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信王无动机
    第71章 信王无动机

    万公公远远的看着,虽然不知道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却觉得这事就跟苏小喜有关。

    想到自己丢脸的那一次,万公公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狠意。

    “小喜子,可别让咱家知道上次的事情是你干的。”万公公咬牙切齿,而后才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而这个时候,御书房里的气氛非常的紧张,苍帝的脸色十分的不好。

    “父皇,信王不可能下毒毒害太后。”苍澜陌完全不顾苍帝的怒意,再次开口保证。

    “不可能?你凭什么说不可能?”苍帝将自己手中的茶盏朝着苍澜陌掷出,脸色通红。

    苍澜陌没有动,也没有闪躲,茶盏就在他的脚边破碎。

    “现在人证物证都有了,你在这里告诉朕信王不可能谋杀太后?”苍帝怒吼。

    人证自然是密牢里的毒师林老和李嬷嬷,至于物证,便是此刻正放在苍帝龙案前的两个瓷瓶。

    其中一个瓷瓶就是太后后面中的毒,另一瓶是什么,太医倒是没有查验出来。

    “就凭信王没有动机。”苍澜陌答。

    “没有动机?”苍帝冷哼,“他的动机可多了去了。”

    苍澜陌蹙眉,抿唇不语,一双眸子十分酌定的盯着苍帝,表示自己判断不可能错。

    “你可知,信王妃就是因太后而死?就这样你还觉得信王没有杀太后的动机?”

    十年前的那场明争暗斗中,就只有信王一人存活,可见信王的手段多么强大。

    作为一个皇帝,他无法容忍一个手段强大的皇弟。

    而五年前,信王妃因为太后而死,这五年来信王也消沉了许多,他虽如鲠在喉,却再也没有找过信王的麻烦。

    只因为信王不曾续弦,信王无后,不足为患。

    但是他没有想到,信王竟会对太后下手,这个他无法容忍。

    苍澜陌闻言,眼底划过一抹讶异之色。

    五年前皇婶突然离世,信王曾经一度一蹶不振,但他却并不知道信王妃因为太后而死。

    不过这一抹讶异只在一瞬间便消散,苍澜陌的眸中的神色更加酌定。

    “父皇应该清楚,信王若是对太后存有杀心,依他的本领,不可能等五年再行动。”

    苍澜陌这话是事实,十年前他虽只有十二岁,但是该看明白的他也都看明白了。

    若非是信王,京城当时恐怕会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

    当时,他便看清了信王的实力,有那样的实力的人,想要夺权,轻而易举。

    但是信王没有,不但没有,在处置了那些狼子野心的人之后,信王还将先皇留给他的兵权全部奉还了。

    可是,这种实话在帝王的面前说出来,那便是大逆不道的。

    “你......”苍帝气怒的捂住自己的心口,一双手颤抖的指着苍澜陌,“你个逆子,到底朕是你的父皇还是信王是你的父皇?”

    他那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他堂堂皇帝还不如信王有本领么?

    “信王只比儿臣大十岁!”所以生不出他这样大的儿子。

    苍澜陌这话再次梗得苍帝说不出话来,脸色被憋的通红。

    等苍帝缓过气来的时候,理智也回来了很多。

    三儿说的没错,若是信王想要对付太后,依他的实力根本不用等五年后。

    而且,按照信王的傲气,也根本就不可能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

    想着,苍帝便靠坐在了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此事不可能是信王所为,那便是有人栽赃陷害。

    究竟是何人栽赃?莫不是十年前处死的那些人的余党尚存?

    这样想着,苍帝的心更沉了几分。

    苍澜陌不知道苍帝此刻正在想些什么,但是他清楚,苍帝是想明白了什么。

    “朕给你五日的时间,案情由你全权负责。”

    苍帝抬眼看向苍澜陌,眼神除了帝王该有的威严之外,看不出其他的情绪来。

    “若是五日之后没有答案,谋害太后的罪名,朕便昭告天下。”

    “父皇......”苍澜陌眉头紧皱,对苍帝的话不赞同。

    “行了,什么都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苍帝一副不想谈的模样。

    “儿臣告退!”几乎是齿缝中蹦出这几个字,然后苍澜陌转身便离开。

    看着三儿离去的挺直背影,苍帝一时之间有些失神,眼底多了一抹怀想。

    三儿和幻儿的性子是越来越像了......

    苍澜陌出了御书房之后并没有回临仙殿,而是带着天阳天诀朝着密牢而去了。

    进了密牢,侍卫恭敬的对苍澜陌行礼。

    苍澜陌只是冷着脸挥挥手,沉声道:“将林老带来。”

    侍卫领命而出,很快的便将林老给带了过来。

    “你是信王指使的?”苍澜陌居高临下的看着林老。

    侍卫们一听苍澜陌说这话,眼底闪过惊讶的神色。

    他们都不知道审讯的结果,却不料结果竟然是信王,那可是当年的战神王爷啊。

    “是的,草民就是受了信王的指使。”林老一脸的酌定。

    “是信王亲自去找的你?”苍澜陌问。

    “这......是信王的亲信找的草民。”林老略微犹豫,便这样的回答。

    苍澜陌盯着林老,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眸色深不见底,让人无法窥探。

    “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这件事情,总会有突破口的。

    人证,就是毒师林老和静慈宫的李嬷嬷,物证便是信王府的搜到的毒药。

    “是!”林老点头,随即才道:“那日信王的亲信找到草民,说是宫里会有人来让草民进宫。”

    “草民当时不信,那人便没有多说,只是交给草民一包毒药,说只要进宫,就将毒药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太后下下去。”

    “草民不敢,他便以草民的儿子威胁草民,草民不能不妥协,草民只有一个儿子。”

    一边说着,林老的身子一边颤抖着。

    看着林老,苍澜陌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既然是毒师,信王怎会帮你提供毒药?”苍澜陌冷声开口,声音比起刚才更是冷了几分,“还不说真话?是想要本皇子将你儿子带来跟你对峙吗?”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