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宇文杰的死因
    第361章宇文杰的死因

    周锦书问着,眼底满是笑意,就像是一只等着猎物上钩的大灰狼。

    “是!”沁儿并未隐瞒,“望归楼和醉香楼的账目此刻我正在管理。”

    自动跟在郡主身边,朱掌柜已经不止一次的送账册过来,有的时候是送到郡主府,有的时候是送来王府。

    但是最终都落在她的手上。

    周锦书一听沁儿这样说,当即眼底的光芒更深了几分。

    在沁儿抬头看想他的时候,周锦书脸上的神色才稍微收敛了一些,故作一本正经的道:“我想着你该是一个新手,这样吧,我有一些老帐册给你瞧瞧,当作给你涨经验好了。”

    见沁儿静静的看着自己,周锦书有种要被看穿的错觉。

    但是很快的,周锦书整了整脸色,继续一本正经的道:“当然这不是让你做白工,权当你报答我多次救命之恩好了。”

    沁儿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着周锦书,面上淡定而沉静。

    在周锦书以为沁儿这是要拒绝的时候,沁儿唇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周公子晚点让人送过来便可。”

    说完,沁儿便朝着周锦书福了福身子,而后转身出了苍院。

    看着沁儿的背影,周锦书久久不能回神。

    而此时他的脑海中却依旧保留着她方才微笑的模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锦书才一拍自己的脑袋,将沁儿的身影给拍飞,便心情愉快的离开了王府。

    不管怎样,账目有人帮着查看了,他也好交差了不是?

    而周锦书离开了墨轩之后,便有羽卫进去了。

    苍澜陌向羽卫交代着自己下一步的打算。

    一个个命令下达下去,墨轩里人来人往,直到很晚,墨轩的灯火才熄灭。

    而中途苍澜陌去看了几次苏小喜,只是苏小喜依旧沉沉入睡。

    第二日,大理寺就热闹了,关注整个事件的百姓们全都聚集在大理寺门口听审。

    而勾起百姓们的热情的,其实不是这次的案件,而是一个人。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呢?

    据闻,今日审理案情,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而这人就是家喻户晓的第一仵作徐卿。

    徐卿上堂,必有尸首。

    徐卿出面,真相大白。

    所以当使臣和各位官员都到位的时候,便有两具裹着白布的尸首被人抬了上来。

    白布掀开,便瞧着里面躺着的正是已经死亡多时的墨云裳和宇文杰。

    因为两人的身份特殊,所以两人的尸首都靠药物保持着,所以十多天过去了也并没有腐烂,与十多天前也无异。

    徐卿先是看墨云裳,经过细致的检查之后,淡定的得出结论:中毒而亡,手指中有血肉。

    和其他仵作验证的也并无二样。

    但是,当验证宇文杰的时候,情况却有所不同了。

    原本宇文杰是被墨云裳用金钗刺死的,这个已经被下了定论。

    但是,徐卿的答案却并非如此。

    “启禀大人,金钗的伤口偏离心脏,并无可能致人死亡。”徐卿不缓不慢的朝着曹德道。

    徐卿只是一个二十多出头的年轻人,模样俊秀,身上透着一丝的儒雅。

    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淡然,而他的脸上也是一副云淡风轻。

    这是徐卿出名的要素之一。

    当然,对于这些,徐卿并不在乎,要不然也不会很难有人能够请的到他了。

    至于徐卿今日为何会出现在大理寺,无人知道,反正他就是这么出现了。

    曹德闻言,蹙眉。

    “不是金钗刺死,那么死亡原因为何?”

    曹德对徐卿的断定是信任的,但是之前的仵作都说是一举毙命,而他也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伤口。

    “内力震死,五脏六腑皆碎。”徐卿说的十分酌定,也十分淡定。

    曹德闻言,依旧蹙眉,却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徐卿继续。

    徐卿并未多说,只是对着一旁的普通仵作道:“你检查一下死者的眼耳口鼻。”

    那仵作闻言,虽是不解,却还是检查了。

    然后,不检查还好,一检查就让他整个人震惊不已。

    “启禀大人,郝月的三皇子确实是内力震碎五脏六腑。”那仵作检查一番之后便出言道。

    曹德一听,当即便问为何。

    徐卿并不出口,只是示意那个仵作开口。

    那仵作本不敢班门弄斧,但是心知徐卿不会开口,当即便道:“启禀大人,郝月三皇子的眼耳口鼻上均有血迹,虽然被清理过,但是却还是能够瞧得出端倪。”

    七窍流血,除了中毒,那便是高深的内力了。

    所以,宇文杰的死在一开始是存在猫腻的。

    或许墨云裳对于宇文杰是刺了那么一下,确实是让宇文杰晕了过去,但是却并没有让宇文杰死。

    至少那样的伤,正常人至少是能够拖几个时辰的。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墨云裳离开之后,有内力高深的人给了他一掌,让人不能轻易的发觉他的死因。

    这样的解释,众人恍然。

    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验尸结束之后,徐卿便离开了,没有多留一下的打算。

    其他的事情,该怎么处理,也不是仵作该做的事情。

    而徐卿的出现,至少能够说明一点,那就是整个事情,从一开背后就有人作梗。

    于是乎,曹德准备去查。

    这个时候洛王府身边的侍卫天阳天诀就直接的带来了有效的证据。

    主要就是人证和物证。

    物证是墨云依房间里的惨了一点催情香的迷药,而人证则是北海国驿馆和郝月驿馆的下人。

    他们作证,郝月国驿站那边的下人,曾经几次三番的去找寻北辰烈。

    而找北辰烈究竟是为了做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又有证据表明,那个常常去北海使馆的下人,正是带着和宇文杰去云启使馆的那个。

    云启使馆当日发生了什么,众人皆是不知,因为在墨云裳死去的第三天就已经找到了墨云裳和墨云依身边侍女的尸首。

    所以,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北海国的北辰烈,和云启的墨云依。

    而两人的目的,只要有脑子的人稍微想一想就能猜透。

    那便是要引发两国战乱,北海坐收渔翁之利。

    还在找”公公有喜了”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