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节外生枝
    “小子,你好运道!”金不换从牙缝里挤出的一句话。

    “萧萧兄弟我”这世上谁不怕死,能活着当然比什么都好。

    更何况,王捕头刚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回来,那心情可想而知了。

    “你用的是法门?”出来后,金不换嘿嘿干笑了一声,凑上脸来。

    “你会把自己最拿手的医术外露吗?”萧七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看着他,继续吊胃口。

    “我这里有一百年的兰北山血参王,还有小朱果,怎么样?”金不换大放血了。

    “就这点,小子我现在没空,我哥还躺在床上。”萧七月摇了摇头,就要急着离开。

    “别忙着跑啊,你哥的病我可以看看。”金不换急了,对于一个灵药师来讲,一方绝顶的医术绝对具有杀伤力的。

    不过,萧七月不理他,往家赶去。

    金不换停了停,最后,厚着脸皮跟上了。

    这免费的医学专家上门,得套牢了才是。

    而且,有金大师坐镇萧家,赵家投鼠忌器,绝对不敢过于嚣张了,相当于给萧家找了把临时头的保护伞。

    “父亲,金大师来给大哥看病了。”一进院子,萧七月就扯着嗓门喊道。

    “啊,金大师,快快有请!把我的‘天雾毛尖’拿出来让大师品品?”萧天成自然喜出望外,赶紧冲管家叫道。

    不过,转头一看儿子那牛逼哄哄的样子,差点就要抡巴掌抽人了。

    你小子犯浑啊,人家堂堂灵药师上门,你小子还不恭敬着?

    以前千请万请的只不过请来一个宋药师,只不过,宋药师在他面前就一个跟班而已。

    早看出了老爹的心思,萧七月却是一脸不再乎的说道,“大师,别忙着喝茶,先把我哥病看了再喝不迟。”

    “要得要得。”金不换头点着,差点把萧天成看蒙了。

    一时愣在当场,这堂堂灵药师怎么啦?

    好像是我儿子跟班?不会发神经了吧?

    “还傻愣着干嘛,赶紧带我去看看病人,本灵药师很忙的!”金不换可是不乐意了,冲着萧天成就瞪鼻子上眼了。

    “金大师,他是我父亲。”萧七月一看,可不乐意了,话里有话。

    “你小子,没大没小的,对大师讲话客气点。”萧天成一瞪眼,训起儿子来了。

    人家可不光是灵药师,还是位凝胎境强者。

    “萧天成,对你儿子讲话客气点。不然,这病本大师不看了。”哪想到给金不换反训了一下。

    “对对,我听大师的。”萧天成更是慒圈,忙点头。

    今天怎么啦?日头打西边出来了。你是大师还是我儿子是大师?

    “嗯,宋药师讲得没错,的确差了那一味药,只有红河有。

    不过,如果能外加上‘天苍子’这味主药效果更佳。

    我包你儿子三个月后活蹦乱跳,实力一点不会下降。”检查过萧青山的身体后,金大师一摸下巴,看了萧天成一眼。

    “天苍子,这是什么药?”萧天成自然不懂。

    “萧家主,‘天苍子’主要是凝聚气血,不让它们散落的一种血性灵药。”一旁的宋药师插嘴说道。

    “你们人和堂有吗?”萧天成问道。

    “我们县里没有,海安府好像有,不过,是镇店之宝,一般人是不会出让的。

    毕竟,这灵药极为稀少,对受了重伤的武者来讲有大好处。

    而且,一些要突破的武者也用它保持最佳状况,以便于冲击下一个境界。”宋药师摇了摇头。

    “金大师,你能不能想些办法?”萧天成转尔求起人来了。

    “这个嘛”金不换开始拿摆了,手摸着胡子,眼睛却是瞄着萧七月的。

    “七月,你赶紧求求大师。”萧天成可不是傻瓜,一看就明白了。

    “老家伙,你够狠。不过,得等我哥的病全好了才能传给你。”萧七月装得恶狠狠模样。

    “哈哈哈,这个容易,咱们马上就可以给你哥治病了。”金不换一脸奸计得逞模样。

    “不是还差黑斑鲤吗?”萧天成一愣。

    “天苍子我身上就有,黑斑鲤候爷府养得有。”金不换说着朝着萧七月呶了呶嘴,又瞄了旁边的罗月儿一眼。

    “咂什么嘴,不给!你就是跪死也不给!”罗月儿眉毛儿一挑,恶狠狠的拿眼看着萧七月。

    知道这妹在报复自己,萧七月也是眉毛一挑,道,“罗月儿,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那病光是‘紫月藤’效果”

    “萧七月,你敢骗我?”唰,罗月儿抽出了宝剑指着。

    “小子,治病救人要有医德的。罗月儿不给你黑斑鲤那是人家的自由,而你答应给的方子不全就是你不对了。”金不换都繃直了脸责怪起萧七月来了。

    “大师误会了,不是我给的方子不全。

    而我是想说,那方子够全了。

    不过,此刻我突然才想起,有比刚才那种更好的治疗方法。

    当然,如果罗月儿在一年内找到夫家,怀不上娃你砍下我脑袋当球踢就是。”萧七月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假如说今年不出嫁,明年再出嫁又会旧病复发?”金不换问道。

    “这个,是因为紫月藤的效果有限。”萧七月点了点头。

    “快把第二种方子写下来。”罗月儿宝剑一抖一个跨步,锋锐的宝剑泛着青色溜光已经架在了萧七月脖子上。

    “你我的交易已经结束,有人吃霸王餐,这看病也有看霸王病的不成?金大师,你来评评理儿。”萧七月脸一冷,对于罗月儿的剑根本就无动于衷。

    有金不换在场,只要自己一天没把输血的秘术告诉他,他绝对能保护自己一天。

    不过,萧天成这个老子可是给吓得不轻,宝剑一抬,指着罗月儿道,“罗月儿,我不管你是谁?这里是萧家!你敢动我儿子一丝一毫,萧家就是灭门也要拉你下水。”

    “把剑放下,女人这么凶哪个敢要?就是神医也得给你吓跑了。”萧七月巧妙的请金不换来评理,果然引起了共鸣。

    人家就是人正儿八经的灵药师,自然不愿意给人用刀架着脖子看病了。

    “拿去!”罗月儿摸出一瓶血扔给了萧七月,同时,收回了宝剑,凶巴巴的说道,“要是再敢骗我,这天阳萧家可以除名了。”

    “小子,还不把第二套方子开出来。这次可不准耍心眼,不然,就是我金不换也要跟你急!”金不换见萧七月还没动作,夺过瓶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大师先把我哥的病给治了,不然,我哪敢确定她给的是不是黑斑鲤的血。”萧七月摇了摇头。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哥的病关我什么事?”罗月儿不干了。

    “别急月儿姑娘,现成的药有了,很快的,一个时辰就够了。你还没吃饭吧,叫萧家主整一桌好菜你先尝尝。”金不换笑眯眯的打着圆场。

    “好好,管家,上最好的菜。”萧天成忙点头道。

    “萧家这种土疙瘩能有什么好菜,不吃,快冶病。”罗月儿摇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