来了。

    他发现,罗月儿头上人气在慌乱的跳动着,心已慌。

    看来,自己看准了,此女,已经几个月没来‘例假’了。

    月经失调,金不换虽说一代灵药师,但是,估计在这一块上不怎么专业。

    不过,说实话,萧七月也不晓得怎么样治。

    只不过,他发现,罗月儿下身居然弹出了一道血线一直往人和堂一个药箱子里钻去,八成那箱子里就有治她病的药材,这就是因果!

    “拿去!不过,如果你治不了,本姑娘要你的命!”当数到第99息时罗月儿终于妥协了。

    宝剑挽出了一道凌厉的银亮剑花从萧七月头上拂过,带走了几根头发,这边抛过来一个瓶子。

    “放心,有本公子在,你想生多少个都不成问题。”萧七月一笑接过膏药迅速的给王真阳一半吞服一半涂抹。

    “萧……萧兄弟……大恩大德王某我……”王捕头声音哽咽了,铮铮铁骨男儿眼睛像泉涌。

    “好了,我的药呢?”罗月儿早等不耐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