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吐了,她就那么厌恶自己?
    ..,公公有喜了

    第199章 吐了,她就那么厌恶自己?

    封子寒看着苏小喜这个模样,不由得失笑,道:“看来确实很重要!”

    只是,说话间,封子寒袖zhong的手却微微收紧了一下。

    “是,很重要!”苏小喜并没有否认,而后一脸坚定的看着封子寒,“所以还请封公子告知一二。”

    四国的无上楼都没有那些药材,封子寒要说的地方,很有可能是唯一能够集齐那些药材的地方了。

    “灵山!”封子寒转身,踱步到窗边,“灵山的药材是四国最齐全的。”

    ......

    马车内,沉默的让人濒临窒息。

    苏小喜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苍澜陌,莫名有些心虚。

    “灵山不准去!”

    原本冷着脸没有看向苏小喜的苍澜陌突然抬眼对上苏小喜的眼眸,直接的说出这句话来。

    苏小喜微怔,而后别开视线,语气却十分坚定的道:“灵山我一定要去。”

    苍澜陌眼底闪过一丝恼怒,而后身子一闪,就直接的到了苏小喜的跟前,扭住苏小喜的下巴。

    正欲说话,马车突然停下,两人因为惯性跌倒在地板上。

    索性马车上垫着地毯,所以动静不大,摔得也不疼。

    可是,苍澜陌这个时候却是压在苏小喜的身上的。

    对于这样的意外,苍澜陌先是错愕,随即便是勾唇,觉得这个意外来的非常的好。

    里面的动静虽然是很小的,但是身为练武之人的天阳和天诀还是听到了。

    “主子,没事吧?”

    天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怎么回事?”苍澜陌声音沉沉的问道,视线却是落在身下的苏小喜脸上,看着苏小喜一脸羞窘的模样。

    “方才有一个小孩闯到了路上。”天阳的声音再次传来。

    “嗯。”苍澜陌嗯了一声,而后又道:“把马车赶稳点。”

    “......”天阳一怔,看了一眼旁边的天诀,却还是放慢了马车的速度。

    车厢内,苏小喜此刻心跳的速度已经不太正常了,耳根子都红了,此时此刻,她根本就不敢看向苍澜陌,就怕泄露了自己眼底的情绪。

    任谁被一个美男子这样压在身下,也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原本是想着等人自己起来,可是,等了半晌,也没见苍澜陌有任何动作。

    “殿下,你该——”

    剩下的话,苏小喜没有说完。

    因为,她对上了苍澜陌那双深幽的让人看不通透的眸子。

    这样的眸子,让原本就心慌的她更加不能淡定了。

    可是,感觉到身上的体温,苏小喜更是焦急。

    伸手便推上苍澜陌的胸膛,边推边道:“殿下,你快点起来。”

    可是,无论苏小喜怎么推,都没办法撼动苍澜陌分毫。

    苏小喜不由得急了,正要说话,苍澜陌上身立起来,双手却撑在苏小喜两侧,声音带着一丝胁迫,又有些沉的道:“苏小喜,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么?”

    苏小喜心zhong一个咯噔,慌乱散去,心zhong恢复了几许的冷静。

    视线瞥向一旁,苏小喜故作不知的道:“殿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是真的不知?”苍澜陌轻轻地说着,头缓缓的朝着苏小喜靠近,唇附在苏小喜耳边,吐着热气。

    苏小喜身子一颤,却还是强作镇定。

    “是的,奴才不知。”

    “那么,你可知道那缺的几种药材是做什么的?为何偏巧这个时候被人买光?”苍澜陌的唇抵着苏小喜的耳朵问道,“还有,你为何一定要上灵山?”

    问到最后,苍澜陌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虽然她懂得毒术,可是她知不知道灵山多么的危险?

    这个该死的女人!

    想着,苍澜陌的眸光沉了几分。

    “这个,奴才......奴才不......”

    剩下的话,被苍澜陌的唇尽数吞没,再也说不出来。

    苏小喜不敢置信的瞪着苍澜陌,心zhong满是惊恐。

    这是苍澜陌第二次在清醒的状态下吻自己了,难道说,苍澜陌取向真的有问题?

    这样的想着,苏小喜都完全的顾不上羞怯,手上用力的开始推苍澜陌。

    心里,却是一阵的悲凉。

    有什么能够比自己喜欢的男人是同志更让人痛心的?而且,这个男人,还将自己当作同性......不,她连同性都算不上。

    这样的想着的时候,一种感觉突然地涌上喉头。

    苏小喜顾不得其他,手脚并用的开始推拒着苍澜陌。

    苍澜陌见不对,便松开了苏小喜。

    苏小喜一获得自由,便直接的到窗边干呕起来。

    看着苏小喜用生命干呕,苍澜陌的脸色黑如锅底。

    她就那么厌恶自己?

    还是说,她其实将自己当作心理变态了。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难以接受。

    很想过去将她拉回来,告诉她自己知道了她女子的身份,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苏小喜再马车边缘干呕了一阵子,却是什么都没有呕出来,心zhong不免有些奇怪。

    难道是自己潜意识对苍澜陌的吻有排斥?

    可是,不对啊......

    感觉到马车内的气氛更沉闷了,苏小喜回头看去,却见苍澜陌的脸色黑比锅底,当即,心zhong一紧。

    “那个的......我不是......”

    苏小喜似乎能够明白苍澜陌为何脸色难看,可是想要解释,却发现不知道怎么解释。

    而她不解释还好,这一开口,苍澜陌就基本坐实了之前自己的猜想。

    “药材的事情,你是不准备解释了?”苍澜陌声音沉了几分,脸却是瞥向一边,没有看向苏小喜。

    苏小喜看着苍澜陌,有种怪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十分不好受。

    心知苍澜陌猜到了几分,苏小喜也不再隐瞒,于是便开口道:“那些药材大部分是蚀情毒解药的材料。”

    苍澜陌唇微抿,袖子里的拳头紧了紧,但是没有开口,也没有看向苏小喜,而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苏小喜看着苍澜陌的眸子里有些复杂,最终也只是选择了沉默。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的任由马车行驶如皇宫,朝着临仙殿而去。

    不过,一进入了临仙殿,苍澜陌便吩咐苏小喜去准备浴汤。

    苏小喜没做他想,便去准备了。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远去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笑意,而后,便进了殿内。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