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矛头都指向信王
    第67章 矛头都指向信王

    从审讯室出来之后,苍澜陌的脸色一直不太好。

    “你带人去一趟信王府。”苍澜陌对天诀吩咐道。

    “如果真如那嬷嬷所言......”

    “我相信皇叔不可能是幕后那人。”苍澜陌语气酌定。

    信王是苍冥国唯一的皇叔,是先帝最小的儿子,也是最受先皇眷顾的一位皇子。

    先皇立诏传位之时,还在诏书上特别交代苍帝照顾信王。

    可以说,信王的权利和恩宠是极大的。

    若是旁人,拥有这样的特权那便会生出谋权篡位的心思,但是苍澜陌酌定信王不可能有这样的心思。

    若是有,早在十年前的斗争中,他便行动了。

    信王虽说只比苍澜陌大八岁,但是苍澜陌对信王却是敬重的。

    所以一听是嬷嬷指认信王,他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栽赃陷害。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天诀说着,随即抱拳离去。

    苍澜陌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之后,便回到了之前的审讯室。

    原本还松了口气的毒师们见苍澜陌回来,身子再次开始发抖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苍澜陌那冷血的手段,更是因为苍澜陌身上强大的气场。

    扫了一眼众人,最后视线落在那个最年轻的毒师身上,冷声道:“还不开始?”

    那个毒师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却没有想到自己仍然逃不过命运。

    在侍卫抓他的时候,他的反抗是最激烈的。

    可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被侍卫给吊了起来。

    “不要,三皇子殿下,我真的没有毒害太后,真的没有。”年轻的毒师哭喊着,整个人显得极为狼狈。

    没有人能够在亲眼目睹了几次因中千层雪被活活疼死的情景之后,还能够不恐惧的。

    然而,无论是苍澜陌还是喂毒的天阳,都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

    眼看着千层雪就要喂到自己的嘴里了,年轻的毒师再也受不住。

    “爹,救我,爹,我不想死。”年轻的毒师高声呼救,吓得直接失禁了。

    年轻毒师的话让天阳微怔,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天阳并没有停下的打算,就在天阳快要将毒药塞入年轻毒师嘴里的时候,惊喜发生了。

    “我招,我招。”

    一个崩溃的声音传来,声音中满是绝望。

    天阳没有继续手中的动作,审讯室内其他的人都看向的那个老泪众横的毒师。

    就连其他的毒师也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林老,你这是......”有人想要质问,但是却问不出口。

    林老便是喊着要招的毒师,他是这些人中资质最高的毒师,甚至有几个人还是他的徒弟。

    所以在这些人中,是最为德高望重的。

    “三皇子,只要您放过我儿子,我都招。”林老朝着苍澜陌哭求着。

    这话,再次让在场所有的毒师一时之间忘记恐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老。

    结合刚才那年轻的毒师说的话,那么无疑年轻毒师和林老是父子的关系。

    但是众所周知的是,林老从未曾娶妻,一心钻研毒术,哪里来的儿子?

    他们眼中的天才,竟然是德高望重的林老的儿子,让他们如何能够不惊?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皇子谈条件?”苍澜陌冷冷的看着林老,脸上没有丝毫情绪。

    “继续!”苍澜陌朝着天阳下令,冷血的如同地修罗。

    “不!”林老大喊,“我招,我招,求三皇子不要给我儿子喂千层雪。”

    林老眼底一片死灰,他知道他今日是逃不了了的。

    “林老,真的是你?”

    几个毒师再如何的蠢,这个时候也能够看得出来林老是真的认罪而非是假意认罪。

    林老闻言,羞愧的都抬不起头来。

    之前那些人都是被他害死的,他心中早就惶恐不安,一颗心更是被歉疚给吞噬。

    如今他们遮掩的询问自己,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

    “对不起,对不起,他们的说若果不下毒,就不会放过我的儿子,我没有办法!”林老稳解释着,此时他更是后悔不已。

    他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会连带着将自己的儿子也带进宫来,更没有意料到苍澜陌会用千层雪的这种可怕的毒对付他们。

    “就你有儿子,方才死去的那些人就都没有儿子了么?”终于,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也是,在经历过那种濒临死亡的恐惧之后,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才怪。

    就连被绑缚着的年轻毒师都没有想到下毒害太后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生身父亲。

    苍澜陌看向林老,眼睛微眯。

    这个林老他知道,是这些人中毒术较好的一个,十多年前就已经是高级毒师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是最有可能被召进宫中的毒师了。

    究竟是什么人,竟要这般费尽周折也想要置太后于死地?

    还是说,给太后下毒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将他们带下去。”苍澜陌向侍卫沉声吩咐。

    几个侍卫闻言,便将其余的几个毒师给押走了。

    然后苍澜陌对其他的几个侍卫开口,道:“你们也下去。”

    那几个侍卫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其中一个侍卫上前,道:“殿下,皇上让属下等在这里帮殿下。”

    “出去!”苍澜陌声音加重了几分,语气不容拒绝。

    几个侍卫一听,也不敢再多留,很快的就离开了。

    审讯室内此刻就只有苍澜陌、天阳还有林老父子。

    林老在地上跪着,而他的儿子还在铁链上吊着。

    “殿下,下毒是草民一人所为,我儿子并不知道,还请殿下绕过草民的儿子。”林老死到临头也要为儿子求情。

    苍澜陌闻言站起身来,朝着林老的儿子走去。

    “你真不知道?”

    然而,林老的儿子像是收到了打击一般,并没有说话,眼神直愣愣的。

    苍澜陌朝着天阳看去,冷声道:“带下去。”

    然后,天阳上前解开铁链,便带着林老的儿子出去了。

    审讯室内只剩苍澜陌和林老两人,之时这一次苍澜陌没有询问林老,而是回到位上坐好,微微闭眼休憩。

    林老以为苍澜陌会审问自己,却没有料到他对自己不闻不问。

    可正是这样,林老才更加心慌。

    “殿下,是信王的人,是信王让草民这么干的!”林老承受不住心中的压力,脱口而出。

    苍澜陌睁开眼,眸子里满是冷厉之色。

    都指向信王,很好......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