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祸害了哪个宫女?
    第23章 祸害了哪个宫女?

    苏小喜这话一出,让屋内的人都变了变脸色,一个个看怪物一样看着苏小喜。

    然而,苏小喜却只当没有看到,视线落在苍澜陌的身上,一脸的无惧。

    苏小喜在赌,赌苍澜陌身上的毒。

    能够疼的衣裳都湿了,可见这毒很能折腾人。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种毒一时半会不会让人致命,但是却会一次比一次更痛,直到人痛死为止。

    而苍澜陌听了苏小喜话之后,只觉得自己身上的痛意更深了几分,那是一种痛入骨髓让人十分抓狂的痛。

    想到毒师说的话,苍澜陌额间的青筋更是突起。

    “你有什么条件?”苍澜陌沉声道,声音似乎是从齿缝中蹦出来的。

    听到苍澜陌这句话,苏小喜知道苍澜陌是松口了,当即心中的石头落下,继而便笑着道:“也没什么,只希望三皇子能保我在宫中性命无忧。”

    天大地大,保命最大。

    作为一个小太监,她知道自己有随时丧命的危险,更何况暗地里有人想要杀她呢。

    这三皇子虽说不是最受宠,也似乎没有听过有什么实权,不过在这宫中保她一个小太监应该也是够用的吧。

    而且,以三皇子身上中毒这件事以及他的忍耐能力来看,这三皇子定然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可不是,若非是深藏不露的人,又怎么可能上一刻狐狸,下一刻就成修罗了。

    还真是善变!

    苏小喜在心中不停的吐槽。

    苍澜陌只是看着苏小喜,并没有立即答话,只是眼底有着一丝错愕。

    因为在眼前这个小太监要提要求的时候,苍澜陌以为她会提金钱或者地位,却没想到她会提保命二字。

    看来,这小太监还是能够看清形势的。

    想着,苍澜陌不知道是因为在思索,还是因为忍痛的缘故,眼眸微微合起。

    在睁开的时候,那双眸子虽说依旧一片猩红,却也少了一丝戾气。

    “只要你能解毒,我定当保你性命无忧。”苍澜陌道。

    只是话音刚落,苍澜陌的脸色就微微变化,接着‘噗’的一声,便吐出一口黑血来。

    瞬间,一袭白衫便被黑血染污,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苏小喜见状,赶忙上前去查看,毕竟人家都已经答应给自己活路了,她也不能够不为人家卖命。

    一走过去,苏小喜就用手指揩了一点黑血到自己手指上,作势在鼻尖闻了闻,实际上却将毒血的成分在系统中分析了一遍。

    当即,苏小喜脸色大变,一脸的不可思议。

    天诀仔细注意着苏小喜的神色变化,面色微微一变,随即沉声问道:“你可会解?”

    苏小喜抬眼看了一眼天诀,但是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一脸凝重的看着苍澜陌,一脸小心翼翼的道:“殿下,如果我不能解毒,会怎样?”

    她,只是试探而已,真的只是试探而已。

    听了这话,苍澜陌睁开眼睛,抬眼看向苏小喜,面色沉静,脸上并没有失望或者其他的神情。

    薄唇轻启,声音有些微弱却不失威胁的道:“你说会怎么样?”

    苏小喜瘪了瘪嘴,一脸的不悦,然后摊摊手道:“呐,别说我没有事先说,你身上刚中的醚毒我可以解,但是蚀情毒......”

    说到这里,苏小喜皱起眉头,没有继续说下去,状似是在沉思。

    然而,其他人听闻苏小喜这话的时候,眼神皆是一闪,有些不可置信。

    大概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太监竟然能够在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里就能够验出蚀情毒来,毕竟其他的毒师用了几个时辰的时间才得到这个结论,并且还不是很确定。

    然而,苏小喜接下来的话就更让在场的人感到震惊,甚至是对她刮目相看了。

    因为苏小喜说:“殿下,若是没有猜错,你这蚀情毒有些不太一样吧。”

    没等人应,苏小喜就直接的道:“殿下这毒,应该是从媚惑散引发出来的,只是,若是这般......”

    苏小喜蹙眉,一双晶亮的眸子紧紧地的盯着苍澜陌,下了结论道:“殿下,你是不是祸害了哪个宫女了?”

    苏小喜之这么问,那是因为媚惑散是一种十分难得且十分变态的毒药。

    只要中了媚惑散的人,都必须要与女子结合,将身上某些毒素药转移,继而保命。

    只不过,与中了媚惑散的人结合之后,女子便会身中火毒,而男子身上留下蚀情毒。

    蚀情毒的危害,事实上却比媚惑散更为严重,但是暂时不会危害性命。

    只因为蚀情毒一般每个月发作三次,每每发作一次,那痛苦就会增加一分。

    而关键在于,只要对人动心,就会增加发作的次数,痛苦程度也是渐变的,直到人痛死方休。

    因为知道这一点,苏小喜看着苍澜陌的眼神不由得多了一丝的同情之色。

    也不知道三皇子这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被人算计中了这样变态的毒。

    苏小喜一心在心中分析着苍澜陌身上的毒,却不知道,因为她这话,让在场的人对她生出了一丝的戒备。

    苍澜陌听了苏小喜的话,脸色微变,目光渐渐阴沉。

    苏小喜看着,只当苍澜陌被自己猜对了心事,也就只是道:“殿下先别动怒,我先给你止痛。”

    说着,苏小喜看了一眼苍澜陌身边的天诀,随即转头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天阳身上,道:“可有金针银针什么的?”

    苏小喜懂毒,但是对医术没有什么涉猎,之所以会使针,也不过是因为有些毒需要施针的缘故,毕竟中医的行医走穴是一项神奇的发明。

    当然了,苏小喜系统中有银针,只是这个时候似乎并不方便拿出来。

    苏小喜之所以能够这样事不关己的模样,只是因为她明白,苍澜陌身上的毒暂时要不了命。

    嗯,她不否认,她有报复的嫌疑,毕竟她脖子现在还痛着呢。

    只是下一刻,苏小喜再次对象苍澜陌的眼神的时候,心中却莫名的心虚了。

    因为,她有一种被人看穿了感觉。

    好在,苍澜陌很快的就移开了视线,对着天阳使了一个眼色。

    天阳见状,当即身形一闪,人便离开了内殿。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