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谁干的
    “三公子,‘千里一日楼’退回了咱们给二公子的传讯。”第二天上午,管家萧劲松进了萧七月书房,拿着退回的信件一脸的忧心。

    “他们给的什么说词?”萧七月接过鸡毛信后只是瞄了一眼就知道绝对没有启封过,于是问道。

    “他们说,前段时间二公子还在红河岸口的赤砂镇五月客栈住过。不过,那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了。我推算了一下,在老齐赶到赤砂镇时二公子神秘失踪了。”萧劲松说道。

    “你的意思是老齐跟二公子并没能接上头?”萧七月表情严肃了起来,如果老齐跟二哥一起失踪还好点。

    “嗯,并且,我们当时发了两封信,老齐一封二公子一封,现在两封书信都退了回来。我是担心他们连老齐一起暗算。”萧劲松表情空前的凝重。

    “别把事想得太严重,二哥失踪,老齐也许去寻找了。

    所以,并没有回到事先我们定好的接头地点。

    关于老齐此人我问过父亲,他有着通灵境实力。

    而且,老齐可是玩刀的高手。

    据父亲说他以前还在‘六扇门’干过一段的捕快。

    侦察,寻找痕迹是他的强项。

    这种人,光靠李家自家族人没一个能杀得了他的。

    除非‘排帮’高手出马,抑或是花钱雇‘地府门’杀手。”萧七月沉吟了一下说道。

    “可是连老齐都杳无音讯,如果他发现二公子失踪了,应该早传消息过来才是?

    不然,三公子你讲的后边两个‘可能’有可能是第一个。

    崔丁山是李当阳的表妹夫,排帮能杀老齐的高手可不少。

    而且,人家要杀你了,自然一切痕迹都会给消除了。

    老齐即便是当年在六扇门干过,以他的实力估计也只是一个普通捕快而已。

    甚至,只是给捕快们跑腿传递信息的杂役都有可能。”萧劲松说道。

    “排帮当然有很多高手能杀得了老齐,但是,关键是李当阳也不晓得老齐的根底。”萧七月摇了摇头。

    “这倒是,只不过,现在怎么办?家主受伤闭关,马上又要开赛了,咱们又抽不出高手过去。”萧劲松问道。

    “叫大叔萧刚带几个族人到红河先查一查,有什么消息随时传讯回来。一旦这边比赛结束,我立即赶往红河。”萧七月定了调子。

    “可……这,唉……”萧劲松一双眼忧郁的看了萧七月一眼,终究没再讲话,出门而去。

    萧七月知道,他想说‘你去有什么用?二公子都失踪了,你去更不行。’

    萧七月决定去拜访一下新来的县令孙张成,毕竟,周锦池死前有说过,另一张‘米丘图’就在江都省内,而且,在某个官员手中。

    孙张成是镇南王府的门客,平时接触的官员可不少。

    当然,顺便的去摸摸新的父母官底子也应该。

    不过,刚到家门口就碰到王捕头跟杜捕头一起过来了。

    “萧兄弟,海安城发生灭门惨案,一夜之间十几口子人全死光了。而且,死的还是个官员。品级虽说不高,但毕竟是同僚,张大人已经传书叫我赶回去,特来向你告辞。”王总捕头说着看了杜捕头一眼,道,“对了杜捕头,你来干什么?”

    看来,两位也是在门口撞上的。

    “是新来的孙大人叫我过来请萧公子过去。”杜捕头说道。

    “怪事了,按理讲应该是请萧家主过去才对。”王总捕头愣了一下。

    “好像是说要听一听周锦池的案子,还说毕竟是同僚一场,要搞清楚,不能冤枉了好人什么的。”杜捕头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难道还想翻案不成?”王真阳眉毛一挑。

    “不是没这种可能,如果孙张成跟赵家混在一起,鸡蛋里挑骨头,恐怕会对萧公子不得。”杜捕头想了想说道。

    “这事还真是赶巧了,孙张成要找我,海安城就发生了灭门惨案。”萧七月冷笑一声。

    “调虎离山!”杜捕头表情一愣,脸有些阴沉。

    “不是没可能,不过,孙张成不可能去干灭门的事。

    这事,如果真是针对我的话赵家有极大的嫌疑。

    不过,暂时还不好说。

    毕竟,灭了一个官员的家那可是重罪。

    赵方德不会这么没脑子吧。话我不多说了,萧兄弟,凡事小心应对。

    孙张成是个强势的人,背后又有镇南王府撑着。

    目前来讲,还是以‘忍’为主。”王真阳落下一句话后匆匆而去。

    “红颜祸水,赵方德不敢干,飞虎山庄那只屁颠着的‘小血虎’什么事干不出来?”萧七月双眼阴冷的盯着赵家老宅的方向。

    “我怎么感觉他们张开了一张网,势必一口吞了萧家不可。”杜捕头点了点头说道。

    “联手官家,全面出击。

    先调开王总捕头,我们就失去一大臂膀。

    如果真是如此策划的,恐怕连金不换都在算计之列。

    金不换一走,萧家等于失去了这个临时头的便宜靠山。

    到时,还不是由着他们收拾。”萧七月哼道。

    “他们真要如此干,大不了鱼死网破!”杜捕头一掌拍出,身侧一颗老槐树给打得左摇右晃,惊飞了一树的鸟雀。

    水桶粗的树干上印下了一道清晰的五指印,不过,入木仅有一分,而指印之中还有一丝吸管粗大的纹沟初现狰容。

    “你很争气!”萧七月看了看笑了笑。

    “属下得感谢三公子你,要不是那瓶灵鹿血,属下还是天门之境。”杜捕头一个干脆的抱拳,居然单膝下跪来了个大礼示谢。

    而且,改口称‘属下’了。

    这是在拜主!

    “呵呵呵,你不会后悔的。”萧七月没丝毫客气,笑着扶起了他。

    “我杜霸道是个猛人,有人背后还叫我屠夫。不过,要么不干,要么干,一旦决定,属下绝不后悔!”杜捕头双手抱拳紧紧握,眼睛灼灼的盯着萧七月。

    萧七月知道他误会了,还以为自己是问他‘后不后悔’。

    其实,萧七月想说的却是,‘你跟了我绝不会后悔的’。

    因为,你跟对了人。

    只不过,杜捕头看不清萧七月的实力,自然不会往这边想了。

    “我看杜虎这孩子根骨还不错。”萧七月笑了笑,自然大有深意。

    “那当然,我儿子嘛。

    一岁的时候就给我用藤条抽打着在地下爬,停下来就要挨打。

    两岁开始捆沙包,那重量相当于七岁孩子的负重。

    三岁学了铁砂掌,手在铁砂中插得全是鲜血,害得夫人一直替他求情,甚至,下跪过。

    不过,我知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所以,四岁走水缸,直到今年十二,小有所成,也达到了天门三重境颠峰。”杜捕头讲起自家这个宝贝儿子还是相当得瑟的。

    “实属不易,他这天门三重全是你‘打’出来的。不过,在这天阳书院也混不出什么来了。”萧七月摇了摇头。

    “有什么办法,海安书院当然好,不过,我没那能耐。”杜捕头一脸沮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