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一定病的不轻
    第97章 一定病的不轻

    屋内,空气凝结。

    两个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对方,都忘记要在第一时间松开对方。

    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两人之间蔓延。

    不知道是谁的心跳的速度在加快,继续加快,快的快要让人承受不起。

    两人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柔软唇上。

    “嗯——”

    突然,一震撕心裂肺的痛意从身体深处传来,苍澜陌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都痉挛了。

    苏小喜心中一惊,也在最快的时间内回过神来,并且在第一时间起身。

    饶是如此,苏小喜依旧感觉到了唇边的血腥味。

    “糟了!”

    苏小喜惊呼,因为她知道,苍澜陌痛的咬破了舌头。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左右看了一下,苏小喜看到一旁放着一个拨完玉米的玉米棒,想也没有想的就将玉米棒拿了起来。

    “张嘴,咬住它!”苏小喜着急的道。

    可是,苍澜陌现在整个人都在痉挛中,脸色已经涨得通红,眼睛充血,额上情景暴起,意识已经不太清晰。根本不能听苏小喜的话。

    这一次的苍澜陌比起上一次,更加的可怕。

    由此可见,苍澜陌这次承受的痛苦比上一次还要深。

    是的,苏小喜猜的没有错,苍澜陌这次的痛,确实比之前痛很多。

    特别是心口的地方,痛的让他快要抓狂。

    可是,即便如此,苍澜陌还是只是紧咬牙关,并没有喊出声来。

    “邵侍卫,秦侍卫!”

    苏小喜看着苍澜陌嘴角不停的流血,却不能够让苍澜陌张口,不由得高呼出声。

    反正药已经给苍澜陌吃完了,其他的事情他也不怕让他们看到。

    最主要的是,自己再不掰开苍澜陌的嘴,制止他继续咬自己的舌头,怕是会出事。

    苏小喜的声音方落,天阳天诀齐齐破门而入。

    一看到苍澜陌唇边满是鲜血,两人面上都是担忧之色。

    “我掰不开他的嘴巴,你们快点将这个塞到他的嘴里。”不等两人开口,苏小喜就将玉米棒的递给两人。

    天阳接过了玉米棒,便快速的和苏小喜交换了位置。

    天诀看了玉米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很快的便闪身出去。

    屋内谁都没有发现天诀出去了,天阳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其他,直接用力抓住苍澜陌的下颚,将玉米棒塞到了苍澜陌的嘴里。

    只是......

    “噗!”的一声闷响,玉米棒被咬碎了。

    两人皆是一脸懵逼,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反应。

    就在这时,一个擀面杖直接的被递到了天阳的面前。

    天阳看都没有看是谁,就接过了擀面杖塞进了苍澜陌的嘴里。

    这一次,没有断。

    只是塞一个擀面杖而已,天阳就仿佛打了一场仗一样,满脸的汗水。

    也是这时,天阳才知道递给自己擀面杖的人是去而复返的天诀。

    “现在该怎么办?”天诀没有看向天阳,而是看着苏小喜问道。

    床上已经湿了一片,他知道主子这次毒发可谓是极为凶险的。

    “你们两个快点将他的衣裳给剥了。”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刚才的事情,脱衣服的事情也只能够交给天阳天诀了。

    天阳天诀两人闻言,并没有犹豫的就默契的分工合作了。

    一个负责扶起苍澜陌,一个则是负责脱衣。

    这个空挡,苏小喜一直都盯着苍澜陌那可怖的脸,心里满满的都是疑惑。

    按理说,苍澜陌这只是第二次毒发,应该不会痛成这个模样才对。

    如果第二次就痛成这样了,那后面岂不是痛死了?

    不过苏小喜本身就只研究过一次蚀情毒,所以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

    而这个时候天阳天诀两人已经合力将苍澜陌上身的衣裳给剥了,苏小喜就没有时间继续想下去。

    将银针摆出,寻到了穴位,苏小喜开始下针。

    只是苍澜陌浑身的肌肉都紧紧地蹦起,苏小喜根本难以下针。

    没办法,每寻到一个穴位,苏小喜就在穴位上按压一会儿,让穴位周围的肌肉能够松弛一些,这才终于能够下针。

    也不知道是药效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几次之后,后面的穴位施针都简单了很多。

    忙活了半个时辰,一切终于结束,苍澜陌也冷静下来。

    此时的苍澜陌和上次一样,就跟的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身上还低着汗珠。

    不过,这一次的苍澜陌比上次更狼狈,也更苍白。

    看着苍澜陌缓过神来,苏小喜却无法轻松。

    “下一次,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忙。”她心中没有底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天蚕草。

    苍澜陌只是抬眼看了一眼苏小喜,随即便垂下头,掩去眼底的情绪。

    “嗯!”苍澜陌应道。

    苏小喜看向苍澜陌虽然狼狈却依然好看的轮廓,脸色微红的移开了视线。

    之前因为施针所以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停止了忙碌之后,她就仿佛还能够感觉唇上的触感,怎么挥都挥不去。

    “小喜子,你的唇是怎么了?”天阳突然问。

    苏小喜一听,有些心虚的道:“怎,怎么了?”

    “你唇角有血!”天阳道出实情。

    正当苏小喜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天阳在这个时候又道:“你也是咬破了嘴唇?”

    奇怪,小喜子为何咬破了嘴唇?

    苏小喜一听,连耳根都红了,但是却不得不镇定的道:“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殿下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不等他们回应,苏小喜就朝着门外没去。

    所以,苏小喜没有看到天诀沉默而又别有深意的眼神,也没有看到苍澜陌正抬头看向她的背影,眉头微皱。

    因为苍澜陌身子太虚弱的缘故,所以一行人并不准备今日就赶回京城,准备在这个村子里休息一晚。

    直到第二天早上出发之前,苏小喜再没有出现在苍澜陌的跟前。

    再次坐上回京的马车,苏小喜并没有的继续坐在外面,而是规规矩矩的跟苍澜陌一同坐在马车里头。

    不过,好在苏小喜一上车了之后,苍澜陌都在闭目养神,苏小喜也不至于会觉得尴尬。

    天知道,苍澜陌这个时候其实也在想着昨日的事情。

    若是按照常理,自己被一个太监强吻了,一定会觉得非常恶心才是。

    但是,他没有。

    不但没有,反倒是怎么都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幕。

    他肯定病了,而且还病的不轻,苍澜陌在心中下了结论。

    如果苏小喜这个时候知道苍澜陌觉得是自己强吻了他,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