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软金香,引鱼上钩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04章 软金香,引鱼上钩

    苍澜陌抬眸看向黑衣人,沉声道:“你以为,就凭你?”

    很显然的,对于来人,苍澜陌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来人闻言脸色十分的难看,但是很快的那双眸子里却透着一丝的冷笑。

    “方才你们应该用了足够多的体力了,如今你中了软金香,你以为你还能有还手的能力?”

    说着,来人看向苏小喜,眼底的冷意更深了几分。

    “乐安郡主作为特级毒师,应该解不了玄级的软筋散吧。”

    诚如黑衣人所言,软金香是玄级的软筋散,不过有一个特点就是只有会功夫的男人才会被影响,而且必须要跟软金香接触足够的时间才能被影响。

    而这东西,苏小喜其实是会解的,毕竟她今天白天才刚刚做过实验。

    不过,此时此刻的苏小喜确实凝眉,保持沉默。

    苏小喜的话让来人心中甚是满意,以为苏小喜确实是不会解那软金香。

    然而,苍澜陌却是不疾不徐的扫视了一眼围着众人的黑衣人,声音依旧平稳的道:“就这么点人,你想要抓本王?”

    “难道不够?”来人相当的自大。

    苍澜陌闻言未语,但是却笑了。

    然后,摆脱了天诀和的苏小喜的搀扶,自己站了起来。

    只是一瞬间,那孱弱便消散,身上的气息变得凌厉,眼神变得冰冷。

    “看来,本王是太高估你们了。”

    “你,怎么会?”来人看向苏小喜,“你的毒术进步了?”

    苏小喜闻言却是不语,甚至是看一眼那人都懒得看。

    而那人想着,又狐疑的看向一旁的叶子柔,看到叶子柔的腰间此时此刻依旧挂着香包,怀疑便散去了。

    最后,确定了应该是苏小喜的毒术进步了,因而这人对苏小喜的杀意浓烈了几分。

    事实上,问题还真不是出现在苏小喜的身上,而是出现在叶子柔的身上。

    叶子柔既是不希望自己父亲真的把她娘亲的牌位移出叶家祠堂,又不想在洛王和乐安郡主成亲在即的时候破坏两人。

    所以,出来之前,叶子柔就已经将香包里的东西全部给换了。

    所以,香包其实还是那个,但是里头的东西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而叶子柔一过来的时候,就脸色通红的将事情给苍澜陌给交代了。

    苍澜陌心知对方不可能只是让叶子柔勾引自己而已,所以就让天诀去取了香包里的东西过来。

    虽然并不清楚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才闻到的时候苍澜陌就觉得身上有一点疲。

    于是苍澜陌也就猜到了那香包里面究竟装着什么东西,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将计就计。

    而最近苍澜陌也心知有人在背后不安分了,所以其实也一直在布置引鱼上钩的事情。

    这不,鱼不是来了么?

    而这些,黑衣人是不知道的。

    此时此刻他心中衡量着,苍澜陌如果没事,自己这一次的胜算有多少。

    正当黑衣人觉得自己可以放手一搏的时候,又有几个羽卫直接无视外围的黑衣人直接的进入了内围。

    于是乎,他震惊了,也慌了。

    “撤!”

    知道自己中计了,黑衣人脸色大变,并不敢继续多留。

    只是,来容易,澈可就不容易了。

    下一刻,御凌山庄的精卫从仙人居门口涌入。

    一场厮杀就开始了。

    在苏小喜正要出手的时候,苍澜陌就直接的抱起苏小喜朝着屋顶而去。

    “坐着看戏就好。”

    苍澜陌胸有成竹的道。

    那些人似乎是太过嘀咕了自己,即便没有自己,他们以为他们在今晚能够有任何的胜算么?

    天阳看着自家主子带着苏小喜到了屋顶看戏,心中不禁觉得心塞。

    他们的主子,真的好舒坦有木有?

    视线下意识的去找流星,却见流星此时已经带着沁儿到了廊下,静看一切,即便是有黑衣人注意到了那边过去,却也很快的就被解决。

    而比起流星和沁儿两个女人,那些黑衣人主要更加愿意攻击男人。

    就在这个时候,苏小喜看着那个领头的黑衣人要逃跑,正要说话。

    不过,苍澜陌却率先开口了。

    “不用担心。”

    苏小喜闻言不由得看向苍澜陌,看着苍澜陌此刻正笑看自己。

    于是,苏小喜瞬间就明白了,他是有意让那人逃跑的。

    而随着领头的黑衣人离开,又有几个黑衣人离去了。

    此时苏小喜对于这个情况要淡定多了。

    不过,其他的黑衣人想要继撤退,那是......不可能了。

    放走几个人是有目的性,却不代表苍澜陌会放过其他的人。

    毕竟那些人都是想着要来杀苍澜陌的人。

    “你觉不觉那个领头的黑衣人的身形很眼熟?”苏小喜突然想到了什么,当即看向苍澜陌。

    然而,苍澜陌却是眯着眼睛看向苏小喜,“你还有空去注意别的男人的身形?”

    苏小喜:“......”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瞪眼看着苍澜陌,苏小喜恨不得咬死他。

    这个男人,吃醋可以,但是可不可以分清楚状况再吃醋?

    “你再这样看着本王,后果本王可不会负责!”苍澜陌看着苏小喜,唇角带笑,眼底透着邪光。

    苍澜陌口中的后果以及他眼中的意思,苏小喜不可能不懂是什么意思。

    因为最近她实在是看得太多次了。

    脸上有些烫,苏小喜尴尬的移开的视线。

    而后,非常淡定的道:“我觉得回去之后,该让文太医给你开开去火的药了。”

    这话刚刚说完,苏小喜就觉得耳边一暖。

    “你该知道,你才是我最好的去火药。”

    不等苏小喜反应,苏小喜腰间就是一紧。

    下一刻,苏小喜就“脚踏实地”了。

    而此时,苏小喜才发现,那些黑衣人已经被解决了。

    仙人居的院子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满地的尸体。

    而苍澜陌这边,就死了几个普通的侍卫,几个羽卫基本没事。

    嗯,一点小伤对他们而言,也不算有事。

    至于御凌山庄的精卫虽然也没有损失,不过挂彩的程度就要严重多了。

    周锦书过来的时候看了看自己的精卫,然后又看了看苍澜陌的羽卫,那心中别提有多么心塞了。

    同样都是精良的侍卫,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啊!

    再然后,周锦书就发现苍澜愈受伤昏迷不醒了,还在意外中,想要开口询问。

    可是苍澜陌下一句话,就让他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