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爆粗口,事情不太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01章 爆粗口,事情不太对

    其中一个面部更冷的侍卫见状,正欲开口说:你这便已经是为难了。

    不过话还没有出口,就被另外一个侍卫给拉住了。

    “叶夫人先在这里稍等,属下这句去通传。”

    那侍卫说着,示意另外一个侍卫好好的守着,然后便离开了。

    叶子柔看着那个侍卫离开的背影,眼神中透着一丝的复杂,而心中却悄然的松了口气。

    两人就这样的静默的站在仙人居的门口,因为太过安静,所以氛围非常的奇怪。

    而另外一个侍卫到了书房门口就被天阳天诀拦了下来,天阳询问了情况之后,就让侍卫站在外面,自己进去了书房。

    将侍卫说的话对着苍澜陌说了一遍,天阳便不吭声。

    “叶子柔?”苍澜陌闻言挑眉,想了想便道,“让她去小厅等着。”

    说完这话,苍澜陌的眸子暗了几分。

    而天阳则是领命出去。

    此时,叶子柔在仙人居门口等待着,心中七上八下的,根本不知道自己今晚能否能够进去。

    当远远地看着那侍卫回来的时候,叶子柔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心情了。

    既是想要被告知可以进去,又想被告知自己不能进去。

    这样的复杂心情,对于她而言是一种煎熬。

    直到,那个进去通报的侍卫朝着叶子柔点点头,道:“王爷让叶夫人进去。”

    叶子柔闻言后背却是一僵,心中莫名有些恐惧。

    不过终究还是谢过了那个侍卫,踏入了仙人居中。

    而此时,已经坐在亭子里的苏小喜和苍澜愈,对这些是完全不知道的。

    等苏小喜觉得他们两个沉默了够久了之后,才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方才既然想过去,为何不去?”既然喜欢,又为何不知争取?

    苍澜愈闻言,却是苦笑。

    “我不能污了她的名声。”

    苏小喜闻言一怔,作为拥有现代灵魂的人,她倒是真的将这一茬给忘记了。

    那殇院里住的并非只有叶子柔一人,还有李玉红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存在。

    若是苍澜愈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就过去了,对于叶子柔也确实不好。

    这样的时代背景,就注定了女人偷情的命运。

    苍澜愈的顾虑也确实是对的,是对叶子柔最好的。

    “你知道她为何不愿意跟你一起么?”苏小喜问。

    解决两人之间的问题,首先就应该找到两人问题的根本原因。

    苍澜愈闻言,眼底有着失落。

    “因为她不愿意忤逆自己的父亲。”她太在意那几乎没有任何实质的亲情了,而他又不能让她的不去在乎。

    “狗屁的父亲。”苏小喜忍不住蹙眉,“把庶女当宝贝疙瘩,而嫡女过得连丫鬟都不如,你见过这样的父亲么?”

    那哪里是父亲,那分明就是仇人。

    苍澜愈:“......”

    此时苍澜愈有些震惊的看着苏小喜的方向,他完全没有想到苏小喜竟然会说出这样粗俗的话来。

    虽然她是假太监出身,可是恢复女装之后的她身上却有着的某种气质,就算是闺阁千金都不能够比拟的气势。

    而那样的粗俗的话,跟她的气势是完全的不相符。

    不过,苍澜愈并讨厌苏小喜的话,甚至觉得非常的解气。

    如果可以,他很想说出更粗俗的字眼来形容。

    只是,他想了一圈,想不到更粗俗的字眼了,也就放弃了。

    苏小喜见苍澜愈并没有回应自己,知道自己可能一不小心爆粗口让苍澜愈给惊住了,于是苏小喜便清了清喉咙,继续分析道:

    “如果你的亲人一直都做出伤害你的事情,而叶子柔一直对你好,你会为了你的亲人而放弃叶子柔么?”

    “不会!”苍澜愈回答的非常的坚定。

    “那么,你觉得叶子柔会?”苏小喜反问。

    “我......”他不知道。

    “人心是肉长的,即便之前叶子柔对叶挺还有一点的期待,但是我想在叶挺为了庶女叶子莲将她送到洛王府做侍妾之后,也该死心了吧?”

    “郡主的意思是?”苍澜愈仿若捕捉到了些什么,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

    “上一次你三皇兄给了你们机会,叶子柔却在那个时候拒绝了,所以我觉得这其中必定有原因,只要将这个根本原因给解决了,你们或者才会在一起。”

    同样身为女人,虽然灵魂并不属于同一个时代,但是女人最根本的追求还是相同的。

    无论是女强人还是小女人,哪个女人不想要被人呵护,被人宠爱?

    叶子柔那样的缺爱的环境中长大的女人,更是不可能例外。

    所以根据苏小喜的分析,根本原因应该还是出在叶挺的身上。

    苍澜愈听着苏小喜的话,才觉得如梦初醒。

    “多谢郡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或者,是他忽略了。

    他一定要将柔儿拒绝自己的真正原因给查出来。

    见自己的话对苍澜愈起了作用,苏小喜觉得自己来这里也是值得了,只是......

    “你今日为何突然来了这里?”

    安王府和洛王府并不远,而自那一次之后苍澜愈就再也不曾出现在洛王府。

    而即便是早上在前厅的时候,苍澜愈心中虽然是惦记着叶子柔,但是当叶子柔就在他跟前的时候,他却也没有要有交集的意思。

    就算是看一眼,也都不曾有。

    所以,为何到了夜里却追到了这里来?

    若是有心人看到,岂不也麻烦么?

    “我.......”苍澜愈有些犹豫,不过看到苏小喜有些疑惑的眸子,苍澜愈还是开口了,“之前听到三皇兄因为李玉红而迁怒了柔儿,所以我才......”

    “迁怒?”苏小喜蹙眉,“是指让两人住进殇院?”

    “三皇兄没有因为李玉红责罚柔儿么?”苍澜愈疑惑。

    苏小喜一听这话,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

    “你觉得你三皇兄是这样的人?”

    只是,话音刚落,苏小喜就猛地站起来。

    似乎,事情不太对。

    苍澜愈好像是被人特意引到这里来的,可是为什么?

    越是想,苏小喜就越是觉得心中乱糟糟的,索性就不想了。

    心中突然的就升起了一股子的不安,正要走出亭子,一把锋利的长剑就朝着她的面门直接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