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搽药,没有其他选择
    第123章:待小喜子如何?

    “爹!”

    秦子谦见到秦相,便恭敬的行礼。

    平日里秦子谦对自己的父亲还是极为敬重的。

    秦相看了一眼儿子手中抱着的盒子,眸光微变,而后才看着秦子谦道:“听说你没有买到天蚕草。”

    不是问句,而是很严肃的陈述句。

    秦子谦闻言点点头,道:“是!”

    秦子谦并没有多说,因为他知道父亲一定是收到了消息的。

    “可知那人是谁?”秦相虽然派人盯着无上楼,但是具体的却并不知道。

    “孩儿不知。”秦子谦如实回答,“但是那人必定不是普通人。”

    光听声音便能够心生畏惧,通体发寒,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

    况且,那人还身处五楼。

    五楼并非一般人能够进去,只是三皇子为何会在五楼,却让人不得而知。

    “三皇子可曾参与竞价?”秦相继续问。

    秦子谦闻言,眉头微皱;

    “三皇子不曾参与竞价。”父亲为何会这般询问?

    秦相一听倒是有些意外,他还以为......

    难道说三皇子并不知道天蚕草的作用不成?

    心中疑惑,但是秦相却并没有多想。

    此番,他该操心的是今日的事情要如何交代。

    没有想到天蚕草竟然能够拍到二十万两的天价,实在是有些失策。

    “罢了,你先出去吧!”秦相挥挥手,并没有责怪自家儿子的意思。

    他没有想到天蚕草竟会出现在无上楼,而且还是以那样的让人措手不及的速度出现。

    如今唯一能够庆幸的是,天蚕草并没有落在三皇子的手中。

    只要不是在他的手中,就一切都还来得及。

    秦相面色一直在变化,因而也没有注意到秦子谦还没有出去。

    秦子谦见此,眼底掠过一抹复杂。

    随即,秦子谦默默上前,将手中装着银票的盒子放到秦相面前的桌上。

    轻微的声响这才让秦相回过神来,使得秦相的脸色微变。

    “怎么还没走?”秦相问,脸上有些严肃。

    秦子谦只是紧抿着唇,面色有些严肃的看着秦相,没有回答,也没有转身。

    见状,秦相眸子微暗,然后靠坐在椅上,看向秦子谦,问道:“说吧,何事?”

    “父亲要那天蚕草做什么?”能够动用十万的银两去购买东西,用处必然非比寻常。

    秦相似乎早有所料,所以眼底并没有多少的惊讶。

    “这些不该你过问。”秦相的声音有些微发沉,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

    若是平时,秦子谦便会就此罢休。

    但是这一次,秦子谦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父亲,我是您的儿子,有些事情我应该知道。”秦子谦一脸的坚持。

    秦相闻言,蹙眉看着秦子谦,心中思忖着些什么。

    “你确定要知道?”最后,秦相终于开口,一双眸子变得犀利。

    “确定!”秦子谦毫不犹豫的回答,目光坚定。

    有人说,人活一世,难得糊涂。

    但是,他却不愿糊里糊涂的过活。

    秦相一听,站起身来,绕过书案走到了窗边。

    良久,才回头看向秦子谦,道:“三皇子如今身中剧毒,没有天蚕草,三皇子命不久矣。”

    秦子谦一听,微微发怔,一脸不可思议。

    三皇子身中剧毒?命不久矣?

    怎么会?

    “父亲......”秦子谦脑袋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些什么。

    “谦儿,为父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想要跟三皇子修复关系却不得其门而入,为父今日让你去竞争那天蚕草,便是为了三皇子,只可惜了......”

    说着,秦相叹息一声,“三皇子虽说不是皇后所生,但是皇后对三皇子的关心众所周知,你妹妹又是大皇子妃,为父不得不照看着三皇子。”

    “父亲,大皇子他们可知道?”秦子谦问。

    秦相见自家儿子信了,眼神几不可见的变了变,而后才摇摇头,道:“他们都不知道,为父也是无意中才知道这件事。”

    “谦儿,此事事关重大,你切莫透露出去。”说到这里的时候,秦相又是一脸的严肃。

    “父亲,儿子知道了。”秦子谦垂首说道,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

    见儿子信了自己的话,秦相也没有多说,只是让秦子谦出去。

    这一次,秦子谦没有多留。

    只是走出了秦相的书房之后,秦子谦眼底满满的都是复杂。

    他心知父亲有事瞒着自己,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事情。

    三皇子中毒,且命不久矣......

    想着,秦子谦回头看了一眼书房,随即便大步离去。

    而书房内秦相正看着门口的方向,目光深邃。

    此时,临仙殿内。

    一行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戌时,天色也已经完全的黑了。

    苏小喜因为疲惫的缘故,所以晚膳也没有用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苍澜陌见状只是蹙眉,并没有留下苏小喜,却还是让宫人送些吃食到苏小喜那里。

    只是,没有苏小喜‘试菜’,苍澜陌便觉得晚膳有些索然无味,将就着吃了几口,便让人撤下了晚膳。

    殿内,依旧只留了天阳天诀两人。

    两人都能够敏感的察觉到,今日的主子有些不同寻常。

    可不,这个时候的苍澜陌正倚在主位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蹙起的眉头昭示着他心中的苦恼。

    这样的主子,饶是常年伴在苍澜陌身边的天阳和天诀都不曾见到过。

    只是,主子的心思,可不是他们能够猜测的。

    想着,两人便默契的移开了视线,本分的守在一旁,权当自己是一缕空气。

    “你们说的,我对苏小喜如何?”

    就在天阳天诀两人真的要将自己当作不存在的时候,苍澜陌突然的开口了。

    而开口的话,却让两个侍卫变了变脸色。

    虽然,那变化其实也只是微乎其微了。

    天诀素来就是话少的那一个,所以此时此刻天诀的唇也是紧闭着。

    天阳想要让天诀回答,毕竟主子问的是他们,谁回答都是回答。

    可是,天诀却是眼观鼻鼻观心,根本看都没有看一眼天阳。

    而此时,天阳已经感觉到自家主子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让他通体发寒。

    狠狠地瞪了一眼天诀,天阳这才看向苍澜陌道:“主子待小喜子......极好!”

    当然,如果能够把握其中的‘度’,那就更好了。

    后面这句话,打死天阳,天阳也不敢说出来。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