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落月阁的底蕴
    “盈盈,这事我看”赵方德还是有些发怵的,抬眼看着自家这位天骄。

    毕竟,官府的力量哪是他一个小家族所能抗衡的?

    即便自己女儿在落月阁身份尊崇,但是,也不可能天天守在赵家。

    比如,前次飞天蜈蚣的事就鞭长莫及。

    虽说飞天蜈蚣给砍了脑袋,但自己被屠杀的几十个族人也活不回来了。

    “父亲,你怕什么。一个小小的捕头而已,他能代表官府吗?

    就更别说大楚王室,我的师尊要见一个‘国公’易如反掌。

    我赵盈盈就是现在一剑斩了他王捕头,海安府还能给我治个罪不成?”赵盈盈一脸高调,甚至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王真阳的表情相当的难看,赵盈盈的话还真是戳到他心坎里去了。

    杜君莲作为天下三阁之一的落月阁阁主,真到了楚国王都就是楚王‘楚隆基’也得客气着接见的。

    毕竟,落月阁也是位列天下三**宗之一。

    这天下并不指大楚国一个国家,而是围绕着方天江周遭五大王国以及夹缝里求生存的几十个小国。

    人口不下几百亿,三十六宗自然是天下最顶尖的门派。

    分摊下去,一个大国也就一二个大宗派而已,好些个小国还凑不足一个大宗派。

    这此宗派实力彪悍,就是五大王室对他们都有些忌惮。

    当然,只要他们没有覆没王室,没有当皇帝的打算,不危及到国之根本,各大王室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你折腾。

    反之,各大宗门自然也不会去干那颠*覆政权的蠢事,这会引起方天江周遭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的愤怒。

    这就是江湖跟庙堂都要维持的一种微妙关系,所谓的平衡而已。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王捕头并不光是一个海安府的总捕头,他代表的是楚国王室在执行国家法度,诛灭飞天蜈蚣此等恶魔。

    你杀他就等于跟整个楚国作对!

    跟王室作对,跟楚国百姓作对!”萧七月义正昂扬,巧妙的拖出了老百姓来压制。

    “赵家千金也太嚣张了。”

    “可不是嘛,好像天下都是她一个人的。”

    “难道她还真敢杀了王捕头不成,我呸!”

    果然有效果,顿时,下边围观的几千民众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轰!

    一道金光闪过,‘乾坤寂灭’瞬间迎击而上,九宫剑阵瞬间崩塌,碎石尘土飞扬之际。

    萧七月给赵盈盈愤怒的一剑轰得在地下翻了几个滚儿,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狂吐着鲜血。

    赵盈盈这必杀的一剑差点要了萧七月小命,幸好九宫剑阵抵挡了一下。

    不然,不死也得落个一残废。

    “我不能杀王捕头,难道我杀了你官府也找我不成?”赵盈盈一脸杀气盯着萧七月。

    “准备放箭!”王捕头是铁了心要站在萧家一边了。

    手一挥,十几把弓箭调头全对准了赵盈盈。

    “哪个敢!赵师妹如果受到一点伤害,落月阁将血洗天阳城,挖出你们的祖宗八代毁尸灭族。”绿裙师姐一脸凶狠的盯着十几个箭手,这次陪着赵盈盈出阁,当然也肩负着随身保镖的职责。

    那些捕快个个都打了个寒颤,箭头往下一沉不敢瞄准了。

    “那个敢不听命令,就地格杀!”王捕头一声厉喝,手中斩刀都举了起来。

    吓得弓箭手们打了个啰嗦,赶紧又把箭往上抬了抬,重新瞄准了赵盈盈。

    谁最难?小捕快们最难作人了。

    “哪个敢放箭,就地格杀!有事落月阁担着。”赵盈盈也是一声喊,赵家族人全都逼向了捕快。

    而飞虎山庄少庄主玉东强一看,这不,讨好美人芳心的机会来了,也是大喝一声道,“飞虎山庄所有人听着,赵小姐的话就是我的话。”

    顿时,飞虎山庄一伙也并肩子上逼向了捕快。

    “胆敢攻击官府,萧家族人听着,攻击者死!”萧七月手往空一斩,萧家族人挺着兵剑站向了王捕头一边。

    而跟着来的一些散修武者们绝大多数悄悄的退到了角落处,两不相帮。

    当然,一小部分站在了赵家一边,也有一小部分跟着到了王捕头一边。

    顿时,战势已起,火药味狂十足,只须一把火就能点爆。

    “赵姑娘连官府都不怕,的确有胆。不过,难道你连‘方天药盟’都不待见了吗?”这时,一直没开口的金不换胸脯一挺,胸前一枚一品灵药师的徽章映着太阳光特别的醒目。

    赵盈盈眉毛一挑正想出嘴,却是给绿裙师姐给扯了一下。

    赵盈盈张了张嘴,最终没发出声音来。

    落月阁是天下三**宗之一,但是,‘方天药盟’却是个超然的组织,它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也不受任何一个国家节制,它是完全独立的。

    而且,‘方天药盟’在每个王国都有不少分盟在。

    你想成为一名灵药师,必须经得方天药盟考核通过,发放证书跟徽章,这就是所谓的官方认证。

    不然,你就是非法的野药师而已。

    没有一个宗派愿意去得罪这样一个庞大的药师组织。

    就是落月阁自家土生土长培养出来的炼药师也得方天药盟的资格验证,不然,名不正言不顺。

    金不换其实也相当滑头,抬出了‘方天药盟’这株大树。

    “萧七月,今天看金大师面,我暂时饶你一条狗命!

    不过,剿灭李家余孽是我赵家出的力最大。..

    萧家根本就是来摘桃子的,所以,李家的产业除了二成给衙门处理外,剩下的八成全是我赵家的。

    萧家主,你认不识同。

    你不认同也没用,不然,你可以现场向落月阁挑战。”不得不说,赵盈盈虽说年岁不大,这份心机也不差。

    有样学样,你金不换搬方天药盟,我就搬出落月阁来。

    讲完后又瞄了金不换一眼,道,“金大师,你同意吗?不然,我落月阁只能到王都跟方天药盟分盟理论了。”

    “我只是带萧七月去治病而已,别的不管。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金不换摇了摇头,他才没那么傻掺和进天阳家族之争。

    更何况,其中还掺杂进了一个顶尖的落月阁阁主亲传弟子?

    真要论份量的话,自己这个一品灵药师还真没人家这位亲传弟子的身份来得重。

    自己又不是‘方天楚国药堂’堂主的亲传弟子,那又另当别论了。

    而且,金不换这个人一心扑在药道大业上,基本上对别的也不怎么感兴趣。

    你萧七月又不是自己什么人,还得争个你死我活啊?

    “本家主本来就无意李家家产,只是协助官府捉命罪犯余孽而已。”萧天成屈辱啊。

    不过,心理素质还是相当过硬的。

    再加上脸皮子厚,被赵盈盈欺负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抱了抱拳甩了句遮羞的场面话。

    “赵盈盈,三年,我必超越你!”萧七月背起王捕头,豁然转身,盯着赵盈盈讲的。

    “咯咯咯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