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院长大人的窥视
    “噢,我知道。”太令人失望了,纳兰若德简直想上前抽这家伙一巴掌,叫你表情这么淡定自若。

    “知道了还不去?你小子犯浑啊?”白老瞪了萧七月一眼,那意思你懂的。

    “这个,小子我的确有事,告辞!”萧七月抱了抱拳,大步就走。

    “这小子是白痴吗?我舅叫他都不去?”纳兰若德的表情十分的搞笑。

    “不是白痴也是头蠢猪,不管他了,咱们品云雾毛尖去。”白老吞了下口水,急着喝茶了。

    “这个,不好意思啊白老,我舅那边根本就没有云雾毛尖。”纳兰若德一脸不好意思。

    “没有?哪你……”白老双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地上了。

    “这个,是舅舅叫我来邀请萧七月过去的。只是,我觉得这太掉价了是不是?我舅什么人……”纳兰若德一脸尴尬。

    “所以,你就故意整出个云雾毛尖,表面上是叫我,萧七月只是捎带。”白老愕了一下,一转尔,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子,你现在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若德,你很聪明,不过,聪明也有聪明误的时候。”

    “可我舅还在等着,白老,你说怎么办?”纳兰若德可是麻烦着了。

    “怎么办,凉办!”白老翻了个白眼。

    “呃呃……萧兄弟,等一等……”

    当然,萧七月也并没有那所说的那样没空。

    也不是他不想拜丘院长为师,那是因为,他早发现一身儒雅文士装扮的丘院长早到了。

    就站在藏书楼百来米左右一处古松下边,如果自己那般听话的跟着去了会让院长大人认为理所应当。

    如果自己放一回院长大人‘鸽子’,那肯定会更引起院长大人的兴趣。

    到时,自己所能得到的料必会更为丰盛。

    因为,天才,从来都是有脾气的。

    而院长大人一直没冒头,当然也人暗中考究自己的意思了。

    果然,当自己快步走出二百米后,后边的纳兰若德追了过来。

    结果,居然看到古松下的舅舅朝着自己摆了摆手。

    纳兰若德一愣之后当然也领悟到了舅舅的意思,看着萧七月的背影笑了笑,还朝着舅舅扮了个鬼脸走开了。

    出得书院,萧七月摸出纳兰若德给的瓶子,打开后倒出一颗碧玉色的‘瓜子’丢进了嘴里。

    顿时,一道灵性能量发散开来,果然是好东西。

    先前纳兰若德给自己玉瓶时说是瓜子,其实,萧七月早通过因果眼看透里面的东西了。

    所以,故意的蔑视此物换来了纳兰若德的向舅舅要‘棍子’的保证。

    虽说后边并没用上,但至少纳兰若德还是欠了自己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有钱人就是拽!”

    萧七月不由得有点惆怅,这一粒‘瓜子’所表现出的灵气冲击完全可以媲美一颗一品的聚灵丹二成药力。

    人家灵丹当瓜子磕,随手送人就是一瓶,那可比得上好几颗一品灵丹,人比人还真要气死人了。

    有了力气,而且也感觉到丘院长还在远处跟着的。

    萧七月催动了‘神行百变’,行云流水一般变换着步子飞跑着。

    既然在个性上得到了丘院长的关注,也得拿点实力出来让院长大人刮目相看一番。

    不然,人家就会觉得你本事不大脾气倒不小。

    丘院长一直跟了四五十里才离开,萧七月跑得大汗淋淋,磕了十来颗‘瓜子’,感觉全身燥热,全身皮肉通达一气。

    吱吱!

    心脏里那个小家伙叫了两声,萧七月看了看,顿时一愣。

    这小坏蛋身子比先前长粗了足有一倍,而且,细沙样的小眼睛连连瞅巴着,精神头十足的仰着头,我没有喂它鲜血啊?

    明白了,先前自己玄妙球儿吸了‘黑无七’的精神,只是视距扩张而功境并没有暴涨,恐怕是给小家伙偷吃了。

    草家,自家体内还藏着一个内贼,萧七月彻底无语了。

    回到天阳已经是第二天黄昏了。

    “萧兄弟,排帮崔丁山果然出手了。以迅速不及掩耳的速度带人平了北山精铁矿。赵家守护的人自然不肯,双方一场大战,赵家护院以及守山族人全死光了。”王捕头恢复得不错。

    “不过,赵盈盈和白梅带着赵家精锐卷土杀来。双方又大战了一场,最后,居然搭成了协议,精铁矿的利润各占一半,太可惜了。”杜捕头一脸遗撼的摇了摇头。

    “双方都有忌惮,崔丁山担心的是落月。

    而赵盈盈也不可能一点小事就搬师门的人。

    另外排帮在海安郡实力不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如此一来,料必赵方德那老东西都想活吞了我们萧家。”萧七月阴冷的说道。

    “暂时来讲,有我跟金大师在,赵盈盈也不可能找上门来。不过,新任县令孙张成已经在下午到达。赵家马上送去了一碗灵鹿血,下手真快啊。”王捕头说道。

    “孙县令刚到,料必先会摸底。

    在知道王捕头跟杜捕头你俩都向着我们萧家,暂时来讲,他肯定不会放任赵家乱来。

    不然,他这个县令大人就失了威信。

    而赵家也得给他一点面子,毕竟,孙县令出身于镇南王府。

    虽说只是一个门客,但打狗还得看主人脸的。”萧七月想了想说道。

    “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萧兄弟,你得尽快成长起来,最好是在新秀赛中打出实力。

    不然,一旦孙县令站稳脚,而我也得回海安郡。

    到时,在落月这个靠山压力之下,孙张成极有可能倒向赵家。

    到时,孙张成不管,赵家可以为所欲为。

    萧家麻烦了,就连杜捕头也有大麻烦。”王捕头一脸严肃。

    “打出实力,那可不是一朝一昔能实现的。”杜捕头摇了摇头,眼露狠辣,道,“萧兄弟,我已经想好了,我跟你们同进退。今后,我算是萧家一份子。”

    萧七月知道,杜霸道也是给逼上了贼船。

    在天阳,除了跟着萧家,他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这个给你,想办法突破通灵之境。”萧七月掏出了一瓶灵鹿血。

    “好!不破就死!”杜捕头一咬牙收下了。

    第二天,天阳县热闹了起来,全县的天才们纷纷涌进了县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