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死了又活了
    ,精彩小说免费!

    “谁干的?”一股怒火从心底上涌,不过,萧七月努力保持着平静,心里早有点感觉。

    “赵家干的,就是赵盈盈那个叫‘白梅’的师姐。”萧劲松赶忙说道。

    “别急,咱们一边走一边说。”萧七月跨前而去。

    “当时老爷拿了王捕头给的衙门令谕带人直奔北山而去,发现精铁矿已经给赵家的人强占了。

    而且,原先看守精铁矿的衙兵全给打得落花流水躺倒在地。

    老爷当即拿出了天阳县衙正式公文以及王捕头下的的谕。

    哪想到赵方德反咬一口,说老爷勾结周锦池这个恶人,想强占什么的。

    而老爷指出还有王捕头的手谕,哪想到赵方德讥讽说是王捕头算哪根葱?

    海安府一个小小的捕头抓抓人还行,凭什么掺和天阳县的铁矿。

    赵方德恶语出口,而身旁的赵盈盈更是直接叫老爷滚,士可杀不可辱,老爷气恼之下当场就打起来了。

    白梅居然趁老爷跟赵方德打斗之机一绸带过来绊倒了老爷,赵方德趁机一锤下去,老爷当即给打成重伤,血光飞溅,肋骨断了一排,差点直接丢了命。

    叔公等人拚死把人抬了回来。

    可是那赵盈盈居然在背后说道,从此后,这精铁矿就是赵家的了。

    萧家再敢惹事不妨灭之,族人们全都气炸了肺。

    现在大公子还躺床上,二公子未归,叔公叫三公子你赶紧上厅堂主持议事。”管家一脸臭臭的捡重要的说道。

    上得厅堂,发现院子里挤满了萧家族人。

    一个个都脸含悲伤,咬牙切齿的血红着眼。

    萧七月往堂上一瞄,顿时差点气炸了肺。

    堂厅上门板上躺着血淋淋的几具尸体,小叔萧扬半跪着,牙齿繃得格格直响,脸已经狰狞得不成人形,他正趴在一具尸体上。

    “叔,是萧昆是不是?”萧七月心里一痛,喊着大步过去。

    往前一看,发现父亲满身是血斜躺在虎皮交椅上,人已陷入昏迷之中。

    “七月,萧勇他们就交给你了!”一见萧七月过来,萧扬立马站起,喊了一声,抽出宝剑就往外冲去,肯定是要找赵家拚命。

    萧勇是萧扬的小儿子,这是小叔在托孤。

    “叔!先别去。”萧七月赶紧伸手一把拽住了萧扬的手。

    “放开!我不死在赵家就对不住萧昆,是我这个当爹的没用,没用!”萧扬一拳砸向了萧七月。

    “老四,你干什么?”大叔萧刚吓了一跳,你可是天门六重颠峰境,萧七月哪能承受得了你这疯狂的一拳?

    那是一个跳步上来一拳砸落了萧扬的剑。另一只手砸向了萧扬的拳头。

    不过,手顿时停在了空中。

    因为,萧扬的手给萧七月稳稳的抓住了,无法动弹。

    还以为萧扬还没疯到不认识萧七月的地步手下留情了。实则刚才那一拳萧扬可是用了全力的。

    要不是萧七月已是通灵境强者,早给一拳砸翻在地打个半死。

    “放开我,放开!”萧扬气得疯了,血红着眼又踢又咬。

    萧家老二萧刚也仅比萧扬强上那么一点点,又不能下重手,再加上萧扬疯劲上来,力气特别的大。

    又毫无顾忌,一时给踢了个手忙脚乱。

    “萧昆还没死,你拚命个卵球!”啪啪啪,萧七月可就没那么好讲话了,照准四叔就是一顿狠耳刮子下去,顿时就给打得眼冒金星,摔倒在地。

    “没死,你骗谁啊?”萧扬鼻青脸肿的大喊着跳将而起又要踢人。

    结果,萧七月早有准备,‘流星繃月一笑天’,一拳干出,拳头如流星一般繃在了刚跳将而起的萧扬头上。

    啪地一声,萧扬狠狠撞在墙壁上软瘫躺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自己仅用了二分力气,居然把天门六重境的小叔给干得差点晕倒。

    看来,斗笠客的‘天罡地煞乱繃拳法’果然非凡。

    而且,这还是牛刀小试。

    要是用足全力,不晓得‘中脉通灵境’会不会给直接干晕?

    萧扬居然当了回白老鼠,不晓得今后知道了会不会气得吐血。

    “还不滚回去,爬出来干嘛?”萧七月早就发现,萧昆的确是快死了。

    只不过,魂儿刚冒出半个头来,还没死干净。

    所以,赶紧大喝一声,‘大自在因果眼’盯着他的魂儿,这边张开大手一掌就拍在了魂儿身上往脑袋里按去。

    虽说已经有了先例,在张道川身上就试验过一次了。

    不过,也许是凑巧,灵不灵光萧七月心里也没谱,死马当活马治了。

    “痛死我了!”还真是给碰对了,萧昆尖叫一声醒了过来,料必是魂儿回体倒致的。

    “啊……昆儿昆儿,你没死啊……哈哈哈……”心里已经把萧七月砍死了无数回的萧扬一看,顿时惊喜过度,跳将起来狂笑开了。

    “不对啊,明明已经死了,气儿都没有了,我前前后后都查验过三遍的了。”二叔萧云也称得上是半个药师,一个半吊子郞中。

    萧家族人平时感冒发烧,头痛脑热的都去找他,还真别说,他真有一手。

    所以,萧天成这个大哥兼族长就把家族药材一块生意交待给他管理了,而他平时还兼着萧家郞中一职。

    如果说他连死人活人都分不清楚那也绝不可能。

    只不过,他碰到了萧七月这个怪胎。

    不然,萧昆是必死无疑的了。

    “我说老三,你怎么搞的,死人活人都分不清楚?这样会搞死人的。”二哥萧刚毫不客气的给了萧云一个‘嘴巴’。

    “他先前真死了啊……”萧云捂着脸觉得自己给冤死了。

    “还说,真要我抽死你是不是?”萧刚都抡起巴掌了,“看你把老四给气得差点拚命。”

    “二叔,这个叫假死。

    看上去人也咽气了,心脏也停了跳动。

    三叔说得也对,只不过,这种现象极为罕见。

    就像是我以前跟李浩对打之后也一样,不是连宋药师都没看出来吗?”萧七月编了个理由相帮一下。

    “对对对,假死假死。”萧云赶紧点头,一脸尴尬的瞄了一脸要吃人的四弟萧扬一眼,赶紧又低下了头。

    “那七月你赶紧给看看。”萧扬一脸期望的看着萧七月,还真是病急乱投医,把他当救苦救难的菩萨了。

    “金大师呢?”萧七月问道,前世在龙组时搞一些野外包扎急救还成。

    不过,正儿八经的治病还得他出马才行,自己连半吊子都算不上,马虎不得。

    “呵呵,我以为你小子什么都会啊?”这不,话音刚落地就响起了金不换的调侃声音来,旁边跟着一脸臭臭的罗月儿。

    明白了,敢情是这老东西故意磨蹭着不出场,想看看自己的表现。

    毕竟,罗月儿的月经不调金不换就没辄,而自己居然给解决了,金不换自然心里不服气。

    不过,金不换其实心里挺纳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