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

    “封号当然是。”孙张成不得不点头,斜瞪了赵浪一眼,心说你这个白痴,转尔又摇头道,“不过,那只追赠给已经死去的人。

    而你现在还活着,所以,追赠的事巡抚于大人还另有决断。

    事已不成立,你的追赠肯定不能给的了。”

    “噢!这话是于大人说的吗?我怎么还没接到通知。”萧七月拿腔作调。

    “还没正式通知。”孙张成脸都气得微微有点红了,头上人气都化为了一个衙门用来打屁股的大板子。心里估摸着想把萧七月打上八十大板了。

    “没正式通知下来我还是拥有原来的‘封号’,蔡大人,你说是不是?”萧七月又转向了蔡然也。

    虽说蔡然也头上人气并没人顷向自己,但是,至少,还没化为大板子要抽打自己。

    相对来说,他应该比孙张成好说话。

    “这个,当然。不过,你的情况有些特殊,那是给死人的,而你又活着,这事儿,暂时勿论就是。”蔡大人也是相当的慒圈啊,这叫他怎么解释。

    如果承认封号,好像不妥当,给死人的嘛。

    如果不承认,上头又没撤了,自己说不是那岂不是跟上头作对?

    干脆手一挥,暂时搁置。

    自然,萧七月也逃过了一劫,气得赵浪在一边牙疼。

    “蔡七月,本县今天叫你过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想具体了解一下周大人的案子。第二件事就是关于新秀赛的事你有没参加的打算?”孙张成问道。

    “周锦池一到天阳……至于新秀赛的事,本人当然参加了。”萧七月有条不紊的说道。

    “既然参加,为何到现在还没报名?几天后就要开赛了,报名时间截止到今天晚上为止。”孙张成问道。

    “这个,我已经入三人大名单了,要参加也得等到决赛排位?报什么名?”萧七月反问道,感觉这家伙要拿此事说事了。

    “这比赛还没开始,你怎么就进入三人大名单了?”孙张成一拍桌子,一脸严肃的盯着萧七月。

    果然要挑事儿。

    “是你的前任周大人当众说的,当时为了奖励英勇杀魔的青年才俊才作下此决定的,这个,全天阳县老百姓都知道。”萧七月一脸淡定。

    “周锦池自己还是案犯之一,本人怀疑你们俩个暗中勾结,来人,先绑了严加审问。”张孙成一拍桌子,下边的王捕头都傻眼了。

    你也太狠了吧,居然要谋杀功臣。

    赵浪脸上露出了一道玩味儿的阴笑。

    “孙大人,拿人可是需要证据的。

    而且,这事儿王捕头,杜捕头,包括一众衙役,还有几百武者都知道。

    飞天蜈蚣还是我萧七月亲手斩下头颅的。而周锦池也是我配合王捕头、杜捕头灭杀的。

    事实已经查清楚,铁证如山。

    孙大人,难道你想黑白颠倒?

    公报私仇,暗害海安府的英雄。”萧七月义正堂堂的对视着孙张成。

    “属下可以作证!”杜捕头在下首抱拳说道。

    “作证,你自己屁股先擦干净。本县的话你们不听了是不是?先拿下。”孙张成再次一拍桌子,扔下了一支令箭。看来,是铁了心了。

    “本公子可是镇南王府封号的‘七品忠勇侍卫’,孙张成,你想跟王府作对吗?”萧七月突然一声厉喝,以佛家狮子吼方式发出,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这顶大帽子扣下来可是相当沉重的。

    “本官就出身于镇南王府,不要用大帽子扣人,本官不是吓大的。

    那只是王府追赠给一个死人的,你是活人,当然无福得到此封号。

    而且,你居然敢咆哮公堂,真以为这天阳县衙都是你家的了吗?

    杜捕头,马上给我拿下重打八十大板。”孙张成冷笑一声。

    “孙大人,没有证据,叫本捕头怎么拿人?而且,萧公子是镇南王府封号的七品忠勇侍卫,官职比本捕头高得多,属下无权拿他。”杜捕头立即拒绝了。

    “杜捕头,你敢违抗本县命令,不想干了是不是?”孙张成那脸都快憋成猪肝色了。

    “不干就不干了,你连海安府十大杰出青年,武进士,王府封的侍卫毫无根据的就拿下,跟着你早晚会出事。”杜捕头一边讲着一边当众脱了捕头衣服,把衙门给的大刀一扔,走到了县衙外。

    “既然杜捕头无视本县命令,拒绝执行本县指令,本县同意他辞去捕头一职,此职就由雷鸣强担任。”孙张成奸计得逞。

    而站在他身后的雷鸣强立即跨步到正堂上,一抱拳道,“属下听令!”

    萧七月终于看清了这家伙嘴脸,找了个法子无非是想赶走杜捕头,好安插自己的随从。

    这雷鸣强也是通灵境强者,捕头一职太重在了,相当于前世的公检法合体。

    如此一来,孙张成一来就搞定了县衙一大半人马。

    “拿下!”孙张成一声喝,雷鸣强膀子一甩提刀上前就要拿下萧七月。

    “孙大人英明啊。”赵浪在一旁拍着马屁。

    “孙大人,我看,这打板子就免了吧。毕竟,那封号毕竟还是封号。”这时,蔡大人补了一句。

    毕竟,孙张成出身于王府,他当然有底气了。

    而自己也跟着瞎掺和的话,到时给有心人逮到参上一本,要是正好撞上镇南王当时气不顺,觉得自己被蔑视了,倒霉的还是自己。

    “那就先关进大牢。”蔡大人的面子总得给,而孙张成觉得目的已达成,也就点了头。

    “不用你动手,本公子自己会走。”萧七月一甩袖子,自个儿往大牢走去。

    走到衙门大堂门口时豁然转身,看着孙张成道,“孙张成,恐怕你请神容易送神难。”

    “送你,你想多了。既然进来了,你就别指望着出去了。到时,一旦查明你跟周锦池的勾结,你就等着上断头台。”孙张成也是冷笑一声,拂袖站了起来,道,“萧家嫌疑巨大,雷捕头,你马上带人搜查萧家,事没查清前萧家人只许进不许出。”

    “萧七月,不是我想违背妹妹的意愿。这是孙大人的意思,谁叫你勾结周锦池残害百姓。”赵浪阴森森笑得欢。

    “本公子什么地方都去过,就是这牢饭还没尝过,也好,我就尝尝世间百味。”萧七月转身,坦然而向牢房走去。

    蔡然也倒是一愣,看着萧七月表情有些怪。

    不过,萧七月却是看得出来,他头上人气居然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这就叫风度!

    萧七月根本就不怕雷捕头能把萧家人怎么样?

    有那个脾气古怪的金不换,外带一个候爷家小姐的贴身丫头,让他去碰一鼻子灰也好。

    至于自己,那更不怕了。

    因为,估计丘院长有派人盯着自己的。

    昨天回来后萧七月查过纳兰府的底,才知道人家大有来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