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帮喜儿讨利息
    ,

    第418章 帮喜儿讨利息

    外面的下人没有动,一个个的都看向脸色阴沉的娄将军。

    而被房里的事情惊得脸色惨白的娄雪心早就被娄夫人给拉了出去,至于赵茹涵,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倒是极为意外。

    不过,对自己看到的事情,她倒是十分的满意的。

    至少,没了林婉君,她在娄家的地位就稳了。

    隐在帕子下面的唇角不由得缓缓的勾起,而后赵茹涵也十分的识趣的出去了。

    等屋内没有一个女眷之后,娄将军便吩咐人去检查林婉君还有没有气。

    虽是如此,在娄将军的眼里没有一点的担忧或者慌张,只一脸的沉怒。

    很快的,下人确定林婉君摔破了脑袋,断气了。

    “就两个贼人拉出去。”娄将军沉声命令。

    若是平日里,他确实担心林婉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将军府会受到影响,但是这一次理亏的是林家。

    若是林家追究,他倒是不怕了。

    甚至是,他心中还盘算着自己要怎样去向林家讨要公道。

    “爹,都是你让孩儿娶这个女人。”娄中天嚷嚷着,此时此刻他依旧是不解气。

    即便是人死了,可是他也是确确实实的戴了绿帽子。

    “你闭嘴,当初要不是你招惹人家,岂会有今日这事情?”娄将军这一次对儿子丝毫不客气,脸色极为难看。

    娄中天平日里是无法无天了一些,但是此刻看着自家父亲那难看的脸色,也是有了惧意,不敢多言。

    “今日的事情,若是有人泄漏出去了,本将军拿你们是问。”娄将军沉声对着仆人说道。

    这事情终究是不光彩的,和林家的事情也只能在私底下解决,却是不能够捅了出去。

    否则将军府的颜面就尽失了。

    那些下人自然是不敢将事情给说出去的,达官贵人家的奴才一个个都是贼精的,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他们心中都极为清楚。

    这个时候他们是巴不得什么都没有瞧见呢,又怎会想着往外说这事情?

    只不过,娄将军想要家丑不外传,怕是不能够了。

    没多久,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总之等天色大亮,街上满是行人的时候,林婉君不甘寂寞找了两个壮汉的事情便传遍了整个京城。

    而娄中天的绿帽子,那是妥妥的戴稳了,娄将军府一时间便成了京城众人的笑柄。

    苏小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多想,更加没有心理负担,只觉得这是林婉君咎由自取罢了。

    这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外面再如何闹腾,苏小喜也并没有理会,只专注的看她的书,研究她的毒术。

    因为自己的缘故,让的羽十一和羽九都受了伤。

    虽然伤的并不严重,但是为了让他们能够有时间休养,苏小喜也决定近日少出门了。

    只不过苏小喜并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不过在次日就传到了的源城的苍澜陌的耳中。

    苍澜陌到源城也有多日,一开始还有信王苍澜景的线索,到了后面就什么线索都没有了。

    苍澜陌知道这是对方可以的将线索给抹去了,接下来的时间比的是谁更有耐性,谁的手段更为高明。

    因为这样的较量,苍澜陌也觉得苍澜景目前是无碍的,只是要将他找出来需要时间罢了。

    到了源城这么多日,苍澜陌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他的喜儿。

    京城中每日都会传来关于喜儿的消息,甚至是苏小喜每日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

    可是,当看到最新消息,看到苏小喜被人追杀,看到苏小喜差点被人侮辱的消息。

    苍澜陌暴怒了。

    整个房间内的气压瞬间变得低沉,他身上的冷意和杀意让候命在一旁的天阳和天诀胸口闷疼,差点就要口吐鲜血了。

    也亏得苍澜陌及时的收起了那种让人受不了的威压,但是天阳和天诀还是能够感受的到自己受了内伤。

    “主子,是不是京中出了什么事?”

    压下胸口的不适,天阳询问。

    基本上天阳已经能够肯定京城是出事了,毕竟出事的人肯定是乐安郡主。

    毕竟,除了乐安郡主的事情,很少能够让他们看到这么可怕的主子。

    苍澜陌没有回答天阳的问题,只抬起头来,冷冷的看向天阳。

    瞬间,天阳身上的汗毛全部竖了起来。

    主子好可怕,有木有?天阳想着,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此时此刻,天阳觉得,自己应该学习天诀。

    人啊,有时候还是沉默的时候比较好。

    “安伯候府的的罪证,全部呈上去。”

    苍澜陌冷声开开口,但是出口的话却是不仅仅让天阳愣住了,更是让天诀也是一脸的意外。

    “主子,这样会打乱之前的计划。”

    这一次,开口的不是话多的天阳,而是素来比较严谨的天诀。

    安伯候府和大皇子之间的暗中勾结,贪污赈灾款,私自养兵这些罪证他们早就掌握了。

    但是却迟迟没有将这些罪证给放出来,是因为时机还没有到。

    只有这些罪证虽然能够动摇陵王那一派的根基,但是却无法将那边的势力连根拔起。

    这些,更加不在主子的计划之内。

    所以,天诀才会忍不住开口劝道。

    只是,天诀心中清楚,主子不会听他的,尤其是,这事情极有可能跟乐安郡主有关系。

    这么久的时间,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只要跟乐安郡主有关的事情,主子就再难更改?

    果不其然,天诀话一出口,就直接的收到了苍澜陌的一记冷眼。

    “什么时候本王的命令你们可以质疑了?”苍澜陌冷声询问,语气中带着一丝的不耐。

    喜儿受了那般大的委屈,不为她讨要一点利息回来,又怎么有资格做她的男人?

    而且,消息上表示封子寒先他一步替喜儿报仇了,这一点让他非常的介意。

    那个男人莫不是以为自己不在京城,他就能乘虚而入了?

    他要让那封子寒看清楚,喜儿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他自己会帮她出气。

    天诀一听苍澜陌的话,便知道再劝也不行,当即垂首抱拳。

    “属下这就去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