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千层雪
    第66章 千层雪

    几个侍卫看着躺倒在地上的同伴七窍流血的模样,心中都有些忌惮。

    但是看着三皇子还稳稳的坐在位子上,身上散发着森然的气息,几人也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将那个不知死活的毒师托起来,然后将毒师的手高高挂在审讯室顶部的链子上吊着。

    而毒师的双脚也被地上铁链禁锢住。

    所以此刻那个毒师身子是悬空的,整个人呈大字形被禁锢在那里。

    这一次,侍卫没有人中毒了。

    想必方才的毒是昨夜里侍卫们搜身遗留下来的。

    侍卫将那个毒师给绑好了之后,才看向苍澜陌请示。

    苍澜陌只是不疾不徐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天阳。

    天阳会意,接过了瓶子,朝着毒师靠近。

    “千层雪,想必你们认得!”天阳冷声道。

    那个被吊起来的毒师一听千层雪,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惊恐已经藏不住了。

    千层雪对他们这些毒师而言,已经算是顶级的毒了。

    中了千层雪的人,浑身的皮肤都会泛白,然后皮肤不会一层层的脱落,身体一开始感受不到任何的痛楚,直到身上的皮肤全部褪去,血肉模糊,然后在那一瞬间,体验巨大痛楚,继而活活的给疼死。

    所以,一听说天阳手中有千层雪,在场的毒师全部都颤抖起来,而那个被绑缚的毒师更是不停的挣扎。

    “不,不要!”声音惊恐至极。

    然而天阳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只对着一旁的侍卫道:“扒掉衣裳!”

    侍卫闻言,扬起腰间的剑就将的毒师身上的衣服给切除。

    然后天阳就从瓶子里倒出来一粒药丸,直接的塞入毒师的嘴里。

    毒师还来不及吐出来,就被天阳一拍下巴,直接的给吞了进去。

    等毒师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肌肤一点点的白化,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

    “谁是真凶?”天阳问,声音淡漠,眼前的情景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倒是一旁的侍卫有些hold不住了,一个个都有些不敢继续看下去。

    “救命......”

    被审讯的毒师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眼底满是惊恐,嘴里喃喃着‘救命’。

    “啊......”

    从毒师的嘴里传来了凄惨的叫声,那种叫声渗透在场每个人的心中,极为恐怖。

    至于毒师身上的状况,更是可怖至极。

    其余的毒师的身子都抖成了筛子,谁都不敢去看那个被绑着的毒师的惨状,但是又忍不住的抬头去看。

    只是一看,他们心中的恐惧就更深了。

    他们很想要昏死过去,事实上,也确实有人昏过去过,只是很快的就被侍卫给抽打着醒来。

    此时此刻的密牢,对这些毒师而言,是永远无法让他们忘怀的噩梦。

    凄厉的叫声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被审的毒师才被活活的疼死。

    苍澜陌眼睛都没有抬半分,薄唇轻启,淡淡的吐出‘继续’两个字。

    又一名毒师被绑缚,天阳审讯几句之后,就又被塞入了药丸。

    噩梦重新开始。

    直到十多个毒师只剩下八个的时候,也依旧没有审出任何的结果,而在场的侍卫已经能不知道吐了几波了。

    等苍澜陌声音平静无波的说出继续的时候,那些侍卫只觉得一阵腿软。

    下一个毒师,是在场毒师中最年轻的一个,只有二十来岁,此刻他的脸色惨白惨白。

    看着侍卫走向自己,他早已受不了的朝着苍澜陌磕头:“三皇子,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三皇子饶命啊!”

    他还那么的年轻,是一干毒师中最有天赋的一个,他不想在这里惨死。

    然而,苍澜陌脸上依旧没有一丝的动容,只冷冷的扫了一眼众毒师。

    小喜子说毒可能是这些毒师下的,就一定是这些毒师下的,他酌定。

    只是这个想法刚刚进入苍澜陌的脑海中,苍澜陌心中就是一怔。

    小喜子于他而言,还是一个需要防备的对象,他何时竟对她有了这种莫名的信任了。

    侍卫见苍澜陌没有动静,便就没动了。

    而那个年轻的毒师就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苍澜陌。

    这样热切的眼光,让苍澜陌从自己思绪中回过神来。

    正欲开口让侍卫动手的时候,天诀匆匆从另外一个审讯室赶来。

    “主子......”天诀一脸凝重。

    苍澜陌见状,示意天阳看着,而后起身随着天诀出了审讯室。

    “有情况?”一出审讯室,苍澜陌便问。

    天诀的脸色有些怪异,犹豫了一会儿,才对着苍澜陌道:“是信王!”

    苍澜陌闻言,眸光一缩,脸色阴沉难看。

    见自家主子面色的变化,天诀有些担忧。

    “主子,现在该怎么办?”天诀难得的完全没有注意。

    “带我去瞧瞧!”苍澜陌开口,声音阴沉。

    天诀点头,带着苍澜陌朝着另一边的审讯室走去。

    此时审讯室的十字桩上正捆着一个老嬷嬷,这人是平日里跟谷嬷嬷打下手的嬷嬷,可以说在静慈宫里,这个嬷嬷的权利仅次于谷嬷嬷。

    嬷嬷身上只穿着白色的里衣,只不过那衣服早就被血水的染红。

    头发湿漉漉的披散下来,显得极为狼狈。

    看到这个嬷嬷,苍澜陌眸中冷意更深。

    有侍卫给苍澜陌搬来了椅子,苍澜陌刚一落座,便沉声问道:“说吧,怎么回事?”

    嬷嬷在苍澜陌进来的时候就看向了苍澜陌,只是在看清楚苍澜陌脸上的表情的时候怔了怔。

    苍澜陌问出这句话之后,嬷嬷这才回过神来。

    “三皇子饶命啊,老奴是被信王下了毒,若是不听令行事,老奴就没有活命了。”嬷嬷哭着求饶。

    “你道是信王给你下毒,可是亲眼见过信王?”苍澜陌冷声文,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无人知道苍澜陌的眼底此时此刻正蕴量着某种风暴。

    嬷嬷一怔,随意摇头,道:“老奴怎么可能亲自见信王,是信王手下的人每段时间给老奴送来解药。”

    “若再见到那人,你可会认得?”苍澜陌问。

    “老奴能认得声音。”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