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皇后请罪
    第407章 皇后请罪

    而苍澜陌在周锦书离开之后,将后续的事情交给天阳天诀处理,自己回到了房间。

    将苏小喜揽入自己的怀中,问着苏小喜身上的味道,苍澜陌心中暖暖的。

    只是,苍澜陌发觉苏小喜近日睡眠越来越沉了,自己离开和回来,苏小喜也就是婴宁一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半点醒来的前兆都没有。

    手不由自主的抚向了苏小喜的腹部,临近三个月了,那里终究是微微隆起了一些。

    是因为他,喜儿才睡的这般的沉么?

    摸着那处的隆起,苍澜陌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说介意,他也并未介意过,最多就是嫉妒那个得了喜儿又不对她的负责的男人。

    只是,每次在夜里偷偷将手附在那上头的时候,他心中总是忍不住的想:如果,这个孩子是他的就好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嗅着苏小喜身上淡淡的清香,苍澜陌缓缓的睡着。

    第二日一大早,洛王遇刺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山庄。

    刺客倒也没有伤到洛王,倒是将安王给误伤了。

    这件事让所有的人都震惊。

    御凌山庄是什么地方?防守该有多么的严密啊?怎么就能够让此刻进来?

    于是乎,众人又知道了,这些都是洛王府那个不受宠的侍妾里应外合的结果。

    这个消息传来,众人就想到了将李玉红送来的皇后。

    毕竟李玉红只不过是商贾千金,再如何也都能力有限,万不可突破御凌山庄的。

    所以那身后必定有人,而那人选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皇后的身上了。

    而有些千金想要借机接近洛王,就到了仙人居。

    只可惜,这个时候被告知洛王早就送受伤的安王回京了。

    而此时滕汐公主出来主事,这最后一天的赏花盛宴,才能够如期的维持,也确实有成就了几对佳偶。

    御凌山庄的事情先苍澜陌等人传到了皇宫中,苍帝一听苍澜陌再次的受到刺杀,虽然苍澜陌没有受伤,但是苍澜愈受伤了,瞬间龙颜大怒。

    听说此事和皇后有关,苍帝的脸更是沉的不能再沉了。

    “摆驾凤衍宫。”

    只是,苍帝还没有走出御书房,皇后就已经匆匆而来。

    看到苍帝阴沉着脸看着自己,皇后心中一个咯噔。

    随后,皇后便缓缓的在苍帝面前跪下,跟随在皇后身后的宫女嬷嬷也跪了一地。

    “皇后这是做什么?”苍帝不满的看着皇后。

    此时此刻皇后的嫌疑最是大,所以对于皇后苍帝是不满的。

    “皇上,臣妾前来请罪。”皇后低垂着头。

    不过跪着的她后背挺直,仪表端庄。

    苍帝见状,便让那些丫鬟嬷嬷退下,自己也转身回到了龙案后坐定,冷冷的睨着皇后。

    感觉到苍帝的视线,皇后手中拳头紧紧的握起,此刻的她正恨得牙痒痒。

    自己送那两个侍妾过去分明就是为了让两人接近苍澜陌,一来可以为自己牟利,二则是能够离间苍澜陌和苏小喜之间的关系。

    那个苏小喜,竟然连蚀情毒都能够解,有她在,苍澜陌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很大的助力。

    所以离间两人是那般的必要。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李玉红竟然伙同别人想着刺杀苍澜陌的事情,没用的女人,就只知道自作主张,竟还让她受累。

    越是想着,皇后心中就越是恨。

    “你何罪之有?”苍帝沉声道。

    对于皇后这么快就收到了消息的事情,苍帝心中多了些许计较。

    看来,这皇后从来都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的安分,否则怎么可能自己才得到御凌山庄的消息皇后就已经来了呢?

    这就摆明了皇后的消息来源比自己的还要广。

    “昨夜御灵山庄发生的事情,秦二小姐一早就让人传来让臣妾知道了。”

    “臣妾本想着陌儿现如今还不曾宠幸那两个侍妾,想着让两个侍妾去山庄与陌儿培养感情,却不曾想那李玉红竟然藏了这样的祸心。”

    “这些都是臣妾的过错,还请皇上责罚臣妾。”

    一连几句话,不仅将事情推了个干干净净,更是将消息的来源给说的清清楚楚。

    事实上,秦雯娅在那日之后也起了红疹子,这几日虽然没有离开山庄,但是想要接近苍澜陌不可能。

    而这些消息,秦雯娅也是在大家知道之后才知道的,所以就不可能率先传递消息回京了。

    只是皇后是料定了苍帝不可能细查消息是否是秦雯娅传来的,所以就用秦雯娅做了幌子。

    事实上,苍帝还真不会查,但是

    “三儿再有十日就要成亲,你这个时候要让区区侍妾去和三儿培养感情,你这是不将朕的圣旨当一回事么?”

    皇后的说法并无错处,苍帝虽然怀疑,但是也不能再对此时追究。

    但是不能追究刺杀的事情,却不代表不追究皇后罔顾圣旨的事情。

    皇后一听,当即便俯身。

    “是臣妾错了,臣妾考虑不周,还请皇上惩罚。”

    此刻的皇后认错态度非常良好,再抬头的时候,那脸上的自责的神色也恰到好处。

    苍帝瞧着也不好多说,只淡淡的道:“行了,朕便罚你禁足半个月,你可有异议?”

    “臣妾不敢。”

    苍帝便摆摆手,让皇后退下了。

    只是等皇后退下之后,苍帝还是命人去调查此事。

    而皇后被禁足之后,自然是留了心眼,让人去通知苍澜昊去查探此事。

    而这件事情自然很快就会查到赵茹涵那边,因为要靠着娄家,所以苍澜昊只能够快速的抹去娄家参与的痕迹,对于那几个擅作主张的人也只能够口头警告了。

    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

    而此时,几辆马车缓缓的朝着京城驶去。

    前面那辆自然是苍澜陌的,里面只有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

    而沁儿则是跟着叶子柔坐在后面的马车里,马车里还有刚刚醒来但是脸色都十分苍白的苍澜愈。

    眼看着马车快要到京城了,苍澜陌却突然的收到了属下传回来的消息,当即脸色大变,一脸的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