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主子的想法,左右不了
    第114章 主子的想法,左右不了

    听到这个声音,苍澜陌手里的拳头握得紧了一些。

    而一旁的苏小喜也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丞相家里的嫡长子,秦子谦。

    正在包厢里饮茶的周锦书听到这个声音,手中的动作一顿,而后眼底闪过一丝的讥讽。

    接着,周锦书继续的喝茶,似乎外面的变动都与他无关。

    秦子谦,就在四楼,也刚好就在周锦书的隔壁。

    只是,此时的秦子谦眉头却是紧紧的蹙起。

    因为他不知道父亲因何一定要让他过来将拍下天蚕草,更加不知父亲因何知道今日会拍卖天蚕草。

    他总觉得父亲在秘密筹划着一些什么,可是偏偏,他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手中的盒子,秦子谦蹙起眉头。

    父亲哪里有的这么多的银两,用这么多的银两买一株药草又是何用?

    太多的想不通,他决定,今日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询问父亲一般。

    “八万两!”

    秦子谦思考的时候,五号包厢里面的人再次发话。

    而这一次,拍卖场内的人都觉得有些惊惧。

    这个声音让他们感到颤抖。

    别说是他们那些普通人了,就算是站在五号包厢那人身后的两个侍卫荣唐、荣古两人,此时后背都有些发寒,身子微微颤抖。

    若非是内力深厚,他们此刻就该吐血了。

    他们心知,主子生气了。

    只是,主子身上的威压,更多的作用于同在一个房间的他们。

    秦子谦听到这样的声音,心中也有些惊惧,但是想到父亲的交托,看着手中的木盒,秦子谦决定孤注一掷。

    父亲给他的银票便是十万两,若是这十万两不能够买下天蚕草,他也没有办法了。

    “十万!”

    秦子谦一出声,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天蚕草再如何珍贵稀有,也不该值十万两这么多啊。

    一些没有叫价的人都有些不解,一个个都不知道为何会有人用这么大的代价来争夺一株药草。

    要知道,这药草再如何珍贵,却也不是包治百病的药草。

    五号包厢的人听到四楼那人依旧再跟他争夺,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正欲开口,站在身后的荣唐忍不住上前。

    “主子,万万不可!”

    然而,荣唐刚刚出口,便接收到了自家主子警告的眼神。

    荣唐见此,虽是惊惧,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提醒道:“主子,咱们此番来苍冥国,不宜张扬。”

    而且,主子带在身上的银子,不能够只花在这一株对他们其实没有多大用处的药草上。

    荣唐话没有说完,但是身为荣唐的主子,他如何不知道?

    但是即便是知道,他都不甘。

    而且,他不信跟自己竞价的人会比他银子还多。

    想着,不顾荣唐的劝阻,那人便出声了。

    “十一万两!”

    一听对方继续竞价,秦子谦叹息一声,将手中的小盒子给合上。

    终究,不能够完成父亲的交代。

    而此时,在余欢那一个包厢里的人,脸色更是能够跟锅底媲美。

    “废物!”那人怒声斥道。

    余欢以为说自己,当即便跪在地上,脸色苍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连自己父亲都怕的人,他不得不怕。

    若说此时谁的心情最好,那当属一号包厢的封子寒了。

    “楼主,要不要竞价?”站在封子寒身后的夙惜躬身问道,态度十分尊敬。

    那架势已然说明,若是楼主竞价,他必然会开口。

    没有人知道,这天蚕草,其实就是楼主寻来的。

    封子寒却没有说话,眼睛瞟向一旁。

    那边,是二号包厢的方位。

    今日的二号包厢一直没有动静,他心中想着,是否二号包厢的人会一直没有动静?

    如若是这般,让他用十一万两银子买一株天蚕草,倒也不亏。

    他不认为那人在苍冥国没有银子能够活络多久。

    不过,如果可以,他自然想要他放更多的血的。

    就在封子寒犹豫的时候,就在底下的虞娘询问了第二次的时候,二号包厢终于有了动静。

    “十五万!”

    声音,清冷的如同来自地狱,让人心中发寒。

    二号包厢,究竟是什么人?竟能有这般的骇人的气势?

    所有的人心中都惊疑着。

    而封子寒,唇角却微微的溢出一抹弧度。

    鬼王,你果真是来了!

    想着,封子寒的眼底闪过一抹兴味的光芒。

    听到价格到了十五万,苏小喜整个人都蔫了,此时此刻,她真是不抱一丝希望了。

    她以为自己怀里的钱很多了,如今到了无上楼,她才惊觉自己是个没钱的乡巴佬。

    可是,自己没有钱,苍澜陌难道没有钱么?

    他不是皇子吗?

    苏小喜想着,视线便落在苍澜陌身上,一脸严肃的道:“苍澜陌,天蚕草可遇不可求,没有了天蚕草,你可能会没命的!”

    她是真的着急,可是,苍澜陌不开口,她有什么办法?

    将她自己给卖了,她都拿不出十几万两的银子啊。

    可是,苏小喜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苍澜陌还是没有搭理苏小喜的意思。

    苏小喜气极,可是,这个时候并不是生气的时候。

    因而,苏小喜看向天阳和天诀,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再不劝劝你们的主子,他是真的可能没命的,你们知不知道?”

    天阳天诀听到了,却没有回答。

    此时两人的表情如出一辙,因为,两人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跟雕塑一般。

    等苏小喜气的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天阳才看向苏小喜,道:“主子的想法,我等左右不了。”

    “你们!”苏小喜,气的满脸通红,“你们这是愚忠。”

    是忠心重要还是命重要?命都没有了,还对谁忠心去?

    苏小喜不知道,自己这般着急,苍澜陌却是笑了。

    当然,这笑,苏小喜是没有看到的。

    “小喜子,你很关心我?”苍澜陌问。

    “废话!”苏小喜想都没有想的就回答。

    然而,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苏小喜脸色猛然涨红。

    然后,苏小喜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一本正经的道:“你是我的主子,你若是出事了,我这个做奴才的岂不是得倒霉?”

    所以,她只是为了自己着想。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