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离苏,给别人表现的机会
    第220章离苏,给别人表现的机会

    秦语嫣闻言,却缓缓的抬起头看向苍澜昊。

    “是你毁了我的幸福。”

    秦语嫣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却让苍澜昊听得明明白白。

    这也让苍澜陌原本愤怒的神色中多了一丝的疯狂。

    “我毁了你的幸福?”苍澜昊红着眼怒吼,“秦语嫣,在你心中,苍澜陌他就是你的幸福?”

    “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我明媒正娶的王妃,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男人,你以为,就算是我现在放了你,苍澜陌还会要你?”

    秦语嫣听着苍澜昊的话,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毫无生机。

    是啊,她是陵王妃,是他的大嫂。

    看着秦语嫣这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苍澜昊只觉得心中有着一团邪火,快要见将他烧成了灰烬。

    苍澜陌,苍澜陌,又是苍澜陌。

    他为什么什么都压在他上头?明明他才是嫡长子,明明他的身份才最珍贵,明明他才是最适合皇位的人。

    可是,秦语嫣喜欢他,父皇喜欢他。

    而他被父皇重视,也是因为他表面上善待他。

    凭什么?究竟凭什么?

    越是想,苍澜昊的心中越是疯狂,理智都因为对苍澜陌的仇恨而丧失。

    终于,看着眼前流泪的女人,苍澜昊想都不想的就扑了过去。

    他自己的女人,凭什么不用?

    他自己的女人,凭什么心心念念的都是别的男人?

    撕拉一声,秦语嫣的衣裳成为片片碎布。

    之前还毫无生气,一副死灰模样的秦语嫣,这个时候脸上满满的都是惊恐。

    可是,无论她怎么喊,怎么挣扎,也都无济于事。

    终于,苍澜昊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秦语嫣放弃了挣扎。

    可是,秦语嫣的眼底,却是有着一丝绝望。

    这绝望,更是刺激了苍澜昊,让苍澜陌更加狂躁起来。

    屋内,是秦语嫣的痛呼。

    屋外,小蝶心情复杂,满脸是泪。

    也许,也许这样也好,这样,小姐就不再念想了。

    想着,小蝶便没有继续和江仁江义周旋,转身就离开了。

    虽然,心中依旧担心。

    可是,那又能怎样?

    小姐是陵王妃,合该是这样的的,不是么?

    而另一边,苍澜陌带着苏小喜朝着洛王府行去。

    因为疫情的缘故,大街上并没有多少行人,店铺也差不多都关了门。

    原本应该热闹的京城,此时此刻显得十分的寂静和荒凉。

    将车帘放下,苍澜陌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让马车行驶的再快一些。

    而苏小喜这个时候无声的将自己的手放到了苍澜陌的大掌中,无声的安慰,脸却别向一旁,不敢看向苍澜陌。

    她从未曾这般的安慰过人。

    苍澜陌有些愕然的看着自己掌心的小手,原本拧起的眉头,也缓缓的因为手中的温暖而抚平。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到了洛王府。

    只是,才刚刚回到洛王府,两人才进门,天诀便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两人一同停下,天诀便已经到了两人的跟前。

    “怎么回事?”苍澜陌问,一脸的凝重。

    “主子,离神医说,城西的事情,他办不了,最多只能够和之前那样借名给您。”

    借名,也就是说,离苏允许用他的名声办事。

    事实上,离苏的原话是:“这疫情我控制不了,最多就是让你们主子拿我的名头办事,我不追究便是。”

    只是这些原话,天诀不会说出来就是了。

    主子和离神医的关系十分的微妙,两人似乎有某些共识,也似乎趣味相投。

    但是,很多时候,两人就像是斗鸡一样,见了,就互咬,让他们和云临每次都十分的无奈。

    苍澜陌听了天诀的话,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怎么回事?”

    他倒是不知道,会有什么疫情,是离神医都控制不了的。

    天诀闻言,没有立即回答苍澜陌,而是看了一旁也蹙着眉头的苏小喜一眼。

    之后,才道:“主子,离神医说,这并非是天灾瘟疫,而是人为。”

    接着,在苍澜陌和苏小喜两人的注视之下,天诀才道:“离神医说这是毒,而且还是非常厉害的会传染的毒,他解不了。”

    一听这话,不只是苍澜陌,就算是苏小喜也都震惊到了。

    他们没有想到,竟然是毒。

    而此时,城西。

    一处屋顶上头,一袭白衣带着半截面具的离苏站在屋顶。

    带着药香的风吹来,直接的吹起了那白色的衣摆,让离苏多了几分的仙气少了几许的世俗。

    而在离苏的身后,是一袭青衣的云临。

    看着底下因为瘟疫而病的横七竖八的躺在空地上的人,云临面无表情的问道:“主子,因何说救不了他们?”

    离苏的能耐,别人不知道,他跟随在他身边多年,却是清楚的很。

    离苏闻言,却露出一抹淡笑。

    那笑容,如同莲花那般的淡雅。

    即便是半张脸都被面具给遮盖,但是这笑容让人看着就心旷神怡。

    与苍澜陌那种张扬的美不同,离苏是那种内敛,但是却让人移不开眼球的存在。

    而此时,这个模样却只有云临一人看到。

    若非云临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怕是也会被离苏给折服的吧。

    “有人会救这些人,我又何必凑这个热闹?”

    在云临不解的时候,离苏又来了一句,“若是什么事情都我给做了,那如何给别人表现的机会?”

    云临闻言,嘴角不由得抽搐。

    他们的主子明明是谪仙一样的人,可是有时候却还是

    云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便也不再多问。

    而离苏的唇角的笑意更深,脑海中却想到了那日青楼中看到的苏小喜。

    那个小太监,若是没有猜错,定是不简单的。

    她,应该就是那个用了他的名义解毒的人吧?

    这一次,他倒是非常想见识到她的本领。

    带着药香的风再次吹到屋顶上,只是这个时候,屋顶上却早已经没有了人了。

    这一天晚上,被瘟疫感染的人更多了。

    京城的恐慌也更是严重了许多。

    被困在城西的百姓,特别是那些和病人一块隔离,但是还没感染上瘟疫的百姓,这个时候都开始骚动起来。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