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你先招惹我的,你不许死
    ..,公公有喜了

    第229章 你先招惹我的,你不许死

    苏小喜哭着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苍澜陌的眼神一点点的恢复清明,手zhong的青筋也缓缓的平和。

    脸色也恢复了许多。

    只是,当感觉到胸前的湿润之后,苍澜陌还是忍不住的皱眉。

    特别是,听到了那嘤嘤的哭声之后,苍澜陌的眉头皱的更紧。

    然后,手,缓缓的抬起,落在苏小喜的头上。

    “傻瓜,哭什么?”说这话的时候,苍澜陌的手揉了揉苏小喜的发顶。

    苏小喜身子一怔,而后抬起头来看向苍澜陌。

    然后,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直接坐起身来再次按住苍澜陌的脉搏,用系统进行扫描。

    然后,苏小喜松了一口气。

    只是,下一刻,苏小喜眉头又紧紧的拧起,一脸的纠结。

    苍澜陌看着苏小喜凝重的的神色,不由得有些疑惑。

    “怎么了?”苍澜陌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

    苏小喜闻言,便抬起头来,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苍澜陌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来,看向苏小喜。

    “我没事......”

    “谁说你没事了的?”

    苏小喜抬头狠狠的瞪向苍澜陌,语气凶狠,眼睛通红。

    因为刚才哭过的缘故,所以她那长长的睫毛上带着点点的泪珠。

    苍澜陌却并没有因为苏小喜的这一声的吼而生气,反倒是神色更为柔和了几分,伸出手,便拭去了苏小喜脸颊上的一颗泪珠。

    却是不说话。

    从前,苍澜陌怕是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的吧。

    只是,这一份温柔,只对苏小喜。

    苏小喜看着苍澜陌的样子,只觉得一阵鼻酸。

    而后,便带着一丝委屈凶巴巴的看着苍澜陌,“是你先招惹我的,你不许死。”

    语气,绝对的凶悍和霸气。

    透着一股小女儿家的味道。

    这样的苏小喜,也是苏小喜曾经都不曾想过的。

    她从来都觉得,自己跟小女人,真的是挨不上边的。

    不过,女人遇上了爱情,那么即便是不可能,也都变作可能了。

    “好,不死。”苍澜陌捏了捏苏小喜的鼻子,眼底依旧带着宠溺。

    苏小喜瞧着,鼻尖却更加的酸涩了。

    于是,忍不住的扭过头去不看苍澜陌,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

    “苍澜陌,你那么厉害,你去查一查天蚕草在谁的手里可好?”

    他知道,苍澜陌很厉害,一定还有很多的底牌没有出来。

    所以,一定不会找不到天蚕草的。

    之前天蚕草没有出现还好,如今是出现了,苍澜陌找到的可能性一定更大。

    想着,苏小喜一脸期盼的看着苍澜陌。

    “嗯!”苍澜陌答,眼神微变。

    苏小喜见苍澜陌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便严肃的道:“这解药只能暂时缓解你身上的蚀情毒,但是三个月内若是找不到天蚕草,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了。”

    苍澜陌默!

    “你刚才还答应不死的!”见苍澜陌没有反应,苏小喜再次怒了。

    而这个时候,苍澜陌却是伸手将苏小喜给揽入自己的怀zhong,轻叹道:“知道,答应你的事情,就不会反悔。”

    苏小喜听到苍澜陌的保证声,这才心宽了不少。

    而此时苍澜陌眼底却是出现了一抹坚定。

    看来,等这次国宴之后,有些事情要开始了。

    这一夜,直到苏小喜睡着,苍澜陌才小心的离开了西楼。

    只是,才刚刚踏出西楼,苍澜陌眼底所有的柔情全部散开,只剩一脸的冷意。

    天阳天诀这个时候出现在苍澜陌的面前,两人也是面无表情。

    “全城搜寻北辰烈。”苍澜陌下达命令,语气zhong带着一丝的肃杀。

    在天子脚下动土,无论北辰烈是什么动机,他都必须尽快将北辰烈抓住。

    若是等到了国宴开始,各国使臣入京,那就晚了,错失了抓捕北辰烈的良机。

    国宴还有十日的时间,大概五日之后便陆续有使臣入京,所以,他只有五日的时间。

    天阳天诀领命而去,他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必须尽快部署。

    夜,还十分的沉,但是京城注定不安宁。

    这一夜,有一批黑影在京城zhong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几乎每一寸都被那些黑影给翻找了一遍。

    就算是在夜里有人惊醒,也只当自己做梦,便又继续的睡着了。

    到了第二日,京zhong已经没有多少人的茶楼里,还是有些人讨论着昨晚的梦。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街上开始敲锣打鼓起来。

    闭门不出的人都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声音,然后纷纷打开了家里的门。

    “洛王殿下抗疫成功!”敲锣的人一边敲锣一边喊着。

    整个京城zhong,有十多个这样的敲锣的人,没多久,这样的消息便传入了众人的耳zhong。

    而后,原本还是有些低迷的京城热闹起来,百姓们自发的跟在敲锣的人宣传着。

    最后,十多个敲锣的人将人群引到了十多个平日里贴发告示的地方。

    敲锣的人停下了敲锣,贴下了告示。

    百姓们对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不是突发的瘟疫,而是有人蓄意下毒,而如今毒已经在离神医的帮忙下解了。

    告示zhong还提及,让百姓不要收留陌生人,遇到可疑人员应当尽快告知官府。

    一时间,百姓愤慨。

    毕竟,这一场人为的瘟疫虽说来的快去的快,但是却还是损了许多的人力物力,并且,已经有许多人命丧其zhong。

    而此时,御书房zhong,苍帝的脸色已经十分的难看了。

    “岂有此理,国宴的当口,竟然有人敢行此之事。”

    说话间,苍帝便要将手zhong的茶盏丢下,可是看站在面前的是自己最疼的儿子,便害死将手zhong的动作硬生生的给忍了下来。

    “三儿,你可知此事究竟是何人所为,究竟是何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苍帝问。

    “儿臣不知。”苍澜陌脸上毫无表情。

    苍帝见状,眉头紧蹙,“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对于第三子的能力,他并没有摸透,但是心zhong却还是多少有些底的。

    所以,他不太相信三儿什么都不知。

    “儿臣确实不知。”苍澜陌坚持,他心zhong自是有自己的考量。

    苍帝见此,心zhong有些怒气,但是却又对这个儿子毫无办法。

    终于,苍帝摆手。

    “罢了,罢了,不知便不知。”

    他不知,他也真的是毫无办法,有时候觉得,他这个做皇帝的,在自己的儿子跟前,特别的窝囊。

    至少,这个儿子就从来都不会听他的。

    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