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能体谅一下她么?
    第94章 能体谅一下她么?

    “人心不足蛇吞象!”周锦书一脸的嘲讽,“二叔可别忘了,御凌山庄并非祖上之物。”

    对于上一辈子的恩怨,周锦书没有参与,也没有人跟他说,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

    当初父亲是周家正房夫人所生,而就在祖母因为生产坐月子的时候,身为祖母身边的大丫鬟趁着这个机会爬上了祖父的床。

    而这个大丫鬟便是二叔的父亲。

    大丫鬟因为献身,做了个通房,几年后生下了二叔,这才被扶为侧室。

    可是大丫鬟还是贪心不足,身为妾室,却数次对祖母刁难,最后祖母一病不起。

    父亲得知之后,想着息事宁人,便离开了周家,凭借几年的打拼才成就了御凌山庄。

    至于周家的产业,却被周柄败光,至此还来庄子里投靠。

    父亲念及兄弟之情才收留,明知道二叔心术不正,但是却从来不曾发落。

    却不料会是这样的一个以德报怨的结果。

    周柄一听,脸色一变,眼底有着一抹难堪。

    不过很快的,这一抹的难堪便散去,周柄指着一直站在一旁看好戏的苍澜陌,道:“锦书,二叔犯了这事,山庄也逃脱不了,快,你快让精卫杀了他。”

    只要杀了三皇子,他就没事了。

    天阳看着周柄,只觉得这人忒不要脸了,正是应证了那句: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一次,周锦书并没有理会周柄的打算,直接的向精卫示意。

    精卫见状,毫不犹豫的上前擒住了周柄。

    周柄垂下眼睑,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算计。

    两个精卫带着周柄离开,仙人轩内恢复安静。

    “你们留下将这里清理干净!”周锦书对着精卫道。

    “是!”精卫齐声应答,然后就开始行动。

    等吩咐好了之后,苍澜陌一行人便离开了,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因为还是深夜,所以山庄十分安静,甚至是山庄的里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仙人轩这边发生了什么。

    不是因为山庄的防备太低,而是因为周柄调走了这边的侍卫。

    “王强招了没有?”一踏入周锦书的书房,苍澜陌便开口问道。

    原来,之前掳走了苏小喜的人就是王强带来的人。

    在之前苍澜陌底下的人就找到了王强,为了不打草惊蛇,就一直暗中盯着。

    知道王强在调查苏小喜,所以苍澜陌准备来个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之后,便带人将王强的人一网打尽。

    周锦书一听苍澜陌的话,脸上神情有些凝重。

    然后转身,从暗格中拿出了一张什么东西交给苍澜陌。

    “你自己看吧!”说完,就找了一个位子坐在,忙活了一个晚上,他都快要累死了。

    苍澜陌没有看周锦书,而是将手里的纸展开,浏览了里头的内容之后,苍澜陌蹙眉。

    “庄妃?”苍澜陌放下手中纸张,以手敲击着桌面。

    周锦书知道苍澜陌是在想事情,所以没有打扰。

    “你觉得会是余家吗?”苍澜陌问。

    “二皇子五年前因为信王而死,庄妃报复也不无道理!”周锦书道,“不过,我不信。”

    “我也不信!”苍澜陌唇边露出一抹笑意,而后将纸张放到桌上,“庄妃不过是替罪羔羊罢了。”

    庄妃是二皇子的母妃,是兵部侍郎余仁的嫡女。

    即便余家有些势力,但是以余家的能力,手还没有办法伸那么长。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声响。

    “何事?”问话的人是周锦书。

    “少庄主,二庄主自尽了。”

    周锦书一听,脸上神色一变,快速起身打开了书房的门。

    “怎么回事?”周锦书看着门外的属下道。

    “启禀少庄主,二庄主试图传信出去,被我等拦截,二庄主便咬破了嘴里的毒药。”

    属下如实回答,只是脸上却有着自责。

    是他们办事不利,这才让二庄主有了传信的机会,也是他们没有发现二庄主嘴里藏毒了。

    “行了,下去吧!”周锦书没有责怪手下办事不利,只是扬扬手。

    关好房门,周锦书便看向苍澜陌。

    “你是怎么知道他必有行动的?”他就纳闷了,怎么苍澜陌什么都能猜到?

    要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苍澜陌那料事如神的模样。

    他料事如神了,就显得自己太笨了。

    苍澜陌没有看向周锦书,手指依旧敲打着桌面,是在等待。

    果然,没多久羽卫就送来了消息。

    是羽卫截获了周柄送出去的信件。

    将信件拆开,看了里面的内容之后,苍澜陌面色未变,眼神却深幽了几分。

    “怎么了?”周锦书问。

    苍澜陌没有回答,只是扬了扬手中的信。

    见状,周锦书将信件接过来,看了里头的内容的,脸色凝重。

    “果然是他们。”周锦书沉声道,“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等!”苍澜陌眼神微眯,

    都等了十多年,不急这一时。

    证据有了,苍澜陌也就没有在御凌山庄多留,第二日一大早就离开了御凌山庄。

    清晨的空气很好,鸟鸣声,植物的清香萦绕让人心旷神怡。

    然而此时,马车内的苍澜陌脸色非常难看。

    只因为苏小喜宁可跟天阳天诀两人挤在外面,也不愿意进去跟他一起。

    这让他心情非常不好。

    天阳和天诀都是习武的人,所以尽管是隔着马车车帘,他们也依旧还是能够感觉到里面主子的心情。

    “小喜子,外面风大,你还是进去坐吧?”他可不想面对主子的坏心情,所以,这个时候得从源头下手。

    天阳发现,自己渐渐的都能够接受主子对小太监的‘特别关照’了。

    “不了,我觉得挺凉快的。”苏小喜心情很好的道。

    坐在马车外,呼吸着早晨新鲜的空气,这感觉是真心不赖。

    总比进去面对苍澜陌强,她一点都不想跟苍澜陌独处。

    天阳听了不由得一噎,他好像不该用这个理由劝人的。

    没办法,天阳便朝着天诀使眼色,想让天诀帮忙。

    “有情况!”天诀神色凝重的道。

    苏小喜一听,当即有些无语的看向天诀,道:“秦侍卫,你不要编这么吓人的理由好不好?”

    苏小喜有些无语,她又不是傻,怎么会看不出来两人就是想要自己坐进去?

    可是,她一个小太监,坐在哪里有差么?

    刚才说冷也就算了,现在直接的‘有情况’。

    能够体谅一下她这个遇到几次追杀而心有余悸的人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咻’的一声传来......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