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拚女儿时代
    毕竟,这奖励太诱惑人心了,一万两啊,那得吃几辈子?

    随便捡一个萧家族人杀了也有五百两,够嫖上十个青*楼妹了。

    “放箭!”王真阳是铁了心站在萧七月一边,手往下一挥,卟卟卟

    一阵弓箭声传来,冲在最前面的十几个家伙在惨叫声中倒下了。

    这些捕快要论单兵作战能力肯定不如飞虎山庄的人,但是,人家现在手中拿着大威力的杀器。

    而且,训练有素,第一排捕快放完箭后立即蹲下换箭,而第二排紧接着放箭,根本就不给你冲上来的机会。

    “住手王捕头,你这要灭了飞虎山庄吗?”赵方德一看可不行了,再折腾下去自己的盟友可得全军覆没。

    “攻击捕快视同攻击官府,这是要跟我大楚王室作对,我王真阳维护一方平安,有错吗?”王捕头义正堂堂,讲得赵方德哑口无言。

    当然,飞虎山庄的人停下了脚步,王捕头手一挥,捕快也停止了射击。

    刚才射击有道理,现在还射就是要跟飞虎山庄死磕了。

    要知道,飞虎山庄实力比天阳三家还要强大。

    在海安府也小有名气,而庄主玉横山也是位凝胎境强者。

    “狗屁!什么维护一方平安。王真阳,我问你,是萧七月这个畜牲先伤了我,你怎么不先拿下他来?”玉强东手往鼻子上一摸,满脸鲜血。

    “恶狗先告状,谁先动手的?还一万两,我叉,小病虎,你来啊,有种的跟小爷我单挑!”萧七月一指玉强东,挑恤味儿十足。

    “以为爷不敢,老子今天就活劈了你!”玉强东完全给刺激得疯了,操起刀来,猛虎下山扑了过来。

    “别急少庄主。”结果,给赵方德一把抓了回来。

    “放开赵家主,今天不杀了这小子我誓不为人。”玉东强拚命挣扎,气得朝着赵方德拳打脚踢了。

    “消消气消消气,你要单挑有的是机会。先治伤要紧,不然,落下伤疤盈盈可就不喜欢了。”不得不说,赵方德很阴,嘴里讲得蜜一样的甜。

    实则老家伙心知肚明,自家那天才女儿赵盈盈哪会看上这等货色?只不过他目前还有利用价值罢了。

    “啊,玉勇你个混账东西,还不拿药箱子过来,要是破相了,我摘下你脑袋当球踢。”玉强东才想到自己的脸,慌得惨叫一声骂开了。

    “李当阳这个贼子,为了霸得天阳第一家族,居然合同周县令勾结飞天蜈蚣,残害我天阳女子数十名,其罪当诛。

    幸好这一切都给小神捕萧七月公子识破,才没造成更大的伤害。

    所以,此案天阳萧家的萧七月公子占头功。

    因此,本捕头宣布,第一,把李家人全都抓起来严审。

    第二,没收李家全部家产。

    分出二成用来补偿受害者,一成归公,二成奖励给本次抓捕之中有功劳,出了力的捕快以及武林朋友们。

    剩下的四成奖给天阳萧氏家族,一成补助给天阳赵家。”王捕头一脸霸气当众宣布道。

    “王捕头,抓捕李家人我们赵家最先到达,出的力最多。关于此事,你可以问一下萧天成家主,他们过来时战斗已经结束。凭什么我们只得到一成,而他们不劳而获?”赵方德可是不干了,当面质问王真阳道。

    “赵家主,在未经官府宣布前你们就私自打杀李家人,这根本就坏了官府规矩。

    要不是萧公子慧眼破案,你们岂不成了乱杀人?

    所以,你们还得感谢萧公子才是。

    不然,还得落下乱杀无辜的罪名。

    死了这么多人,那罪可是不小。

    当然,这乱杀人之罪如今事出有因,本捕头就不追究了。

    不过,昨天萧家还救了你们一回,不然,天阳是否还有赵家都难说了。

    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有说过,要分给萧家一半家产的,此话可是你说的?”王捕头一脸严厉的盯着赵方德。

    “我也在场,的确是赵方德家主亲口许诺的。”杜捕头虽说人粗莽,但是,这话还是听得出来,这王捕头明摆着要力挺萧家的了。

    毕竟,他的命是萧七月救的。

    今后,这萧家就靠上了王捕头这颗大树,自己也不妨抱抱大腿。

    “我们都听见了。”捕快们当然向着王捕头跟杜捕头了,而且,他们对萧七月也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这小子连县令周大人都敢杀,自己一个小小的捕快哪得罪得起这杀星?

    “这个,我当时的确说过。不过,当时本家主给飞天蜈蚣杀红了眼,有些蒙。”赵方德那脸都憋得紫青色了,不过,想耍赖。

    “那可不一定,萧家不是自诩天阳大族,而萧七月一向把保一方平安挂在嘴边的。

    当时我们赵家遇到飞天蜈蚣这个恶魔,萧家过来,实则是诛杀恶魔,保一方平安,只是顺带着帮了赵家一回而已。

    这个,我赵家一半家产他们也敢张嘴?

    如果是一成,我们肯定给。”赵浪可是不干了,这一半家产真给了萧家,那自己这个极有可能继承赵家正统的接班人今后喝西北风啊?

    毕竟,大哥赵春强还晕着,有可能醒不过来了。

    “赵三公子你讲得的确有道理,我们萧家过来帮助赵家就是不为财不为利,纯粹就是配合官府保一方平安,维护天阳民众的生计。谈什么钱,这些,我们都不要了。”萧七月并没问过父亲,大手一挥,直接作了决定。

    “哈哈哈,好小子,你干得好,早我萧天成的种,我赞成。”萧天成虽说心里肉痛得直滴血,不过,儿子既然已经作了决定,也只能打着哈哈充胖子了。

    儿子嘞,你这面子可就是好几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啊。

    “老头子,这是功德知道不?”萧七月瞄了父亲一眼,发现,现场上千人中至少有七八百人头上人气都统一的一个摆正,尔后齐唰唰的朝着自己行了注目礼,其中有一半的人气都跑了过来。

    这就是人心,人气。

    蚊子再小也是肉,萧七月能感觉到,自己因为突破太快的后遗症居然因为这大量的人气补充渐渐的稳固了下来。

    “我赵家是讲话不算数的人吗?萧七月,不要说一半,只要我父亲答应过你们的,就是全给我们也给。”这时,一道轻盈盈的声音飘来,空中传来两道清脆的鹤鸣之声,不久,两只纯种的白鹤落了下来。

    出声的是一个穿着白衣镶杏黄花边裙,圆滑脸蛋儿天人巧夺,眉如星月,眼睛深如一汪冰潭的极品美少女。

    “盈盈,你总算是回来了,你大叔,三伯都给天杀的飞天蜈蚣害死了”一见到那女子,赵方德老泪纵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