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赵茹涵是谁的人?
    第406章 赵茹涵是谁的人?

    也正是如此,周锦书更加清楚,那个穿着斗篷的男子,确确实实就是北辰烈。

    “怎么了?北辰烈你有胆子出来,没胆子承认?”周锦书讥讽道。

    “周少庄主,祸从口出这句话没人教你么?”

    黑袍男子抬起头来,那圣意阴沉了几分,杀意更浓烈了几分。

    但是也让周锦书非常的清楚的看到,这人就是北辰烈。

    比起之前的北辰烈,此时此刻的北辰烈身上的戾气更是浓郁了许多,给人一种阴冷的气息。

    也是,在北海国,乃至在云海四国,北辰烈一直都是天之骄子的存在。

    而来到苍冥国却是不停的受挫,甚至是差点丧命。

    都这样了,那性格不扭曲才是真正的奇怪了。

    “没人教我那句话,不过却有人跟我说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做出超出那个能力范围的事情,小心一无所有。”

    说话气死人,周锦书算是一个。

    北辰烈本来就因为自己损兵折将许多而心思扭曲了,这个时候被周锦书这么一击,北辰烈脸色的更加扭曲。

    “强词夺理只会让你死的更快。”北辰烈阴沉的道。

    随即,冷冷的向自己的属下下令杀无赦。

    周锦书吐了一口口水,脸上依旧是吊儿郎当,可是眼中却是严谨。

    这百来人,他们怎么打得过啊?

    后面支援的人什么时候来都还不知道呢。

    还想要用‘聊天’拖延一下时间,特么怎么就成了激将法了?

    周锦书真的是想要抽自己两大嘴巴。

    不过根本就不等周锦书多想,战局就开始了。

    嗯,如同周锦书自己想的那样,他很快的就挂彩了。

    周锦书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的功力不行,肯定是对方人太多了的缘故。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

    虽然说吧,周锦书的武功比起苍澜陌真的是差了一大截,但是怎么说也都是顶级的高手了。

    只是再怎么顶级,面对这一大群人,还真是浪费体力和精力的事情。

    就在周锦书怀疑自己要么会失血过多而亡,要么就会累死的时候,树林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种非常强悍的气息朝着这边铺天盖地而来。

    特么的,救兵终于来了。

    周锦书松了口气,力气好像瞬间就回来了,手中的招式也凌厉了许多。

    几家欢喜几家愁,周锦书是高兴了,北辰烈的脸色却是大变。

    “不好,撤!”

    这个感觉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让北辰烈又怒又惧又恨。

    只是,北辰烈话音才落,十几二十个黑影人就出现在村子里。

    而领头的那人,正是魅邪。

    所以,这些去气势不凡浑身杀气的黑衣人,正是鬼谷的人。

    也是这一刻,北辰烈对鬼谷的恨意已经升华到了极致。

    为什么要有鬼谷的存在?为何幽萤总是帮着苍澜陌?为何幽萤总是要坏自己的事?

    几乎是在魅邪带着人过来的时候,杀戮就已经开始了。

    与每一次一样,这种杀戮是碾压式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鬼谷的人超强,更是鬼谷的人一出马,那身上的气势就直接让人畏惧。

    不战,就已经先赢了几分。

    而杀戮一开始,北辰烈在属下的掩护下,和荣唐一同退到了刚才出来的那间屋子。

    等魅邪在同几个属下杀到那屋子里面的时候,进去的几十个人还有北辰烈已经不见了。

    几番查找之后,魅邪终于找到了屋子里的暗道。

    “这里交给你了。”魅邪冷冷的朝着跟进来的周锦书丢下一句话之后,就同自己的属下追了进去。

    周锦书不由得再次有些风中凌乱了。

    刚才魅邪看自己的眼神,那是鄙视么?

    他是挂彩了没错啊,可是面对那百来人,他能不挂彩么?

    好吧,其实周锦书真的是想多了,人家魅邪,其实,嗯,从来就没有将周锦书放在心上过。

    他只是想要快些找到北辰烈回去复命而已。

    只是,周锦书若是知道魅邪根本就不将他放在眼中,估计会气的咬人吧?

    有了魅邪留下的那鬼谷的人,加上路已经被堵死,所以这个村子里的人没多久就被杀尽了。

    看着满地的尸体,周锦书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能够回去交差了吧?

    嗯,虽然,这些人并非是自己解决的。

    鬼谷的杀手快速的离去,而周锦书则是带着自己的残兵剩将离开,那模样,着实有些狼狈。

    而回到御凌山庄之后,周锦书根本连换个衣服上个药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的被告知苍澜陌还在等着自己。

    “人跑了。”

    见到苍澜陌的第一眼,周锦书就没好气的道。

    懂不懂得爱护伤残人士?没看到他浑身是血么?就这样了让他过来复命真的好么?

    他是他的表弟,不是属下好不好,不要把自己理所当然的当作属下好不好?

    周锦书心中抱怨着,当然,他看着苍澜陌的眼神中也是充满了控诉的。

    苍澜陌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周锦书,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

    就好像,苍澜陌对周锦书从来都没有指望一样,这让周锦书更是气的差点发狂。

    太瞧不起他了,是可忍书不能忍。

    想要撸袖子揍人,不过当对上苍澜陌的眼神之后,周锦书蔫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是将发生的事情说清楚比较好。”苍澜陌淡淡的开口,确实一语中的。

    周锦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最终还是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

    “领头的黑衣人是北辰烈身边的荣唐,而我在那个村庄里看到了北辰烈,他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

    “不过他人已经跑了,魅邪却追去了,你如果想要知道更多,问魅邪就好了。”

    闻言,苍澜陌的脸色沉了沉。

    “赵茹涵莫不是就是北辰烈的人?”天阳问出口。

    苍澜陌却是紧蹙眉头。

    最后,却是摇摇头,“未必!”

    赵茹涵表面为苍澜昊做事,这次似乎是跟北辰烈合作,但是他却总有一种感觉:赵茹涵一定没有这么简单。

    后面,几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周锦书也干脆的离开了。

    只是离开之前,周锦书朝着沁儿的房间看了一眼。

    只是想着沁儿房间里还有流星,周锦书断了要过去的看看人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