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娄中天的绿帽子
    ,

    第417章 娄中天的绿帽子

    苏小喜觉得,今日的事情自己既然是将封子寒当作了自己人,直呼名字也没有什么。

    所以明知道周锦书是什么意思,苏小喜还是打断了周锦书的话。

    只是,苏小喜并没有看到自己叫封子寒名字的到时候,封子寒的眼眸一缩,眸光更为深邃了几分。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苏小喜对着封子寒道。

    封子寒并未阻止,苏小喜便在几人的护送之下转身离开。

    周锦书见苏小喜走的干脆,只看了一眼封子寒,便带着人一同离开。

    看着苏小喜的身影越来越远,封子寒却是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原本一直跟在身后的夙惜和夙荣走了出来,站在了封子寒的身后。

    也是在这一瞬间,封子寒那原本深邃的眸子渐渐变冷,眼底带着一丝的狠绝。

    “剩下的事情,你们去办!”

    苏苏对林婉君仁慈,那么剩下的事情就让他去做好了。

    敢算计侮辱苏苏,他就得让那个女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是在封子寒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心中唯一的想法。

    夙惜和夙荣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眼,眼底都透着担忧。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应声便离开了。

    这一天凌晨,原本在赵茹涵的房间歇息的娄中天突然的被尿给憋醒了,于是便下床找夜壶了。

    只是,才刚刚拿出自己的物什准备对着夜壶方便的时候,门口突然的传来了一个小厮的惊呼声。

    “少爷不好了,少夫人要闹自杀了。”

    那声音非常惊慌,声音也极大,可以让满院子的人都听得到。

    原本还是在半梦半醒中的娄中天被这么一吓,手中的夜壶便落地,屋内顿时便是一阵的骚臭味道。

    而在娄中天手中拿着的物什,此时此刻却像是被吓着了,没了尿意,难受的紧。

    赵茹涵原本是被那奴仆的声音给惊醒,一醒来就看到娄中天摔了夜壶,屋内味道正浓,这让赵茹涵的眼底闪过一抹的厌恶。

    不过,那一抹厌恶消失的非常的快速。

    穿好衣服下床之后,赵茹涵便唤来了丫鬟收拾,然后便是一脸体贴的看着娄中天道:“怕是姐姐那边出了事情,你快些去看看吧。”

    自从娄中天一同娶了两个妻子之后,就从来都只待在赵茹涵的屋子里,从不曾去过林婉君那里一次。

    毕竟林婉君头上没有头发,实在是貌丑无比,加上她娇纵的性格,娄中天自然就更喜欢温婉的赵茹涵一些的。

    而赵茹涵与旁的女子不同,时不时的会让娄中天去林婉君的院子里,理由是林婉君毕竟是实打实的正室。

    越是这样,娄中天就越是怜惜赵茹涵,也更加不愿意去那个动不动就闹出一番动静的林婉君院里了。

    当然,也曾有一次娄中天去过林婉君那边。

    但是那一次却是闹的不太愉快,这便让娄中天再也不愿意去了。

    所以当赵茹涵这次再让自己过去的时候,娄中天是拒绝的。

    “那个女人,怕是又故意闹腾了,我才不去。”

    赵茹涵见娄中天这般,唇角微微的勾起。

    不过方才那一声叫声却又不像是假的,所以赵茹涵心中想着是不是林婉君真的支撑不下去了所以真的要自杀了。

    倘若是这样,那还真的得去看看了。

    当然,去的时间得把握的好,否则要是让人没有死成却是让娄中天对她生出了怜悯的心思就不太妙了。

    这样的想着,赵茹涵也就没有急着继续劝。

    只是等的丫鬟缓慢的为娄中天更衣完毕之后,赵茹涵才继续开口。

    这一次,赵茹涵是有心要过去的,所以自然就将娄中天给带了过去了。

    只是赵茹涵没有想到的是,往林婉君院子里去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娄将军和娄夫人以及娄家的小姐娄雪心。

    这般,赵茹涵就更加的确定事情是真的了。

    在这一大清早的能够将府中的主子全部惊醒,那出的事情肯定不小。

    只是,当一群人到了林婉君的院子里的时候,却是不见一个下人在那里守着,一个个的心中皆是不解。

    娄将军想着林婉君到底是安伯候府里的人,若是就这般的在府中出了事情,安伯候府里追究起来,娄家也是讨不到好的。

    再加上,林婉君是皇后的亲侄女,这就更让娄将军心中忌惮不已。

    因为想到了这般,所以娄将军脚下的步子不由得快了些许,直接的就将房门给推开了。

    只是,房门一倍推开,就听到了不可描述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这让娄将军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而当他抬眼看去的时候,那不堪的一幕差点让他吐血。

    “孽障,家门不幸啊!”娄将军怒声。

    听到这样的声音,身后的人并没有反应过来,一个个在奴仆的簇拥之下进了房间。

    然后,一群人就看到林婉君正承欢在了两个丑陋而又强壮的男人的身下,看她那任人摆布的模样和表情,想必是十分的享受的。

    “贱人!”

    娄中天一声怒吼,此时此刻,委屈和愤怒的全部袭向他的心头。

    自己不过是不小心调戏了林婉君,却不得不将她娶回家。

    娶回来一个丑陋的母老虎就罢了,竟然还这般明目张胆的让他戴了绿帽子。

    娄中天觉得,是个男人都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状况。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为何还没有因为有人闯入而停下动作,只一心想要将那个让他耻辱的女人给杀了。

    不知道是娄将军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因为根本不愿意阻止,所以,众人眼睁睁的就看到娄中天走到了床边,一把将林婉君从两个男人的身下提起。

    没有注意到林婉君眼底的惊恐和惧意,直接的就像林婉君朝着角落摔去。

    “嘭!”的一声闷响。

    林婉君的身子渐渐的滑落,额角满是血迹,整个人顿时没了气息。

    可是,娄中天却是不解气,想要用同样的办法对付那两个男人。

    但是最终,娄中天却是对着奴仆愤怒的道:“来人,将这两个人拉出去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