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以后叫我子寒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16章 以后叫我子寒吧!

    “这是什么药?”

    夙荣知道自己不该问,但是还是忍不住问出声了。

    苏小喜闻言,凉凉的看了一眼夙荣,让夙荣心中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方才那眼神,让人看得莫名有些惧意。

    原本以为苏小喜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正欲下房梁,苏小喜却开口了。

    “大瓶子是助兴的药物,至于小瓶子,只是会让人无力反抗但是脑袋会十分清楚的药物罢了。”

    苏小喜话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夙荣却还是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他觉得,以后还是尽量避免得罪苏小喜好了,真的很可怕。

    也难怪古人会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夙荣想着,便匆匆下去了。

    而后夙荣便按照苏小喜的吩咐快速给三个人喂了药,之后变解了两个男人的睡穴,便也跃上了房梁。

    房梁上的四个人都静静而又冷漠的看着底下,看着那两个男人渐渐地醒了过来,并且很清楚的看到那两个男人眼底兴奋的光芒。

    接着,似乎是凭借本能,两个男人朝着床边靠近。

    看到了床上睡着的女人之后,他们就像是饿狼看到了食物一样,便直接将人被子给掀开了。

    此时的他们的眼底看到的就只是女人,对于女人的样貌根本就不关注,所以也没有看到这是一个没有头发的女人。

    林婉君从睡梦之中被惊醒了,当感觉自己身上有人的时候,她心中十分惊恐,想要叫喊出声。

    可是,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一点的了力气,就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而当看清楚自己身上两个人的模样的时候,她心中更是绝望。

    这两个人,明明是自己亲自给苏小喜挑选的,就是看中了这两人的丑陋和壮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小喜,一定是苏小喜,这些一定是苏小喜搞得鬼。

    苏小喜,她跟她势不两立。

    愤恨的眼泪从眼底滑落,在她身上游走着的手,让她觉得分外的恶心。

    可是,她根本阻止不了。

    甚至于,她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渐渐地远离。

    屈辱,愤恨。

    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看着底下的林婉君,苏小喜却是一脸的冷漠,眼底没有一丝的同情。

    方才,林婉君眼底的愤恨,她不是没有看到。

    那抹杀意,她也不是没有看到。

    如果,今天没有封子寒及时出现,此时此刻被这样对待的人,就会只是她。

    而那个时候,林婉君不会同情自己,只会开怀大笑。

    所以,她又为何要同情林婉君??

    “走吧!”苏小喜有些疲累的对着一旁的封子寒道。

    她,是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尔虞我诈,可是,身处其中,却又是那般的无可奈何。

    封子寒看了底下一眼,见那两个男人正各自扒着自己身上的衣裳,眸光一沉,二话不说就抱着苏小喜离开了房间。

    那样的污秽,苏苏不该看到。

    苏小喜并不知道封子寒心中所想,只是保持静默。

    今晚的事情让她的情绪不高,只觉得疲惫,想要快点回家。

    一想到回家,苏小喜就想到了苍澜陌。

    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独有一人,与他最亲近的人就是阿陌了。

    只是不知道阿陌那边怎么样了,不知道信王是否安然无事。

    因为思绪飞远,所以苏小喜大概忘记了自己还在封子寒的怀中,也没有注意到他们早就离开了娄家的范围。

    只是,在苏小喜走神的时候,封子寒停下了脚步。

    苏小喜回过神来,一抬头,便看到一脸严谨的周锦书和身上带伤的流星正站在前面,周锦书的身后还站着王府的一些侍卫。

    看到周锦书眼底的那一丝的不赞同和探寻的目光,苏小喜才恍然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封子寒的怀中。

    大概是因为周锦书和苍澜陌的关系的缘故,苏小喜心中有些发虚,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苍澜陌的事情一般,快速的从封子寒的怀中下来。

    那急于与自己保持距离的动作,让封子寒心中微微发疼。

    “多谢阁下救了我嫂子。”周锦书朝着封子寒抱拳,故意将;‘嫂子’两个字给咬的重重的。

    看着苏小喜安然无恙的模样,周锦书心中是松了好大一口气的。

    若是苏小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向自己那无良的表哥交代。

    但是,对着封子寒,周锦书是带着些许的戒备和敌意的。

    毕竟作为男人,他又怎么看不出来封子寒方才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异样呢?

    他可不会忘记,这个男人是无上楼的楼主,可不是一个能够让人小觑的存在。

    可不能让这家伙趁着阿陌不在京城的时候将苏小喜给拐去了,否则阿陌可得伤心死。

    对于周锦书的心思,苏小喜并没有注意。

    而本就比较一根筋的流星更是注意不到了,看到苏小喜,流星想都没有想的就朝着苏小喜靠近。

    到了苏小喜的身边便开始上下打量起来,最后才终于有些僵硬的问出口,“郡主可有事?”

    在流星的心中,是自己不够强,才会让苏小喜落了单的。

    苏小喜看着那并不习惯关心人,所以脸上神情有些僵硬的流星,眼底有着一丝的动容。

    只是当闻到流星身上的血腥味儿的时候,苏小喜的眸光沉了沉。

    “我没事,你怎样了?”

    流星摇摇头,想表明自己没事。

    但是看着苏小喜一脸的关怀,流星还是开口补充道:“大都是那些人的血。”

    在苏小喜的身上,流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怀,所以流星格外的珍惜,也因为如此,她一直在改变。

    苏小喜仔细的检查了流星,见流星身上真的只有一点的小伤,便安心了。

    随后,苏小喜便转身看向一旁的封子寒。

    “封公子,今日的事情谢谢你。”苏小喜再次道谢。

    封子寒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地盯着苏小喜,唇紧抿。

    若非是周锦书在一旁不停的咳着,封子寒大概是要这样看苏小喜看到天荒地老了。

    “若是真的谢谢我,以后便叫我子寒吧!”封子寒声音沉沉的道。

    “这可不......”行。

    不等苏小喜回答,周锦书便想要开口阻止。

    开什么玩笑,苏小喜是阿陌的人,若是这样亲昵的叫一个男人的名字,那,那阿陌怎么办?

    “谢谢你,子寒!”

    不等周锦书说完,苏小喜便干脆的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