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北辰烈没死
    第405章 北辰烈没死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苍澜陌淡淡的声音传入周锦书的耳中。

    周锦书闻言,瞬间跳脚:“凭什么?”

    然,苍澜陌并不回答周锦书的问题,只淡淡的瞥了一眼周锦书,“若是把人跟丢了,后果你负责。”

    说完之后,苍澜陌便如同局外人一样带着苏小喜回房间,睡觉去也。

    而羽卫则是悄无声息的就离开了,天阳天诀则是同情的看了一眼周锦书,然后便带着昏迷的苍澜愈倒了一旁的厢房。

    叶子柔只犹豫了一瞬,就跟了上去。

    沁儿和流星此时也都淡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可怜那些受伤了的精卫,此时只能像他们苦逼的主子一样的苦逼,受伤了也不能休息,只能够将这满地的尸首和血迹给清理干净了才可以。

    至于周锦书,虽然按照安排已经让人跟着那些黑衣人了,但是想着苍澜陌那句跟丢了自己负责那句话,他还是不放心的跟了上去。

    所以说,周锦书自己都同情自己那天生的劳碌命了。

    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懂,自己怎么就被苍澜陌吃的死死的呢?这都是为什么呢?

    而天阳和天诀将苍澜愈送入房间之后就出来了,而这个时候刚好有侍卫过来,向他们呈报李玉红那边的事情。

    原来,李玉红知道事情爆发之后很可能查到自己那边去,所以连夜就想要逃,不过却是被早就盯着她的侍卫给拦住。

    那两个丫鬟也在打斗中身亡。

    而在询问李玉红的时候,李玉红将什么都说出来了。

    只可惜,李玉红除了知道那两个丫鬟是赵茹涵的人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赵茹涵身后的主子是谁也都不知。

    而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批进入仙人居的黑衣人其实就是娄将军的人。

    虽然赵茹涵和林婉君一样,都嫁给了娄将军的儿子娄中天。

    而且说起来林婉君才是正室,赵茹涵只不过是平妻罢了。

    不过因为林婉君如今没了头发,性格又乖戾,没有赵茹涵会讨好人的缘故,所以赵茹涵才是真正受到看中的人。

    因为娄将军一直都是陵王那一派,和前户部尚书也就是赵茹涵的父亲是好友的缘故,所以对于这次赵茹涵的提议,娄将军是给予支持的。

    等苏小喜睡着之后,苍澜陌才出了房间到了书房。

    天阳将先是将李玉红的事情说了,然后询问应该如何处置。

    “该如何处置,还需要问本王?”苍澜陌冷声问。

    天阳闻言一愣,随即便垂首抱拳,没有说话,但是却也知道了苍澜陌的意思。

    这意思,就是不留了。

    不过说起来,那样不自量力的女人留着也是祸害人,倒也不如不留。

    一直沉默着的天诀这个时候抬起头来,道:“主子,那赵茹涵身后的人可就是陵王?”

    苍澜陌没有很快的回答,只是敲击着桌面,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是与不是,等锦书回来便知。”

    而此时周锦书已经带着人一路尾随着那黑衣人到了一个隐蔽的小村庄。

    让周锦书心惊的是,这一处离御凌山庄并不远,但是御凌山庄却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的存在。

    如今三更半夜,但是这个村庄里却依旧是灯火通明。

    里头的人虽然都是樵夫和农夫的打扮,但是看着他们稳稳的下盘,也知道他们都是练家子。

    关键是,这些人都是青壮年的男子,没有一个老人小孩,只一眼就能够看得出其中的问题。

    而这些人一个个举着火把站在那里,似乎是等着这些黑衣人回归。

    “主子,他们回来了。”

    当那几个黑衣人才刚刚出现的时候,就有人朝着一个屋内喊道。

    然后,一个浑身带着戾气的人从屋内走了出来。

    看着只回来五个人,男人面色不由得一沉。

    而那几个黑衣人能够感觉到主子的不悦,当即身上一僵,额间渗出冷汗。

    “主子”

    几人跪在了那个浑身散发着戾气的男人面前,心中忐忑不已。

    “洛王可杀了?”男人问。

    沉默!

    这样的沉默,让男人身上的戾气非常浓重了。

    “那苏小喜可除了?”男人继续问道。

    “主子”

    领头的黑衣人话还没有说完,但是那充满戾气的男人就已经抬起一掌,直接的朝着那黑衣男子打去。

    黑衣男子被一掌拍飞,种种最难过的砸在地上。

    其他的黑衣人看着,一个个都瑟瑟发抖,但是却不敢动。

    那被拍飞的黑衣人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吐出一口血,很显然的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但是还是很快的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单膝跪在那浑身充满戾气的男子面前。

    此时男子身上穿着带着帽子的斗篷,整张脸都笼罩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是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气。

    “荣唐,你越来越不会办事了,你觉得本座还能留你?”阴沉的声音中,透着浓浓杀气。

    荣唐?

    周锦书倒抽了一口凉气。

    荣唐和荣古不是已经被魅邪杀了么?难道,那些是假的?

    而坠崖的北辰烈

    “荣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带人过来!”

    周锦书只不过一下子气息不问,那带着斗篷的男子就已经发觉了,声音中带着沉重的怒气。

    而与此同时,男子手中的袖箭发射,朝着周锦书疾射而来。

    同一时间,村里所有的人全部都聚集。

    看着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村子,可是一下子竟然都出现了上百人。

    周锦书心中暗道不好,然后迅速的放出了手中的联络信号。

    接着,周锦书便带着几个精卫出现在那些假村民的面前,只瞬间就被上百人给包围。

    周锦书在心中不停的抱怨着苍澜陌,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个黑袍的男人,就好像被包围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一派的轻松。

    “你是北辰烈,你居然没死?”

    虽然一早就猜到了北辰烈可能没死,但是真的看到了,周锦书还是非常的震惊的。

    话音刚落,周锦书就感受到了一股非常浓烈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